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宴会(六)

    许是谢元娘打量的目光太过直接,董适略微侧头扫了一眼,目光便又落回到棋盘上,那不甚在意的态度像在俯视渺小的人。

    一品大员人家的嫡女,又是掌管财物的户部,董适是真正的圈中贵女,也难怪会连看谢元娘一眼都会觉得是施舍。

    到是双手拖着下巴的宋珠,见了谢元娘,眼里闪过疑惑,随手扔下手里的棋子,一边道,“董姐姐,我认输了。”

    人一边起身迎向谢元娘,笑声清脆,“谢姐姐可是才到?各家姑娘已经去杏林赏花,我这便让婆子引了姐姐去林子里。”

    “物以稀为贵,再好的东西看多了,便也就不好稀奇了。到是一路走来口喝的狠,还是一喝茶一边等等大家吧。”谢元娘面色不改的就近找了小榻坐了下来,没有理会宋珠,一边挥手让下人上茶,态度轻佻。

    谢元娘一惯如此,傲才视物又自视轻高的,从来不把庶女放在眼里,对宋珠的态度也一惯如此,四下里零星坐着的几个人看过来,到也不觉得怪异。

    她胳膊支撑在小几上,手拖着下巴仰头望着神色不变跟过来的宋珠,眸里尽是笑意,“到是这杏花林名至实归,各家姑娘怕已经忘记还有宴会,在杏林里不知归了吧?”

    宋珠听了这话,不待多说,却有一道笑声从上首屏风的后面传了出来。

    “原我也道这杏花迷人,此时却觉得这话不实,杏花却终是没有迷了你谢二的眼。”

    声音落下,两道身影带着下人也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正是南蓉县主。

    红色素锦上衣,下身配了素色的兰花的马面裙,走动间裙摆微微动起,说不出来的妖娆华丽,只是一双眼睛太过凌厉,让人注意不到她的华丽,反而有种站立在锋利刀剑旁的感觉。

    “月清,我说的可对?”宋南蓉还不忘记笑问身旁的女子,只是她再笑,那锐利的感觉也让人不舒服。

    女子浅浅笑道,“县主说的自然是对的,谢家双姝满金陵城谁人不知,又有何物能比得过。”

    杨月清,礼部侍郎之女,亦是南蓉县主闺中蜜友。

    这话听着没什么,上辈子谢元娘也不会多想反而觉得荣耀,可是对于重活一世的谢元娘来说,就品出不对味来了。

    她冷着眼的扫了一眼杨月清,“杨姐姐说的话我可不敢认同。天下的文人学士却不知道有多少,只是平日里咱们这些闺中女子作诗作画不多,因此我和姐姐才容易冒尖,得到大家过份的赞同,并不是才学真有那么好,是大家太夸奖罢了,若真和文学大儒相比,差距实在太远了,金陵双姝也不过是个大家抬爱给的一个虚名,再与郡王府里的百年杏林比起来,亦是小巫见大巫。”

    南蓉县主出身尊贵又同是闺中女子,岂愿被一个只有虚职的二品官家女子比下去,以往看着杨月清温柔可人,重活一世才看清楚,夸耀她抬她,在南蓉县主面前,不过是一把挑拨的刀,又刀刀见血罢了。

    可恨上辈子她只当是仰慕她的才华。

    纵然此时已扭转不了南蓉县主对她的嫉妒和偏激,谢元娘却也不会吃下这个亏,左右她平日里就嚣张,此时反驳回去也不会让人多想。

    杨月清微微一愣,遂又笑道,“是我说错了话,谢姑娘不要见怪才是。”

    不多解释也不多说,光明磊落的态度一对比,到显得谢元娘在任性的闹脾气。

    两人说话时,四下里的目光早就都看了过来,就是一向目下无尘的董适也多看了谢元娘一眼,杨月清的小心思董适这样真正的贵女自是不屑的,而在小门弟那边坐着的任蓁蓁看向谢元娘时,眼里却露出了亮眼的光芒。

    眼里尽是崇拜。

    宋南蓉身份高贵,平日对人亲近,却也透着尊贵,往日里谢元娘再高傲也是往她的身边凑,今日到是腰板硬了起来,还在这里装起了清高。

    她语气有些淡,笑容也收了起来,“既是杏花迷人,谢二怎么不多欣赏一番?”

    明明该在杏林里走不出来的人,却坐在这,宋南蓉心下也奇怪。

    单凭宋南蓉这一声‘谢二’的称呼,也能让人知道她与谢元娘之间的关系并不亲蜜,以往谢元娘参加宴会时,又多高傲的立在南蓉县主的身边,落在他人眼里,自然是阿谀奉承之人。

    偏偏谢元娘又一向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盛气凌人压过南蓉县主,南蓉县主又岂会看她顺眼,对谢元娘的态度冷淡又带着施舍,又贪目着谢元娘才女的名声,自然也就忍着让谢元娘呆在她的身边。

    上辈子谢元娘看不明白,这辈子却一眼就看穿了。

    她唇角微翘,略闪过一抹讥讽,什么为人和气又心善,便是这份高傲的作派也知那些名头是假的。

    可恨她上辈子愚蠢,在被杏花宴发生羞辱事情之后,才恍然明白。

    她仰起头,对上宋南蓉的打量,唇角慢慢勾起,露出一抹璀璨的笑来,“杏花迷人,只是林子太大,在里面转的头晕目眩,差点就迷了路,哪里还敢再多欣赏。”

    宋南蓉眸子微眯,笑有的些漫不经心,“这话到是不假,杏林足有百年之久,便是我从小就常在里面玩耍,也是直到如今才能不迷路。不过府里有派了引路的下了,妹妹到不必担心会迷路。”

    里面有阵法的事情,自然是不可对外人说,不过说起府里的百年杏林,宋南蓉自是骄傲。

    这话又问的有深度,看不出来便直接问出来了。

    谢元娘噗嗤一声,像在忍着笑,“引路的婆子啊~.....”

    说话拉长了尾音,往上看对上南蓉县主的目光,在南蓉县主的期待中抿嘴一笑,也不多说。

    这分明是故意的。

    宋南蓉的目光暗亮。

    好个谢二,今日有让她哭的时候。

    遂扫了一旁下附的宋珠。

    宋珠接到嫡姐的授意,笑着开口,“时辰也差不多了,各家的姑娘还没有回来,我去看看。”

    一边又邀请谢元娘,“谢姐姐,不知要不要再赏赏杏花?这次有我带着,谢姐姐总不用担心迷路了吧?”

    “你还是邀请你杨姐姐吧。刚看杨姐姐与县主一同而来,想来还没有看过杏花吧?金陵城谁知不知郡王府有百年杏花林,此时正是看杏花的时节,杨姐姐可莫错过了。”谢元娘扬着下巴看向坐在自己上坐的杨月清,态度张扬。

    之前与杨月清交峰,谢元娘此时再这么一说,自让人觉得她是在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