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启程

    第六章启程

    “去玩?去哪里玩啊?”雨秋平看着他身后浩浩荡荡的随从,都插着朝比奈家的靠旗,“该不是去打猎吧?”

    “才不是呢!”朝比奈泰亨有点急了,“这次可是执行公务!公务!本公子可是朝比奈家数一数二的武士!”

    “什么公务啊?”雨秋平一头雾水地问道。

    “我哥哥让我带着人回一趟我们家的居城挂川城,让信置叔父带着一千人去沓挂城换防。”朝比奈泰亨无比兴奋地说道,“传完令之后还要去一趟冈崎城,提前为本家的部队打好前站!”

    “这可是本公子第一次执行军令啊,就是这么有挑战的任务!”朝比奈泰亨继续兴奋地手舞足蹈,“我哥哥说这次任务非常困难,家中叔父们都不在骏府城,所以只有我能完成!”

    雨秋平看着朝比奈泰亨眉毛都快翘到天上的傻样子,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朝比奈泰亨立刻警觉地看了过来。

    “是为大哥担当重任感到高兴啊。”雨秋平言不由衷地说道,内心却已经完成了场景还原。送个信让家中叔父调动部队,再去传递个公文告知地方官。这是一个信使就能搞定了的简单任务啊。之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朝比奈泰亨,雨秋平估计是因为他的哥哥,朝比奈家主朝比奈泰朝实在是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在骏府城太烦心了,整天游手好闲,还不如打发出去送个信。

    朝比奈泰亨啊,你不知道现实多么残酷啊哈哈哈。雨秋平心中暗自偷笑。

    “所以说,大哥既然是执行公务,为什么要带上我这个平民?”雨秋平坏笑着问道。

    “啊…这个嘛,”朝比奈泰亨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路上可能会遇到很多算账的事情,带着一个会算账的总归有好处啊。”

    “嗯?”雨秋平用鼻音哼着,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额…一路上的旅程太单调了,找个人聊聊天可以解闷,我那些随从没一个和我聊得来的,”朝比奈泰亨忙摆手解释道,“保持好精神也是为了更好地执行公务啊。再说你是我的小弟呀。”

    “真的吗?”雨秋平还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我店里还有事,再不说我就不去了。”

    “好好好,算你厉害,”朝比奈泰亨尴尬地满脸通红,“这…一路上总归会打个几次猎的吧…好吧,十几次。既然是出去玩…额出去执行公务,还是带给有意思的家伙比较好。”

    “得了吧,我可不像大哥那么闲,”雨秋平摇了摇头,“我还要算账挣钱呢,哪里有功夫去旅游啊。”

    “诶,别别别啊,”朝比奈泰亨忙翻身下马扯住准备走回店里的雨秋平,“难道遇上聊得上天的,你不来我多无聊啊。你看你初来乍到,对东海道的风土人情都不了解,多走走不是也挺好的吗?”

    “这倒也是,”雨秋平歪着头想了想。自己在前世就酷爱历史,自己穿越来了这么久居然,却还一个历史名人都没有见过。跟着这个朝比奈公子出去转,说不定有机会见到…现在还叫做松平元康,未来的德川家康。

    “先问个问题啊,我们这次去冈崎城,会看到松平元康大人么?”雨秋平问道。

    “啊咧?”朝比奈泰亨惊讶地叫了出来,“你不是才来这里几个月嘛,怎么会知道这种小角色?”

    “就说会不会就好了,别问太多啦。”雨秋平一时语塞,索性朝比奈泰亨也是个直肠子,没有追问。

    “应该是可以的吧,虽然我去打前站是去和关口氏广大人联系。但是我想见他肯定是能够见到的。松平家不过是一个被我们今川家控制的小傀儡,允许松平元康保有1500足轻驻扎在冈崎城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我朝比奈少公子的面子他敢不给?”朝比奈泰亨得意地扬了扬鼻子,“包在哥哥身上。”

    “那就跟大哥去一趟好了,”雨秋平满意地答应道,“过去一趟要多久啊?”

    “嗯….一共260里地左右吧,(日本里和中国里不同,为了方便阅读,这里采用中国里)”朝比奈泰亨抿了抿嘴,估算出了一个数字,“我们不带什么行李,路上都住在城里的驿站,骑马很快就到了。骑马一天大概能走100里地,算上在路上耽搁游玩的时间,我觉得半个月怎么也就回来了。”

    雨秋平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

    “小子,怎么了?”朝比奈泰亨疑惑地凑近了他,“高兴傻了?”

    “不是,”雨秋平嘴角抽动着摇了摇头,“那么问题来了,我不会骑马。”

    雨秋平此刻正坐在马背上,小心翼翼地抱着近藤康庄的腰,用余光看着他操纵缰绳,快速跑动的马匹把雨秋平的屁股颠地疼得不行。

    “平君,我早晚有一天要被你坑死,”近藤康庄满脸郁闷,“我当时就不该说我会骑马的。”

    “康庄,说啥呢?”朝比奈泰亨此刻正舒服地躺倒在马背上,双手搭在脑后闭目养神,显然是对自己的骑术很有信心,“要不是要靠你骑马带着那小子,我还不带你出来玩呢,老老实实去翻译吧!”

    “大人说笑了,在下不敢。”近藤康庄连忙道歉,然后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你真坑。”

    “这才走到哪里啊?少爷你怎么就又不走了!”一行人中年岁最大,地位最高的朝比奈家家老藤田仲春已经要被朝比奈泰亨给气哭了。

    这已经是朝比奈泰亨第三次要求停下打猎了,前两次都被藤田仲春劝着继续上路了,但这次看起来异常坚决,都已经要求随从把弓箭拿出来了。

    嗯,现在是6月10日上午巳时初刻,骏府城西郊20里外的冈部郊外。这里的地名就叫做冈部,是今川家两大支柱冈部家的本城。现任当主冈部元信因为立功又被加封尾张国的鸣海城,本人也在那里驻守。

    “诶,叔叔,你管的也太宽了啊!”朝比奈泰亨自顾自地整理行装准备打猎,“前面你拦着我也就罢了,这里我是非要打猎不可!我就是要在冈部城外面打猎!”

    在朝比奈泰亨和藤田仲春吵架的时候,雨秋平也终于得到下马休息一下自己的屁股的机会。他靠着一棵树坐了下来,活动着酸麻的全身。

    “诶!康庄,”他喊了一声近藤康庄,后者则一脸幽怨地看了回来,雨秋平尴尬一笑,“刚才多谢你啦!不过我现在有点不明白。”他边说边把揣在兜里的水葫芦递给了近藤康庄。

    近藤康庄扒开塞子灌了几口水,又重新拧好递给雨秋平,然后擦了擦嘴,“你是不是想问,为啥大人一定要在这里打猎。”

    雨秋平点了点头。

    “这个…其实是涉及政治内幕问题啦,我也只是听上面的人说了个皮毛,”近藤康庄悄悄地指了指天,“听说今川家的两大支柱,冈部家和朝比奈家关系并不好。”

    “这又是为什么啊?”雨秋平突然被勾起了兴趣,这样的政治内幕对于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来说往往都十分有趣。

    “说来话长啊,两家在氏亲先祖时期本来还是亲密无间的。但是在后来争夺今川家家督的花仓之乱里,朝比奈家当时的老家主,嗯也就是三年前过世的朝比奈泰能大人,他和濑名氏贞大人一直都是今川治部义元大人的铁杆。但是冈部家则和福岛家一起站在了玄广惠探的一边。冈部家当时的老当主是冈部亲纲大人,他和朝比奈泰能大人就闹得很不愉快。后来冈部家在太原雪斋大人的游说下反戈一击加入义元大人一方,灭亡了福岛家和玄广惠探,这才有了今日两大支柱并立的地位。”

    “在亲纲大人的儿子过世后,冈部亲纲大人不得不再次临时接管家主之位,直到现在的冈部元信大人能够独当一面。而朝比奈家的家主则有朝比奈泰朝大人接任。这两位大人呐,彼此间关系就更糟糕了,经常在家中大小事务上互相针对。冈部家似乎还和武田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朝比奈家则和本家的亲族濑名家,关口家关系密切。”似乎是说的有点口干舌燥,近藤康庄又要来水壶喝了几口。“现在两位家主的弟弟,也就是我们的朝比奈泰亨公子和冈部家的冈部正纲少主,都是十九岁的年纪呐,血气方刚,平时都是针尖对麦芒。两人还曾经在骏府城的城下町大打出手,各被家督义元大人关了一个月的紧闭呢。”

    近藤康庄说着说着自己都乐了,“这两位公子因此在骏府城内臭名昭著啊。和咱们本家少主今川氏真大人并称骏府三少。”

    “就在不久前,嗯,今年初春的时候吧,那个冈部正纲公子带着几十个人跑到了我们朝比奈家居城挂川城城郊大摇大摆地打猎,还阻碍了朝比奈家小荷驮队也就是辎重队的进出。咱家公子怕是咽不下这口气,一直打算报复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