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债务

    第二章债务

    将思绪从回忆中拉回,雨秋平揉了揉太阳穴定了定神,继续拿起小木棍在沙盘上列起竖式,核算着上午一家料理店送来的账目清单。这单生意可以给他带来35文钱,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足以应付一天的开支还有结余。

    但是雨秋平看了看身后的那套昂贵的家具,嗯,总计26贯,也就是26000文。这他要挣多少天才能还钱给朝比奈泰亨啊。

    “诶,”雨秋平哀怨地叹了口气,左手把额前的刘海别到左侧,加快了落笔的速度。“做完这单今天再去那家丝绸店帮忙算账好了。”他心理暗中盘算到。

    忽然,握着木棍的右手被人拍了一下,写到一半的竖式也被划得乱七八糟。雨秋平有些无奈地再次抬头看向右手侧,就坐在自己柜台边上,把二郎腿翘在桌子上的朝比奈泰亨。老实说,朝比奈泰亨其实长得还算是英俊,浓眉大眼,但他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那种痞气却让他更像是一个黑社会老大——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刚才那个,怎么算的?”朝比奈泰亨用缓慢的日语提出了问题。其实虽然雨秋平日语练了一个月还不够好,但是对于这句话而言却不用朝比奈泰亨放慢语速就能听懂——因为他已经缠着雨秋平问了四天不下百遍一样的问题了。

    自从朝比奈泰亨在五天前一次打猎归来碰巧路过雨秋平的店铺,发现雨秋平算账的方式非常新颖后,他就有了新的爱好——看雨秋平列竖式算账。一整天一整天地坐在雨秋平的柜台边上,像小孩子一样死死地盯着每一个步骤,并随时对不懂的进行提问。

    这一反常现象引起了整个骏府城的关注。骏府城的居民们惊讶地发现那个整日趾高气扬的朝比奈二公子好几天没有在集市上嬉闹,城门的士兵也开始疑惑为什么好几天没有看到朝比奈泰亨和他的侍从们带着大量的猎物回城,城里的鲸屋的歌姬们也茫然为何朝比奈泰亨好几天不来寻欢作乐了。甚至连朝比奈泰亨的哥哥,朝比奈泰朝也因为弟弟突然的转性而不知所措,据说此事还惊动了今川义元,今川家家督,三河,远江,骏河的统治者。

    等人们发现朝比奈泰亨已经连续四天窝在一家账房店铺后,雨秋平的店铺的生意一下子火爆了起来。原本两三天才等来一单生意的他现在一天就要接两单或者三单生意。本来是件好事没有错,可是身边这个朝比奈泰亨没完没了的打断和问题却让他的计算效率急剧下降。

    “大哥,我们能不能过会儿再说,先让我把这单生意算完?”雨秋平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推开了朝比奈泰亨的手,看得身后的近藤康庄冷汗直流。如果一开始雨秋平不懂礼貌还可以认为是他不懂得日本礼仪也不知道朝比奈泰亨的身份有多尊贵,那么一个月后他还是那副“你我平等”的态度未免就有一些过分了。

    然而,一向很爱面子的朝比奈泰亨唯独对雨秋平的无礼不生气。“行吧”,他郁闷地把手收了回去,继续来回晃荡自己的凳子,“看在你喊了一声大哥的份上,让你先算着吧。”

    半个时辰后,雨秋平尝出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木棍,在账本上用毛笔写下了最后核算的几个账目。一旁等候的料理店掌柜连忙拿过账本,草草地翻看了几页后,不由得赞叹道:“算的可真是快啊,比我们那些拿算盘的伙计可是快多了。”

    “只是这些符号,诶,真的是,”那个掌柜挠了挠头发所剩无几的脑袋,看着雨秋平沙盘上的阿拉伯数字和加减乘除符号叹了口气,“诶,老了啊,看不懂这些是什么呀。”

    掌柜把报酬递给雨秋平后,雨秋平转手把其中的一部分放到了身边装钱的袋子里,然后拎起袋子放在桌上,推到了朝比奈泰亨面前。

    “公子,这是一贯钱,先还给你好了,”雨秋平边说边把剩下的几文钱揣进了兜里,“剩下的25贯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还清。”

    “啥玩意?”朝比奈泰亨眉头一皱,反手就把钱袋子推回了雨秋平身前,“谁让你还钱了?那些家具是送你的!”

    “公子你…”雨秋平话刚出口,就立刻被朝比奈泰亨打断。

    “叫大哥!”他哼了一声。

    “好好好,大哥,”雨秋平笑了一下,“大哥你好心帮我安顿下来,我已经很感谢了。至于这些家具我可真的不敢要,慢慢挣钱还给你。”

    “小子,你什么意思啊?”朝比奈泰亨瞪了雨秋平一眼,“你看不起本公子吗?我朝比奈泰亨还差这几个钱?”

    “大哥你差不差这几个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想欠你钱。”雨秋平不依不饶地把钱袋子推回到朝比奈泰亨面前,“我不是很喜欢被人施舍的感觉,我想要自食其力,不然我在大哥你面前会觉得很不自在,这是我的原则。”

    “诶呦,可把你小子厉害坏了,白送的家具还不要,这可是普通人家两年的生活费啊,”朝比奈泰亨哭笑不得地连连摆手,“算你小子有意思,当时果然没看错你。”

    “算了算了,”朝比奈泰亨耸了耸肩膀,“我把这些家具拿回去自己用,给你换一套便宜点的,两三贯钱就够了的那种,行了吧?”

    “那可是多谢大哥了。”雨秋平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总算不用吃土两年来还债了。”

    “吃土?那是什么意思,听起来挺有意思啊哈哈哈哈…”朝比奈泰亨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柜台后跃到了柜台前,“好啦,大哥我去找点土吃了,晚点再来问问你这些东西是怎么算的。”说罢,急匆匆地离开了。

    迫不及待摆脱了烦人的朝比奈泰亨后,直到两分钟后才意识到自己被耍了——那袋子钱还放在桌上。

    “怪不得走的那么快,我还真以为是去吃土了。”他幽怨地嘟囔着。

    “平君,那个丝绸店的掌柜来了。”近藤康庄指了指南街远处走来的那个圆滚滚的人影。打断了雨秋平的沉思。

    “好的好的,”雨秋平边收拾桌上的东西便把被朝比奈泰亨踩脏的柜台擦了擦。“继续开始吧。”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雨秋平已经渐渐融入了日本战国时期的社会,欠下朝比奈泰亨的债务也终于还清了。没有了债务压身,雨秋平忽然觉得工作的动力小了很多,疲惫也如潮水般涌来。永禄元年(1558)5月28日,雨秋平算了一上午的账后觉得异常疲倦,脖子酸的几乎直不起来,于是他吃完午饭后就挂出了打烊的牌子,打算到骏府城里四处逛逛。

    顺着骏府的南大街一直向南门走去,路边两旁满是各式各样的大小商铺,再往后则是鳞次栉比的居民区。来来往往的客商给这里注入了商业的活力,不时有大队马车运货进入骏府城,在酒店门口等待入住。街上的人们似乎早就习惯于和平轻松的生活,三三两两四处逛逛,美食摊铺散发出的诱人香气,吸引着小孩子们牵着爸爸妈妈的衣襟,踉踉跄跄地跑过去要买东西吃。远处似乎还有一场倾奇舞在上演,观看的观众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多圈,踮起脚想看清里面发生了什么。两三个小孩子手里握着糖葫芦,骑在爸爸的脖子上被表演逗得哈哈大笑。

    偶尔还有一些遮的严严实实的牛车在路上经过,雨秋平一开始还以为里面坐的是达官贵人。直到一辆牛车的主人偶然掀起了帷幕,才露出两个少女的脸颊。雨秋平只是扫了一眼,就有些不快地别过脸去。少女的脸颊上擦满了厚厚的粉,画得和脸谱一样,病怏怏,死气沉沉毫无少女的活力。然而,这种打扮风格在宫卿化的骏河似乎还是一股潮流。至少那些和百姓不一样的上层女子,都是这幅打扮。

    再往南走,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大声喝彩的声音。过了一家大商铺后,再转了个弯,雨秋平终于找到了声音的来源——蹴鞠场。那一片有十几个蹴鞠场,其中在最中间的那个场地周围围了好多人,最是热闹,雨秋平于是径直向着中间走去。

    大概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蹴鞠场中,此刻正有12个人分成两队拼得难舍难分。在蹴鞠场的两边底线位置,各竖立着两个高高的木板,在木板的最上方中间处开了一个洞,也就是所谓的风流眼。两队球员要努力将球射入风流眼中才能得分。蹴鞠和现代的足球运动十分类似,只不过立在地上的大门变成了空中的一个洞,也没有了守门员。

    蹴鞠场上尘土飞扬,烈日当空,连周围围绕场地喊好的人都是满头大汗,场中的人却浑然不觉地继续拼抢着。在场地的侧面,各挂着两排灯笼,估计是用来计分的。左边那队伍有两个灯笼,右边的队伍有一个灯笼。雨秋平扫了一眼地上,还有两个灯笼没有挂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