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路上1(杀上门来)

    一柱香后,令梅跟在主子身后走进了弘义阁,金陵城古玩铺子令梅去过的不多,可弘义阁实在算不上大,柜台后面只有一个掌柜的,见她们主仆进来,就迎上前来。

    “姑娘要挑选些什么东西?咱们弘义阁虽不大,却收藏了许多大家的真迹及孤本,不知姑娘要选什么样的?”

    令梅在主子身后,扫了一眼铺子,多是书架,到没有主子说的那些古玩的东西,她微拧眉头,“可有雅间?”

    寻问的同时,目光已经往楼梯口处扫去。

    掌柜的笑道,“实在对不住,并无雅间。那边屏风后面设有坐处,姑娘可到那边落座。”

    令梅欲开口,被谢元娘拦住,她已经打量一周弘义阁,“无访,我们便到那边坐吧。”

    一般人只知弘义阁是卖的铺子,可上辈子嫁为人妇之后,谢元娘曾无意间听顾庭之说过弘义阁私下里还对老顾客卖一些上等的玉石,这便是今日谢元娘来的目地。

    顾庭之那货虽很渣,在她面前也自负的透过很多的事情,到是让重生的谢元娘捡了便宜。

    在屏风后落坐,掌柜的去上茶,这处没有外人,令梅才小声嘀咕,“姑娘,这里连个跑堂的小二都没有,只有一个掌柜的,能有什么好东西?咱们还是去如意斋吧。”

    如意斋是勋贵世家常去的地方,也是金陵城最大最出名的书画铺子。

    谢元娘心情好,耐心道,“如意斋是大,可没有你家姑娘我要的东西。弘义阁虽小又不经名,可要说篆刻印章的寿山石,满金陵城也就这里能买到。”

    “寿山石?”令梅对这些不懂。

    “印章的材质有很多,以玉最为珍贵,太元朝的印章多是花乳石篆刻而成,因产地不同而种类也不同,最著名的是青田石、寿山石、昌化石三种,其中寿山石最为珍贵。”

    “一会儿自让你明白。”谢元娘不多说。

    掌柜的去而复返,上好的碧螺春一上来,茶香立马刻就弥散在四周,谢元娘轻轻的抿了一口,口齿间皆是茶香,心情也为之好了起来。

    她放下茶盏,才开口,“掌柜的,我要买一块田黄。”

    掌柜笑道,“这位姑娘,我们弘义阁只做书画,您要买玉石,怕是走错地方了。”

    谢元娘不急,轻轻一笑,“我既是能到这来,自然是有相熟的人告诉我,掌柜的也不必用这话来打发我,规矩我懂,自不会外传。”

    大功坊是各家族学聚集地,只许经营书画铺子,至于古玩这些在文人眼里到底是有些俗气,除了书画其他的物件,便只能私下里经营。

    掌柜眼皮一撩快速的扫了谢元娘一眼,又垂下眼皮,“姑娘这般说,可见也是我们弘义阁的老主顾介绍的,只是店里也有店里的规矩,这事还要问过我家老爷才能给姑娘答复。”

    谢元娘又端起茶,“不急。”

    掌柜的说稍等片刻,便转身走了出去,不多时就听到上楼梯的声音。

    谢元娘并不觉得意外,有二楼却不设雅间,那么二楼自是主人留下来自用的,心下到是高兴今日自己来的巧,好运的遇到这家主人也在店内,如此到不用她再大费周折。

    弘文阁的二楼入口,迎面便是黑色檀香木做框的屏风,上绣长寿松,从一侧绕过屏风便是中堂,正中墙壁中间墙壁中间挂大幅中堂,左右各有对联一条,平头条案前是八仙桌并左右两把椅子。

    掌柜的去的是东侧间,侧间门口侍立着一人,正是江义。

    里面软榻大迎枕上侧身靠着的顾远手拿着书,静静的翻看着,听到脚步声没有抬头,约莫过了几息的功夫,才淡淡开口,“何事?”

    这声音似从深渊出来!悠远而久久回荡!

    江义禀道,“二爷,王掌柜有事要禀报。”

    “说吧。”顾远放下手里的书,又调换了个姿式,目光淡淡放落在王掌柜的身上。

    王掌柜恭敬的把楼下的事回禀了一番,低头等着主子吩咐。

    顾远凤目细长,眸子淡淡却深不可测,“年轻的小娘子?”

    王掌柜声音也越发的低,“知晓铺子有玉石的,只有府中的大少爷,大少爷极重礼数,即便是族中本家,亦不会泄密出去。”

    那么楼下的小娘子是如何知道铺子有玉石的,便让人想不明白了。

    顾远漫不经心扫了了江义一眼,江义便轻声的退了下去。

    楼下,主仆二人正在说话。

    令梅问,“姑娘,玉石买了,可是篆刻要怎么办?”

    姑娘说的那个古文摹印刻法她不懂是什么,可当时看到众人被震慑到的样子,就知道是厉害的东西。

    谢元娘淡笑道,“求人不如求已,这事自然是我亲手来。”

    “姑娘会那个篆刻?那还可以刻一个兰襟居士的私章,姑娘作的画与兰襟居士让人分不出真假,要是拿出去买,可不是发财了。”令梅的眼睛闪闪发亮。

    谢元娘哧笑出声,“事情哪里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兰襟居士的作画不多,顾庭之能辨别出不同之处,自然还有人能辨别出来,今日我说是兰襟居士的弟子,已经是扯虎皮拉大旗,蒙骗一下还行,再做那些可满不住人了。”

    令梅大为失望,“听姑娘这么说,那做兰襟居士的弟子也没有什么好处。”

    “好处自然是有的。”

    令梅眼睛又亮了起来,“是什么?”

    “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我是个假的,你记住这一点就行了。”

    “那姑娘不怕兰襟居士听了找上门来吗?”令梅问。

    谢元娘道,“怕什么,兰襟居士一直隐瞒身份,自然是不想世人知道,又怎么会露面找我,何况兰襟居士这八年不曾再有作品问世,指不定在哪个旮旯死掉了呢。”

    主仆二人夸夸其谈,深不知谈对被人偷听了去。

    江义半盏茶的功夫便又折了回来,“二爷,是谢府丞家的二姑娘。”

    他犹豫了一下,又道,“谢二姑娘对外称是兰襟居士弟子。”

    “兰襟居士弟子?”顾远目光落在手间的檀香念珠上。

    江义额角有了汗,只觉得主子声音听着淡淡,实则冰冷,继续回禀道,“谢姑娘不担心兰襟居士指证,是认为兰襟居士死在哪个旮旯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