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宴会(七)

    谢元娘与杨月清接触的不多,不过与杨家的渊源却不浅,因为杨月清的妹姝杨招娣正是谢元娘平日里的死对头。

    此时谢元娘这样的态度对杨月清,杨月清自然觉得正常,更不曾多想谢元娘是针对她。

    “谢妹妹r的好意自是好的。”杨月清温和的笑了笑,看向宋珠,“还要麻烦宋妹妹了。”

    态度落落大方,没有因谢元娘的态度恼羞成怒。

    相比之下,谢元娘的作派再一次落了下成。

    谢元娘混不在意,上辈子就是这样,不同的是上辈子她一直认为杨月清不坏又端庄最为公证,每次她与杨招娣吵架时,杨月清多是训斥杨招娣而站在她这个外人的一边。

    现在想想那哪里是站在她这边,不过是让她目无一切的名声传的越发难听罢了。

    如今重生回来,谢元娘不会自甘堕落,岂会送了脸让杨月清去打?

    那边宋珠见事情这样,怕引起他人多想,面上不显,欢喜的挽起杨月清的胳膊,“杨姐姐客气了,我到是高兴杨姐姐陪我一起去。”

    这边两人走了,南蓉县主身边没有了人,董适又是不爱说话的,气氛一时之间冷了下来,小门户那边个个都缩着身子,便是有心巴结县主,此时也没有那个胆子上前。

    宋南蓉喝了半盏茶,眼皮都没有抬,“今日文惠怎么没有来?”

    “姐姐身子不舒服,半路回府去了。”谢元娘笑着回道,并没有往日里听到南蓉县主这般叫姐姐而脸面不好看。

    姐妹两个一个叫闺名,一个直呼‘谢二’,上辈子因为这个,让谢元娘没少在私下里针对姐姐。

    闺中的女子手段还真是厉害,刀刀不见血,却又刀刀伤人。

    宋南蓉又是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你今日到是安静,可是府上发生了什么事?”

    今日南蓉县主已是第二次问这样的话,一旁的董适也不由得又多看了谢元娘一眼,收回眸子低垂,不知在想什么。

    谢元娘扬头笑道,“县主觉得我们府上该发生什么样的事?”

    宋南蓉冷哼一声,语气略有些不快,“我若是知道,又哪里会问你。”

    若是平时宋南蓉还会虚与委蛇的与谢二作作样子,自然不会这般,与金陵双姝来往,也能让人高看一眼,哪怕是郡王府的县主,也需要这份荣耀。

    如今却不同了,谢府丞被贬,谢家沦为不入流的五品主事,纵有才女名头,也是不入流的人家。

    以往一直被压着,做为郡王府的县主,宋南蓉都要低一头,怎么能让她心里痛快。

    往日里只能忍着,博得一个胸襟宽大的名声,今日终于可以在众人面前踩下谢二那张张狂的脸,自是高兴。

    话话的功夫,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了,去寻人的宋珠和杨月清也没有回来,坐上的宋南蓉面上不显,眼里却有些疑惑。

    然后就听到下面坐着的谢元娘开口问,“听说今日府上世子也请了男客赏花?”

    说话时她一边望向四周围起来的纱帐,“也不知道会不会是才子佳人在林中偶遇了?”

    宋南蓉的眸子一凛,不动声色道,“有婆子下人伺候着,岂会闯到闺中女子面前来,郡王府的规矩岂是那等随意人家,这样的话,谢二在自己府上说说便算了,在外面可休得乱说。”

    郡王府不是随意人家,这话又是对谢元娘说的,岂不是反指谢元娘是随意的人家?

    话里的机峰,在场的人哪有听不出来的,便是胆小的任蓁蓁也不由得看了谢元娘一眼,见谢元娘笑盈盈的坐在那,仿佛根本没有听出来是在映射她。

    任蓁蓁慢慢的低下头,心想有时心思不细,其实也挺好的,正如她母亲常说的,傻人有傻福。

    谢元娘不知任蓁蓁将她归到脑子不顶用的傻子堆里去了,面上的笑意不减,眼里的笑意更浓。

    现在南蓉县主说的越义正言词,到时脸就打的越痛,她又何必争眼前这一句半句的痛快。

    她不还口,宋南蓉心下自是高兴,只以为反驳的谢二说不出话来。

    今日的杏花宴,是宋南蓉在听说谢府出事之后,特别准备的,就是要当京城勋贵世家的面,落谢家京城双姝的名声,将这些年心里隐忍的不甘报复回来,只是半个时辰过去了,去寻人的宋珠仍旧不回来,其他闺中女子也不见身影,宋南蓉觉得这事不对。

    她交待身边的丫头,“派人去看看二姑娘及众家闺秀到哪里了?”

    丫头便退了下去。

    再次等待,宋南蓉没有了心情说话,谢元娘也懒得敷衍,场面格外的安静,小门户那边的十多个闺中女子凑在一起不敢说话,勋贵里董适又是不爱言语的,自然也就没有人牵头打破沉默。

    宋南蓉此时心情实在不好,先不说让婆子之前安排的事情,谢元娘好好的坐在这不说,婆子又不知去向,可见是计划不成,此时其他众人又不见身影,这事怎么看都透着诡异。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起,有婆子急冲冲的走了进来,走到宋南蓉的身边,交头低头一番,在场的众人听不到什么,却见南蓉县主的脸色变了。

    在场的目光皆落在了南蓉县主的身上。

    一边是小门户,一边是想打压踩下去的谢二,不论哪一个,都不是宋南蓉乐见到让她们看笑话的,她挥了挥手,“让人吱会父亲一声。”

    进了杏林的人皆没有出来,是什么原因宋南蓉心里清楚,刚刚婆子同时禀报兄长宴客那边的人也没有出来,各家闺秀也没有出来,也不知道里面什么情况。

    此时贸然派人进去也无济于事,事关郡王府颜面,只能请父亲出面。

    婆子退下去,宋南蓉微微愣神。

    谢元娘笑道,“马上要午时,纵然是杏花美,总不能空腹饿着肚子,外人被杏花迷了眼就不多说了,宋二姑娘出生在郡王府,日日对着杏花,总不对也迷了眼忘记了回来的路吧?”

    宋南蓉神色一敛,不快道,“杏林有百亩之大,一时之间走出来却也不易,即然大家都在里面,你又这般着急,不如我们也进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