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88章:往来

    纵然如此,郭夫人就已经很知足了,她也知道进退,没有多停留,让她好好休息便起身走了。

    她刚离开,砚姐带着王薄言几人就从一旁的厢房走了出来,回到了正屋。

    “郭夫人有什么事求姐姐?”王薄言快言快语,想什么便问什么。

    “是为了郭姑娘的事。”谢元娘没多说。

    可满金陵的人谁不知道郭府的事,王薄言哼了哼,“我还告诉实哥不要再与郭客来往,便是顾宇轩那边我也说了,他若和郭客来往,我便不嫁了。”

    众人笑了。

    谢元娘也训她,“哪有把婚姻当儿戏的,你们是你们,他们是他们,郭客虽然糊涂了些,人却不坏。”

    “理是这个理,可也没有傻傻的被人算计当爹的。”王薄言说到这,才小心翼翼看了砚姐一眼,见她并不在意,又笑道,“郭夫人找姐姐不会是为了让姐姐帮着劝劝马尚吧?”

    她是知道马尚心里有谢姐姐的,其实金陵城里的人私下里也都有在议论这事,说马首辅的公子忘记不了谢姐姐,所以成亲之后才冷落妻子。

    今日看到郭夫人上门,她真怕郭夫人是来闹事的,还好人看着正常些。

    谢元娘摇头,“是让我求三皇子妃出面帮着劝劝。”

    王薄言笑了,“马姐姐虽然嫁入皇了,可规矩也多,她是做妹妹的,怎么好管兄长房里的事,郭夫人真是奇怪。”

    砚姐看了姐姐一眼,将话带走了,“咱们也别说这些事,看看湛哥吧,我看着好像醒了。”

    一听小侄儿醒了,几个人的注意力也被带走了,谢元娘却将这话记在了心上,之前她就隐隐有些错觉的认为郭夫人是求她出面,不会真的是这样吧?

    洗三是个很忙的一天,湛哥被抱出去时,并没有哭,脸上沾到了水醒了,也只是嘟嘟嘴,然后又睡了,乖巧的让来观礼的夫人都夸赞了一番。

    顾远有前面招待男客,晚上回来之后,洗去了一身的酒气,便将湛哥抱在了怀里,嘴里说着听到哪些人在夸湛哥,又说别人家的孩子三天可没有湛哥这样的。

    谢元娘抿嘴笑,最后还是顾远怕累到小丫头,才将湛哥放下,又让她早些睡。

    “二爷也回去休息吧。”谢元娘看他坐在床边,哪里睡得着。

    “等你睡下了我再走。”顾远抚着她的头,“待你出了月子,我带你去庄子上住几天,带你打猎。”

    谢元娘摇头,“湛哥还小,天气也冷了,带他出门我不放心,还是等明天开春的吧。”

    以前小丫头一听说能玩,高兴的恨不得立马就去,湛哥出生之后,却是这些都放弃了。

    这就是做了母亲不同之处吧。

    谢元娘被盯着,脸微微一红,“要不等湛哥三个月的时候再去吧,当天去当天回。”

    毕竟没有奶娘,她也不放心把湛哥交给别人。

    顾远见她担心自己会生气,笑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谢元娘松了口气,“对了,白日郭夫人来了,她想让我求三皇子妃劝劝马尚,不过王妹妹说郭夫人这样做不合规矩,我细想了一下,似乎也是这样。”

    顾远眉头一挑,“这事交给我来办,你好好养着。”

    谢元娘不及多想应下了,最后两人也不知道说了多久,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下的,二爷又是何时离开的。

    顾远是在她睡下之后,又给她盖了被子,坐了房,知道是有事便跟了进去。

    “马尚现在在翰林院怎么样?”

    江义照实回道,“表现的很好,人又谦虚,很得上峰的喜欢。”

    顾远手指敲着桌面,“连府中的事都办不好,还能担什么重任,递信过去,让他先好好在府中反醒。”

    江义微愣,不明白二爷为何这样做,不过还是转身下去办事了。

    顾远当然是小心眼又上来了,马尚心里怎么想的他知道,如今还惦记着小丫头,这可不行。

    次日,马尚就被上峰叫了过去,说给他放假,马尚不明白怎么回事,问了几次,山峰也是惜才,才隐晦的说让他先处理好府中的事。

    马尚也聪明,便明白与妻子有关了,他恭敬的应下,也没有再多问,回到府中的时候,直接回到了书房,又叫了身边的小厮问了这些日子府中可有什么事。

    小厮想了半响,最后摇摇头,“公子,府中一向安稳。”

    马尚眉头就更深了。

    不会这样啊,若是这样他也不会被发落到家中来。

    偏又什么也问不出来。

    马首辅是晚上才知道孙子的事,他将人叫到了书房,打量着孙子也不说话,马尚也摸不着头脑。

    “祖父。”他轻轻叫了一声。

    马首辅收回目光,“坐吧。”

    马尚这才走到椅子旁坐下,然后认真的看向祖父,等着教诲。

    “这几日休息也好,在府中好好处理一下你和你媳妇的事情。”马首辅没有责怪孙子。

    孙子从小就懂事,就没有做过错事。

    若真有,只能说这门亲事被算计了,才闹的不安生。

    马尚应下。

    却没走心。

    他与郭淑慎的事还有什么处理的,马尚虽不喜欢对方,却没有想过合离,更没有想过休了对方,不过是在一府之中各过各的日子罢了。

    他应的快,明显没有走心,马首辅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最后挥挥手,“你下去吧。”

    这事看来还得孙女出面才行。

    不过是府中的小事,最后却落到孙女身上,马首辅也说不清是个什么感受。

    只盼着这事孙子早点醒悟吧。

    马映霜收到府中的信时,看到内容,到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写了信回去,而是直接给兄长写的。

    不破不立,有些事最好还是直接挑明白好,祖父一直处理不好,便是这个原因。

    随后马尚看到信的内容,有些傻眼了,他握紧了手中的信,大步的冲进了内院,看到郭淑慎之后,目光复杂,“金陵城里私下都在议论我冷落你是因为心中还有着谢二,这事你可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