设置

关灯

第三章:宴会(三)

    做完这些不多作停留,谢元娘没有按原路往回走。

    而是直接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上了假山,石头是从一处打过来的,那些人定会第一时间往刚刚石头飞来的方向而来。

    这样一来,有人沿着假山后面走,谢元娘走的慢也不会被发现,已爬到半山腰。

    谢元娘还能听到身后吵哗的吵闹声,及蒋才的尖叫和痛呼声。

    “小爵爷。”是众人的惊呼声。

    “是谁?敢躲在暗处打小爵爷,有胆量的别做缩头乌龟。”更有人大义凛然的喊出来,他们所处的位置四面有假山,根本不知道人藏在了哪里。

    蒋才的额头已经见了血,面色阴沉,咬牙切齿道,“给小爷搜。”

    一句话落,围着蒋才的人已经四下散开,却皆往刚刚石子飞来的方向而去。

    从假山上的小路走,必定要经过假山上的亭子。

    之前在山下只能看到亭子顶端的角,此时路过亭子,谢元娘才发现亭子里有人。

    她心下一凛,山下还能听到蒋才一行人的吵闹声,又不能退回去。

    可就这样从亭子里穿过,岂不是将自己暴露在外人面前?

    时间紧迫,也没有给谢元娘多做远择的机会。

    她心一横,埋头快步绕到亭子外侧而过。

    眼角的余光只能扫到是一褐色常服及白色常服的两男子在下棋,她走的快,又有些自欺欺人的不想惊动亭内的两人,所以连亭子里坐着的人什么模样也没有清楚。

    一口气走到山下,谢元娘才深呼一口气出来,她知道刚刚她是在自欺欺人,山下动静那么大,亭内的两人除非是聋子才听不到,何况她又从亭子一侧绕过,离的那么近两人怎么可能不会发现她?

    谢元娘想的确实没有错,这一切的前后,早就被亭子里的人揽入眼底。

    白袍男子双眸盯着身前的棋盘,哪怕谢元娘路过亭子,也浑然不受影响,他白容苍白,浑身带着病态,轻咳之声才将褐色道袍男子落向女子背影的目光引回来。

    谢元娘眼下顾不上亭子里的人是谁,与令梅刚刚汇合,就见有人也从假山上下来,正是蒋才狗腿中的两人,他们一路下来,看到站在这边的谢元娘主仆亦是一愣。

    “原来是谢二姑娘,不知谢二姑娘刚刚可有看到有什么人从这里经过?”十五六的少年眼睛一亮,平时不修边幅的人,此时规矩的上前见礼,看着就有些滑稽。

    谁会把偷袭的事怀疑到京成双姝的身上,何况还是其中长相明艳的谢元娘。

    “我和丫头迷路,刚走到这就听到林子里一片吵闹声,你们到不如去那边看看。”谢元娘摆出平时清傲的模样,指着蒋才他们的方向,然后眸子微晃,“刚刚看到你们从假山上下来,远远的看着上面似乎还有个小亭子,不知道从上面往下看杏花林的景色怎么样?”

    “刚刚只顾着找人,到亭子里到没有多停留。”金陵城第一才女主动持话,两个少年早就分不清东南西北。

    “那.....亭子里可有人站在那观赏?”谢元娘试探问。

    两人齐齐摇头,“亭子里到没有人,谢二姑娘若是喜欢,可以上去观赏一番。”

    亭子里没有人,那两个人走了?又没有惊动这些人,难不成这假山里还有秘道?

    谢元娘沉思,也不知道那两个人是郡王府的食客,还是今日参加杏花宴的客人,不论是哪一个,若是看到了她打人的事,这事都不好处理。

    心下带着隐忧,谢元娘又暗吐一口气,她只是路过亭子,可也不能代表就是她动手打的人,若真有人指认她,她心想咬死了不承认便好。

    思忖了一下,谢元娘打听到自己想打听的事,便不再多说,只淡淡的对两人笑了笑,态度也冷落下来,“你们在找什么人?”

    “刚刚不知是谁暗下里对小爵爷动手....”一个要说,被另一个拦住,两人齐齐没了声音。

    蒋才爱面子,这两人当然不敢把蒋才被人偷袭的事到处说,不然少不得要被牵怒。

    谢元娘故意装出惊呀的样子,“对小爵爷动手?不会吧?还有这么厉害的人?”

    令梅在一旁强忍笑意,又一脸的骄傲,这么厉害的人可是她们姑娘。

    两个少年嘴角扯了扯,敢打小爵爷不是嫌弃自己命长吗?怎么会是厉害呢?

    “即是遇到了,我也凑个热闹,过去看看吧。”谢元娘不管这两人怎么想,轻摇着腰枝绕到青石小径上,往蒋才那群人走去。

    谢元娘手里的团扇轻轻的摇着,刚走近就看见蒋才因没有找到人,而牵怒的正欲对那青袍少年动手。

    她声音娇弱弱的,又清爽透亮,“哟,小爵爷真被这人打了?刚刚听了我还不信呢,不会是这个十二三的少年打的吧?看着瘦弱,到像久没有吃饱的样子,没想到还能把小爵爷给打成这般。依我说,这样胆子大的人可不多,小爵爷今日便当着众人的面打他,那也没人敢挑了毛病出来。”

    避其锐气,击其惰归。

    蒋才这人最爱面子,谢元娘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蒋才是怎么受的伤,在场的人明白,蒋才自己心里也清楚,按谢元娘的话今天真对这少年动了手,落在场在的众人眼里,便是蒋才脓包,找不到真正的动手之人,只会欺负弱小的。

    蒋才不甘心的松开手,理直气壮道,“谁说小爷要打他?小爷只是吓吓他。一个书呆子,小爷还不屑与他计较。谢二,你素日知道小爷的厉害,只有小爷欺负别人的,没有别人敢招惹小爷的,今日有人敢暗下对小爷下手,小爷定让他明白惹恼了小爷是什么下场。”

    语罢,他还举了举拳头,眼神还警告了扫了一圈周围的人,“走,接着给小爷搜,找不到就和郡王府要人。”

    谢元娘以团扇挡脸,故意上下打量蒋才,做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依小爵爷说,看来今日定能找出那背后之人,先在这里恭喜小爵爷了。”

    她福了福身子,咽的蒋才脸乍青乍红,大步的带人扬长而去。

    蒋才并没有因为她不屑的打量动怒,谢元娘到觉得好笑。

    谁能相信金陵第一纨绔的蒋小爵爷是个爱才的主,对有才之人更是敬佩,不过是平日藏的深,没有被人察觉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