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宴会(五)

    谢元娘抿嘴轻勾起唇角,不枉她一路费了这么大的尽,把杏林的阵眼毁掉一大半,想必此时那些贵女们正焦头烂额的还不知道如何走出来呢?

    进了长廊,谢元娘便松开了任蓁蓁的手,一会儿要面对的是什么她心中明白,不想牵连到任蓁蓁的身上。

    任蓁蓁被松开之后,就慢了她一步,却不妨碍谢元娘和她说话,她回头微微一笑,不亲近又不疏远,甚至带了些许的小调皮,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往日里我得罪的人多,若是被人看到你和我在一起,怕要牵连到你。我虽第一次见妹妹,却是极喜欢的,日后妹妹得了空到府上去玩。”

    任蓁蓁微愣,身前的人已经走开了。

    难不成往日里谢元娘一直眼高于顶的不搭理她们只是因为不想牵连到她们?

    南蓉县主的宴会宴请的皆是勋贵世家之女,在这些有底蕴的勋贵世家里,便是新贵在他们面前也要退后。

    宴会宴请的贵女圈子分化的极好分辨,勋贵世家一派,其中父亲在朝中任职最低的也是从四品。

    有上辈子的记忆,谢元娘也知道今日到场的人有谁,先不说内阁大学士之女,便是六部尚书家,除了吏部尚书顾府没有女儿没有人来,其它五部尚书府都来了人。

    这些皆是一品大员的官职,就是从家世上说也是百年世家,不得小看。

    再加上都御史大理寺卿将军府这样三品或者从一品的人家,最低的也是翰林府邸出身的。

    不是极贵的勋贵世家,便是权臣之家,可是真真的勋贵圈子。

    另一个圈子就简单的多了,皆是宗人府属官家的女眷,寿春郡王为宗人府令,每次宴会属官家的女眷也会被宴请在内,算是上级赏下级的脸面。

    勋贵圈那边骨子里是看不起谢元娘出身的,更不喜欢谢元娘高傲自负目下无尘的作派,偏有才华这一点入了南蓉县主的眼,不然这般的出身哪里能在她们的圈子混,家里底蕴不够,谢父又是个虚职的三品官,岂能入了勋贵人家的眼。

    上辈子谢元娘又蠢又笨,根本就没有看出来,还看不起别人。

    直到后来的很多年里,她自己想到那些都觉得难以启齿,最后还是婆婆看出她的心性,一句‘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才能让她坦然的放下一切,接受过去。

    如今,重新面对这样的境地,谢元娘一进来便眼神都不斜视的往贵女圈的方向走,女子娇艳又端庄的作派,加上谢元娘本身就是个话题人物,一出现宴会上那几个在坐落的贵女,目光便皆落在她的身上,也没有人注意到随她同来的任蓁蓁。

    任蓁蓁参加这样的宴会,早就习惯了被人无视,习惯的走向另一边属官家姑娘的位置。

    却说原本该热闹非凡的宴会厅,此时却寥寥数几的只有几个人,满当当的宴会小桌几上,多数都空着。

    若说惹人注意的,便是坐在贵女圈那边的几道身影,上首坐落的两名女子正在博弈。

    一团圆脸是郡王府庶女宋珠,脸色发暗又穿着紫色的衣裙,整个人显得老气横秋,样貌不显,却妙语连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个极有眼色有心机的。

    与她对弈的是户部尚书之女董适。

    谢元娘虽然也是这一群人中的,却是一向自视清高才华横溢,与董适认识多年,就没有说过话。

    不过重活一世,再看到董适,谢元娘的感觉可微妙了。

    说起来,谢元娘刚刚给自己寻的那个‘潜力股’未来的吏部侍郎任蓁蓁的兄长任显宏,上辈子所娶之人正是董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