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宴会9(针对)

    背对着人群的谢元娘慢慢的转过身子,目光落在宋南蓉面对的粉色身影上。

    杨招娣,她的死对头,就知道是她。

    杨招娣似察觉到谢元娘的目光,回头越过人群看了谢元娘一眼,眼里透着得意,然后回过头去,继续道,“那婆子说是被谢二推晕的,县主说这事怪不怪。”

    声音一落,人群里一片哗然声。

    面对看过来的目光,谢元娘镇定的由着众人打量,一边不动声色的走过去,她所到之处,众女子不由得让出一条路。

    “谢二推的?”宋南蓉淡声反问,“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闺中女子对下人动手,岂不是失了身份?”

    她的眼睛却是看向谢元娘。

    众人皆看着谢元娘,特别是杨招娣目光格外的闪亮,眼里藏着压不住的兴奋。

    谢元娘亦是一脸的义正言词,“误不误会的不好说,我谢二还不屑对个下人动手。不如县主命人把那婆子带上来,当着众人的面我也想问问她,为何要这般诬蔑毁我的名声?”

    宋南蓉冷笑一声,“你大可放心,若真有那等下人做诬蔑毁人名声之事,郡王府第一个容不下她。”

    又问杨招娣,“那婆子在何处?”

    气氛突然有了变故,众人左右观望,没有人插话。

    反而是杨招娣仗着姐姐是南蓉县主闺中蜜友,此时跳出头来,“县主别恼,谢二你也别急,当着着众人的面,自然也不会有人冤枉你,这婆子正巧也在,让她出来说说事情经过便是了。”

    “郡王府自会给我一个交代。”谢元娘冷看了杨招娣一眼。

    杨招娣是礼部侍郎府的嫡次女。

    谢元娘与杨招娣按理说也没有什么仇,私下没有接触,只有一些京中的宴会,才会有碰面。

    可杨招娣就是与谢元娘不对付,平时没少针对谢元娘,这也是私下里众人都知道的。

    上辈子谢元娘也是嫁人之后,在被婆婆的提点下才明白杨招娣为何总针对她,又看她不顺眼的。

    这事还要从谢杨两家的家事说起,谢母孔氏生产时是双胞伤了身子,被诊断日后子嗣坚难,谢父却也没有纳妾,任谁提起这事无不羡慕孔氏的,更让人羡慕的是孔氏多年后竟又怀孕,还产下一子,这可不是天大的好命。

    再反观杨家。

    杨侍郎成亲两年杨夫人一直没有身孕,杨老夫人突得重病,这时杨侍郎的通房又有了身孕,为了给杨老夫人冲喜,这才坏了规矩留下这孩子,通房也是好命,一胎得子。

    说来也怪,这庶长子一出生,杨老夫人看到孙子,病立马就好了。

    杨夫人虽后有身孕,一连两胎却都是女儿,所以在生第二胎的时候,便给女儿取了个招娣的名子。

    杨夫人第三胎终于得子,却也觉得是次女取了这个名子才得了儿子的,虽得子对嫡次女也格外的宠爱。

    谢家和杨家皆因子嗣问题没少被人私下里议论,谢家被人羡慕,杨家却是被人当笑话的,这就是一则杨招娣嫉妒谢元娘的原因。

    另一则杨招娣得家里宠爱,可有一次听到谢元娘背后嘲笑她的名子俗不可耐,这就记恨上,也结了仇。

    有了上辈子婆婆提点的那些,此时再面对杨招娣,谢元娘有些同情的看着杨招,杨招娣一直嫉妒她,是不是也变向的证明了她很优秀?

    活了两世,此时被人这样众目睽睽的看着,谢元娘早已习惯,只不过上辈子她引以为豪,活了一世见了太多,经历的也太多,随着谢家落难,也才明白这样的目光只是鄙夷和嘲弄。

    上辈子她在杏林里走的一身凌乱,出来后听到杨招娣的话,当场大怒,牵怒到引路的婆子身上,一定要把那个带路的婆子找出来,南蓉县主有意刁难,那婆子自然是寻不到,最后在众人眼里,落得她胡搅蛮缠的名声。

    想起这些,谢元娘嗤笑一声,看着杨招娣,她声音也不似以前的张扬,甚至温柔和煦,“好妹妹,还是你关心我,若不是你说出来,我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事,今日若不解释清楚了,日后传出去岂不是说我谢二没规矩?今日多谢妹妹了,即如此,便请县主将那婆子带上来吧。”

    杨招娣只当谢元娘是怕了,冷嗤的没接她的话。

    事情到了这一步,又不见父亲派人过来,宋南蓉正愁不知道怎么度过眼前的难关,现在杨招娣送了这么一个大好事到眼前,再接到庶妹宋珠的递过来的目光,宋南蓉心中便知道怎么做了。

    她对身边的大丫头点点头,那婆子很快就被宋南蓉身边的丫头引到了众人前面,宋南蓉道,“你将事情经过细说一下,若敢有半分假话,本县主定不轻饶。”

    那婆子不待说话,到是人群里的令梅先认出来了,在听到自家姑娘被冤枉时就很着急,此时看那婆子又颠倒黑白,便当场反驳出声,“县主为我家姑娘做主。”

    她抢辩出声,同时挤开人群冲到了前面跪下,“这是我们进府时的引路婆子,当时在杏林里,她自己撞树晕倒的,怎么能怪我家姑娘推她。长的这么壮的婆子,便是院外伺候的小厮想推晕她也不容易,我家姑娘是闺中女子,哪里那么大的力气,明显是她在颠倒黑白。”

    婆子还不等说话,就有个小丫头跑出来吵闹,宋南蓉的脸一黑,她不开口,身边的大丫头如冬却出声训道,“放肆,没规矩的东西,主子不发话,哪里由得你站出来,还不滚下去。”

    “如冬姐姐不也是主子没有开口便站出来?说我没规矩,自己又哪里有规矩了。”如冬是县主身边的大丫头,令梅到底是惧了几分,小声嘀咕的反驳了一句,没有之前的声音洪亮,却也能让大家都听到。

    这话说的在理,如冬的脸微微一青,欲要开口训斥回去,谢元娘嗤笑一声,“确实是个没规矩的东西,主子没有发话,谁由着你站出来大放厥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