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87章:赵贵

    尚书大人易折腰正文卷第587章:赵贵铺子里面,醉冬见了赵贵。

    她想到姑娘交代的事情,看着赵贵也格外的严肃,“这事姑娘也只放心交给你,大公子身边的兴旺每天都会去隔街的一家茶楼里喝茶,你找几个人寻机会把他打晕,然后送他回西北。”

    同时又拿出一封信,“待兴旺醒了,你就说是咱们姑娘交代的,这封信也让他回去给他主子,他便明白了。”

    赵贵郑重的将信收起来,“你回去告诉姑娘,这事我会办妥。”

    醉冬可觉得没那么容易,才将后面要叮嘱的说出来,“二爷一直很担心姑娘的安危,所以都让人盯着姑娘,今日我过来找你,二爷身边的人自是知道的,也不知道你会不会被盯上,你做的准备充分一些。”

    言外之意这事不能让二爷知道。

    赵贵极聪明,立马就明白了,“醉冬姐姐放心,我省得怎么做了。”

    这事要是别人说,醉冬还真不会相信,也会再叮嘱几句,不过赵贵一向灵机,醉冬到是信了,她出来的时候也不短了,这才走了。

    赵贵见过醉冬之后,到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铺子里忙着,弄的赵掌柜的都认为醉冬过来只是取东西的,根本就没有多想。

    谢元娘从顾庭之那里得到消息之后,开始是有些慌乱,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就知道事情不能让兴旺去做,她也要拦着顾庭之。

    江义既然偷偷的将鲁二藏起来,说明已经开始怀疑使始者是府里的人,只是还没有怀疑到别人的身上。

    第一次顾庭之下了狠心对鲁二动手,谢元娘不知道,知道后也晚了,这一次她不能再让顾庭之下手,不管怎么说那是一条人命,何况鲁二一直保护着她,并没有做错。

    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可以的。

    谢元娘打算面对,和二爷过日子,她不想再这样欺骗下去,甚至一晚上的时间,她已经想好了向二爷坦白一切,至于二爷会不会接受,又或者会不会冷淡她,她已经不在乎了。

    有了这个决定,谢元娘整个人就踏实多了。

    江义那边确实没有注意到赵贵,主要是他相信醉冬,所以醉冬去铺子里取笔墨时,他就没有多往上想。

    消息是一天后传到山上来的,二爷还沉得住气,江义沉不住气了,知道二爷不喜欢看书时被打扰到,江义还是硬着头破开口。

    “二爷,兴旺不见了。”

    屋里很安静,静到江义错觉觉得他是对着一个深渊说话,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话传进去之后直接被吞掉了。

    “进来。”

    听到声音,江义吁了口气出来,他轻手推开门走了进去,知趣的不用主子爷,就把事情禀报了,“跟着的人发现不对时,也不过是一刻钟,兴旺就不见了,人一直到晚上也没有回府,暗卫才过来禀报。”

    顾庭手里还握着本兵书,桌前摆着的是西北那边的地图,头也没有抬,“让人去西北的路上找人,不要惊动,只把信搜出来就行。”

    江义错愕,后知后觉的明白了,“我这就去。”

    出来之后,江义笑了,他还一直在盯着,脑子却不如二爷的顶用。

    顾远一直没有松懈的脸上,才露出释然的笑来,小丫头想做什么?他也想看看呢。

    小丫头对他的心他的情,他没有怀疑过,那么小丫头与庭之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许马上就能知道答案了。

    顾远这两天一直在等,他在等着小丫头做决定。

    江义办事很快,知道了方向,不出两天,就将信偷出来送到了二爷的手里。

    顾远挥手让他退去,江义没动,结果被二爷一个眼神,这才乖乖的退了出去。

    屋里,借着灯光,顾远打开了信,信写的很短,让他不要再做极端的事情,说会像二爷把事情都坦白,不必再纠结于过去,过去的事情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人总要学会面对。

    最后又来了一句:我们都没有错。

    我们?

    这两个字顾远不喜欢,我们也该是他和小丫头才对。

    过去的事?

    顾远放下信,看来他可以回府了。

    这几天就可以回去,只是他一直在等小丫头的事,现在不必再等,回去就可以听小丫头诉说了。

    当天夜里,顾远便让江义动手,将二皇子布置下的人都收拾干净,第二天一大早便下了山。

    这几日他虽然一直呆在山上,却每日有让人往府上送信,响午之前人便回到了府上。

    至于金陵城中那些顾二爷受伤的事情,传是传开了,只是没有人敢议论。

    之前顾远丢官职的时候,到有人暗下里嘲笑了一番,可是接下来就出了怪事,都是聪明人,一看这样哪里还敢再说。

    顾远安静的回了府,竹笙居里,谢元娘看到突然回来的二爷,还愣了半响,这才抱着湛哥迎上去。

    顾远退后一步,“我身上寒气重,别冻到湛哥。”

    谢元娘就将湛哥放到炕上,才回身走到他的身旁,“二爷伤到哪了?让我看看。”

    “只是胳膊划了一下,已经好了,没大碍。”顾远牵着她的手,在软榻的另一边坐下,“这几日在府上在做什么?”

    谢元娘的笑一僵,“也没什么,就是哄湛哥,陪大嫂说话,要么一起去母亲那里从坐。”

    “只这样?”顾远搓着她的小手。

    他的语气轻挑,何况谢元娘还心虚,被这么一问,心就更虚了。

    “也没什么事,不过兴旺回来了,是庭之那边担心大嫂让他回来看看,也给我写了信,让我盯着点不让江家的人上门。”

    小丫头左言右顾,顾远不着急,“门房那边我交待过江义,江家的人一上门就直接赶走。”

    那就没她什么事了。

    谢元娘深吸一口气,“听说鲁二没有死是吗?”

    问题是从鲁二这里发生的,那就从这里开始吧,谢元娘正脸面对二爷,“我有件事一直没有和二爷说,不是故意瞒着二爷,只是说了也怕二爷不相信,便我自己有时也觉得不像真的,只是一场梦,可梦的太真实。”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