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宴会10(她这样说有点坏)

    这话不知道是在骂自己的丫头还是在骂如冬,可给人第一的感觉,便是在骂如冬。

    如冬虽是县主身边的大丫头,往日里再被高看一眼,却也仍旧改变不了是个下人的身份,谢元娘开口骂人,却也没有底气反驳回去。

    “没规矩的东西,还不退下。”宋南蓉同时也开口骂如冬,一句话却也带着连谢元娘骂了进去。

    如冬面色惨白的退到了一旁,气氛僵持下,没有人敢开口。

    谢元娘浑不在意宋南荣高不高兴,眼神淡淡的扫向跪在地上的婆子身上,“抬起头来。”

    那婆子犹豫了一下没动,谢元娘又道,“莫不是说谎心虚不敢看我?”

    话落,婆子这才抬起头来。

    一旁宋南蓉的脸色变了变,堂堂郡王府的下人听外人命令,岂不是被打脸?宋南蓉又心气高,憋了一口气,此时更是连话也不想说了。

    宋珠惯是个聪明的,总不能由外人牵着鼻子走,她走上前几步,“谢姐姐,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

    又喝向婆子,“还不快快将事情经过说来。”

    婆子吓的浑身一抖,“谢二姑娘踢杏树下的石子,奴才拦着时撞到了树上。”

    “什么?”宋珠一听踢杏树下的石子,当时也惊了。

    她惊愕的看着谢元娘。

    便是宋南蓉也看过来。

    谢元娘对上宋珠的目光,“我不过踢了一脚,又不是把这杏林里树下的石子都踢了,二小姐这般看我做什么?难不成这石子还有什么说法不成?踢不得?”

    宋南蓉的脸色也微微一变,目光犀利的看向宋珠,宋珠心一紧。

    杏林有阵法的事万万不能说出来,第一阵法不能暴露一直是郡王府的秘密,其次此时说出来,不能带众人出去,郡王府面上无光,做为郡王府的女子,她和县主也丢人。

    这些想法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宋珠分析轻重之后,先笑出声来,“看谢姐姐说的,不过是几个装饰的石子,便是珍贵的瓷器打破了,也不过是个物件,哪里有踢不踢得的说法。”

    “如此便好,当时我不过踢了一下,这婆子就突然冲过来拦着我,嘴里还嚷嚷着说杏林的布局有阵法,旁人进来便迷路,就是她们这些带路的下人,也受是过指导学习过才做了引路的婆子。杏树下的石子踢不得,不然就走不出去了。我还不等多问,这婆子自己撞到树上便晕了。刚刚被二姑娘一看,我还以为这婆子说的是真的呢。”语罢,谢元娘抿嘴笑了起来。

    她笑得出来,宋南蓉和宋珠却是一身的冷汗。

    郡王府如今势大,当今圣上恩宠,却也知道功高盖世的厉害,平日里一向低调,杏林有阵法也是一个藏身之地,一直也不被外人知道,便是这些引路的婆子,也皆是府中知根知底的忠仆,阵法之事今日就这般被传了出来,传到他人耳里怎么想?传到当今圣上耳里又怎么想?

    平日里谢元娘目中无人,又傲才视物,勋贵权臣世家出身的贵女自是不待见她,除了宴会碰到有接触,私下里从没有交往过,今日听到她说到杏林阵法时,就是那些骨子里看不起谢元娘的贵女们也看了过来,她们只知郡王府的杏林有百年之久,却不知其中还有这样的奥秘。

    联想到之前一直走不出去,还有引路婆子面上隐隐的焦急之色,心下已经信了八分。

    “县主,奴才没有说那些话,奴才真的没有啊。”婆子也慌了。

    “没规矩的东西,在客人面前大声大嚷,还满口胡言乱语。来人啊,带下去交给母亲发落了。”宋南蓉不屑与谢元娘针锋相对,却不由任由阵法的事情被传开。

    在场也有不少的引路婆子,自然知道事情轻重,听到县主的命,大步上前双手捂住婆子求饶的声音,将人架了下去,这些婆子也精明,并没有立在原地,纵然知道走不出去,却也不能由着这婆子再呆在这里,故带着人往杏林深处而去。

    “谢二,今日是郡王府失礼在先,待禀报了母亲,郡王府自会给谢家一个交代。”宋南蓉只说谢家交代,却不是说交代给谢元娘,话里的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

    这便是权贵之家与普通权臣之间的差距。

    谢父还在宗人府当职,寿春郡王又管着宗人府,谢元娘自然是不能把郡王府得罪狠了,她淡淡道,“县主深明大义。”

    又转身对杨招娣道谢,“今日之事也多谢杨妹妹了。”

    虽不能一下子得罪狠了郡王府,今日到底是得罪了郡王府,便说杏林里有阵法的事情,就已经将郡王府得罪狠了,不过谢元娘并不担心寿春郡王面上对父亲动手,以寿春郡王的精明,更会待父亲亲近,毕竟只要有一个不好传出来,只会越发让人相信杏林有阵法的事。

    面上不动手,至于私下,怕是难了。

    谢元娘最后又对杨招娣道谢,这事就可圈可点。

    其实说起来她这招也挺坏的。

    落在众人眼里,自是认为杨招娣搬出这样的事,今日南蓉县主丢了体面,谢元娘逃不掉,杨招娣也逃不掉。

    脑子反应再慢,杨招娣此时也明白谢元娘的用意了,南蓉县主的脸色确实不好看,杨立娣当场跳起来,“谢二,你.....”

    不待她喊出下面的话,杨月清拦下她,轻声提醒众人,“赵嬷嬷来了。”

    这架还没等吵呢,众人一听赵嬷嬷来了,立马顺着杨月清看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年逾五十的婆子穿着精致走了过来。

    郡王妃赵氏祖父是朝中首辅,嫁入郡王府生有一子一女,寿春郡王虽有一庶女却也只有一妾,夫妇之间感情深厚。

    赵嬷嬷是郡王府的奶嬷嬷,在金陵城的勋贵世家女眷面前,那也要受半个礼。

    赵嬷嬷终身未嫁,平日又板着一张脸,面相上看着有些刻薄,走至众人面前,福身见礼,各家贵女纷纷避让,她面色不变,肃然道,“王妃已在杏林中将宴会布好,命奴才引各家姑娘过去。”

    宋南蓉看到赵嬷嬷时,就松了口气,此时听到这话,一直提着的心也放下了,“众位妹妹,那咱们便过去吧。”

    扫也不扫眼前的谢元娘一眼,率领众人跟在赵嬷嬷的身后,往杏林深处走去、

    只是到了这时,大家才发现不对劲,不远处的杏树后面站立着一群公子,回想刚刚的事被众人看了去,众女子面上不由得一红,又不好避开,只能尴尬的埋头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