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宴会13(有帅哥的味道飘过)

    谢父虽是二品的京官却只是个有品无权的官,谢家又只有谢父这一辈才有做官了,之前谢家不过是普通人家,家底自然不厚,谢家在京城里的开消也皆靠妻孔氏的嫁妆为持。孔氏出身江南大儒孔家,当年谢父在孔家族学求学,年轻俊朗的少年有文才长相又出重,品行又好,纵然只是平民出身,却入了孔家唯一嫡女的眼,孔大儒是个看重品行的人,不在意谢父出身,谢父又不负所望考中探花,穷人家出身的探花郎与大儒家嫡女也是一段佳话。

    爱情过后总是要回归生活,谢父是个喜欢爱诗词的人,又不会奉承上级,这些年能熬到宗人府丞,也是靠孔大儒的门生照扶,才混到这个位置,收入少,府中一概用度自然也就不好,不过对于谢元娘来说却不同,家中独宠她,用的却皆是好东西。

    比如这宣纸,用龙须草做出来的,自然是比不过青檀皮做出来的宣纸,而六品阁便是金陵成里唯一一家用青檀皮做宣纸的铺子,枉日里谢元娘用的宣纸也皆是出自六品阁。

    一年她用的宣纸花消也占了家中一半,回想起这些,谢元娘神色有些哀伤,上辈子因抢了姐姐的婚事而断了亲情,不怪父母,是她的错。

    “二姑娘,香已经过半了。”一道轻弱的声音将谢元娘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侧头,看到说话之人,轻轻一笑,“多谢任妹妹提醒。”

    往日里参加宴会多是贵女坐在一旁,小门户出来的坐在一边,今日男女一起举办宴会,这样贵女和小门户出来的自然就坐到了一起,又被有心人安排过,谢元娘就坐在了与小门户女眷接触的位置上。

    谢元娘又是个厉害的,小门户出来的皆不敢靠近她身旁,任蓁蓁最好欺负,自然就将她推到了与谢元娘旁边。

    两边有视线看过来,任蓁蓁脸微微一红,没有接话。

    谢元娘也不在意,拿笔沾墨三两笔下去,一副墨兰图便出现在眼前,已经有贵女将手里的作品交给来收文的丫头,每部作品不能留名,到时通过诗文上的字来分辨是谁的作品,而谢元娘的就更简单了,所有人都是作诗,独她一个作画,想让人认不出来都难。

    一柱香过,所有的诗作皆被收了上去,作品男女双方交换,最后品评出各十五个作品,放到一起是三十人,最后再众人一起从三十人中选出二十位组成诗社。

    这样品评也算是公平。

    作品一递到男宾那边,男宾的作品也递了过来,品评作品好坏在场的人当属谢元娘,她名气与才气摆在那里,力压众人一头,自然是有资格评断好坏,贵女一群人纵然心里不甘,却也没有人站出来反驳,一叠诗文就递到了谢元娘的手里。

    她这才看了上面放着的第一篇,就听到男宾那边宋怀荣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我们当中品评选出的作品,怕也会让大家心有不服,今日正巧顾次辅在府上作客,到不如把作品送过去劳烦顾次辅做个断论。”

    顾次辅谁人不识?

    镇国将军府的二爷,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连中三元,年逾三十成为太元朝最年轻的内阁次辅,深得圣宠,被任为三皇子老师,更兼当吏部尚书一职,秉性刚介,不媚权贵,可谓实至名归的勋贵世家子弟,更是太元朝顶顶有名的才子。

    顾次辅作品评,那岂是品评?而是在抬高身份。

    这样的事情求都求不来,今日在郡王府有这样的机遇,岂能不让人激动。

    宋怀荣一提议,自然是得了众人的赞同,很快就有伶俐的丫头把谢元娘手里的作品拿走递到男宾那边,随后便有不少人看过来的目光透着轻视,金陵双姝再有名气,岂能与顾次辅相提并论?

    只是突来的变故,让纵人高兴,也没有人再把心思放在谢元娘的身上,众人虽然在品茶说话,却也能看出来心思不在这边。

    谢元娘听到顾次辅时,神情也是微微一愣,上辈子的小叔叔,她生下的两个孩子,皆是小叔叔接到身边亲自教导,也正是有这样优秀的叔父教导,长子才会如此争气,年轻轻便中了探花。

    想到儿子,谢元娘的心微微有些发酸,终是有缘无份,这辈子她不会嫁给顾庭之,亦也不会与继母子之缘了。

    ——————

    明正院里。

    书房里寿春郡王看了陶总管拿来的诗作,亲自接了递过去,笑着道,“顾大人,犬子胡闹,却要劳烦你了。”

    寿春郡王暗下恼儿子多事,事情却已经捅到了顾二的跟前,便只能舍了脸低头求人。

    顾远是镇国将军府排行老二,便多被人又尊称为二爷。

    “无妨。”顾元的声音低沉而柔和,坐在那慢慢的喝着茶。

    他话音落下,身边侍立的江义上前一步,接过了寿春郡王手里的诗作。

    一身白色道袍,岂不正是之前在杏林亭子中坐的一白一褐色下棋,又将谢元娘一切举动尽入眼底的两男子中的白袍男子。

    顾远看着和煦又和蔼,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他不喜欢人亲近,故江义接过诗作转递过去的举动,寿春郡王也不觉得意外,今日顾二没有拒绝,寿春郡王已经大为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