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恩人

    第十一章恩人

    等了约莫半个多时辰,十几盘烤鸡被端了上来。那个岛田秀安亲自帮朝比奈泰亨端上盘子,“大人尽管吃,不够的话后面还有五只烤鸡没端上来。”

    “好好好,招待得真不错,”朝比奈泰亨闻到烤鸡的飘香,不管三七二十一,挥舞着脏手就抓了一根鸡腿往嘴里塞,“在边上等着吧!有用的到你的地方再叫你!”

    雨秋平没吃几口,肚子就稍微有些不舒服。估计是颠簸了太久了不适应,于是他再次从后门离开,打算吹吹风休息一下。

    出来绕着绕着,就绕道了那些奴隶们的兵营旁边。雨秋平本打算快步经过,但是里面一声尖锐的盘子碎裂声却让他停下了脚步,有些好奇地凑过去看看里面再发生什么。

    “妈的!这算什么事啊!”一个大概有一米七多高的高个子粗壮汉子似乎就是刚才那个砸碎盘子的人,他似乎还有怒气未消,又狠狠地打了一拳木桩。雨秋平听得都觉得疼。

    “我们辛辛苦苦养了一年的鸡!为了这个我们兄弟两百多个还省了不少口粮,大家从没多少的积蓄里凑份子孝敬监军,让他允许我们养鸡!结果现在好!”那个高个子往地上狠狠啐了一口,“那帮监军说拿走就拿走,那可是二十只鸡啊!一个都没给我们留!”

    “你没看那边来了贵客么,朝比奈家的少公子啊,”旁边一个坐在草垛上,头发乱糟糟的青年用阴阳怪气的语气挖苦道,“我们监军大人英明神武啊!要用这几只鸡讨好上面的大人啊,哪里顾得上我们这些奴隶?不知道,到时候升了官,”他嘴角一撇,露出了一抹讽刺的微笑,“会不会饮水不忘挖井人,想想这鸡是谁养了一年的。”

    “吉岗胜政,御前崎仲秀,你们两个都小点声!”坐在中央的一个好似带头大哥的青年压低了声音呵斥道。他打扮得是这些奴隶中最干净的一个了,脸上虽然也是阴云重重,但却能看出平时的隐忍功夫,“监军大人的事,由不得我们管。”

    “诶呦~”御前崎仲秀耸了耸肩,“我们的福岛安成老大哥,可把你厉害坏了,还来管我们,”他继续阴阳怪气地说道,“刚才监军趾高气扬地来抢我们的鸡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管呢。”

    “小川佑冬,你也别喝了,说句话呀,”御前崎仲秀又看向一旁一个躺倒在草垛里,一口接一口地往灌着劣质烧酒的男子。他满脸通红,眼睛也睁不开了一样。“当时为了养鸡,你可是把酒钱拿出来一半呢,咋都不吭声了?”

    小川佑冬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是一口酒灌了下去。

    “妈的,这帮杀千刀的畜生!”吉岗胜政急的似乎眼睛里都有泪花闪动,“兄弟们养了一年的鸡,要是为了自己的口福,被抢走了忍忍就算了!我们可是打算把这些鸡托人寄回骏府去,给家里人开开荤的啊。”

    “两百多户呢,二十只鸡,一家人能分到几口啊。”御前崎仲秀叹了口气,嘴上却还是没有停止挖苦。

    “那也比没有强。”一只喝酒不搭腔的小川佑冬终于打着酒嗝说了句话,“自从我叔叔被抓,家里已经快十年没吃过肉了。”

    “我娘身体不好,这几年天天在骏府扫大街,病越来越严重了。早就想给她买只鸡炖炖,补补身子,”吉岗胜政把牙齿咬得几乎要裂开一样,“好不容易大家凑份子买了小鸡,养了一年!就等着给我娘了!妈的!这帮畜生监军!”

    “胜政,小点声,当心隔墙有耳。”福岛安成低声说了一句。

    “那监军都忙着伺候贵人呢,哪有空来看我们。”御前崎仲秀不屑地说道。

    “安成,当真一句抱怨不说?”御前崎仲秀看了眼坐在中间,一声不吭的福岛安成,“我记得,你从去年开始养鸡的时候,就给家里写信,说弟弟妹妹出生到现在还没吃过肉,终于哥哥能给他们能点鸡回来了。写了一年了,家里每次托人写信给你回信,也都说盼着吃你养的鸡肉呢,现在你怎么说?”

    福岛安成的喉结上下蠕动了一下,脸颊也一下子埋入了阴影里。

    “我都好几次梦到我爹我娘吃上肉的时候有多么开心了啊,”御前崎仲秀叹了口气,那阴阳怪气的语气一提到自己的父母,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满满的无奈。

    周围两百多个奴隶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着,不时还夹杂着阵阵呜咽。

    “也不知道我娘怎么样了。”良久,福岛安成吐出几个字,“去年最后一封家里来信,说是钱几乎没了,连托人写信的钱都凑不来。母亲的肺病越来越严重了。”说罢,又陷入了沉默。

    “难怪几个月没看到你写信了。”小川佑冬打了个酒嗝,嘟囔了一句。

    “妈的!老子不能忍了!”刚才一个人打了好久木桩的吉岗胜政突然怒吼了一声,“堂堂男子汉!怎么能这么受气,老子这就去把那帮婊子养的都杀了!”说罢,他提起墙角的一个闷棍就要窜出去。福岛安成连忙起身一把抱住他,周围的几个人也赶来帮忙把他摁住。

    “你是疯了吗!”另外一个奴隶低声狠狠地说道,“这样一闹,我们一家老小都要没命啊!”

    吉岗胜政一边低吼一边奋力挣扎,御前崎仲秀也领着几个人去帮忙摁住他。

    “你们这么大动静,别被人听到了。”小川佑冬乌鸦嘴了一句。

    忽然,营门口传来了一阵有些踉跄的脚步声。

    “糟糕,被听到了!”一个念头在众人脑中闪过。

    众人皆是一惊,原本聚在一起的两百多个奴隶如鸟兽散,纷纷快速回到各自的岗位上。而纠缠在一起的御前崎仲秀和吉岗胜政已经来不及躲开,措手不及地靠在草垛边上。福岛安成见势不妙,抢在来人进营门之前当先跪倒在地开始磕头。

    “刚才小人们无礼,惊扰了各位大人,大人海涵!小人罪该万死!还望大人不计小人过,放小人一马!”

    雨秋平刚一进来,就看到福岛安成“梆梆”地往地上直磕头,嘴上不断念叨着求饶。紧接着,御前崎仲秀和吉岗胜政也纷纷跪下磕头,然后周围的两百个奴隶也纷纷跪了一片。

    “大人您大人有大量,看在我们平时规矩的份上,饶了那几个不长眼的家伙吧!”福岛安成说罢连头都没有抬,就狠狠地向侧面踹了一脚跪在地上的御前崎仲秀和吉岗胜政,“他们俩真是该死!但是看在他们平日干活还算勤快的份上,望大人留一条生路!”

    “大人!小人再也不敢了!刚才我们,我们喝多了酒,”御前崎仲秀随手一指还醉倒在草垛里的小川佑冬,“才说那些胡话的!当不得真啊大人!”

    吉岗胜政似乎是个粗人,连求饶的话也说不来,只是不断地在哪里磕着头。

    等了半晌,跪着的奴隶们也没有看到过来视察的那位“大人”有任何表态,纷纷心惊胆战地跪在那里不敢动。

    良久,一声呜咽打破了沉默的兵营。

    “你们都别磕头了,多疼啊。”

    福岛安成他们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只看到一个抱着一筐烤鸡的少年,脸上的泪水止不住地滑落。雨秋平把筐往边上一方,自己无力地摇晃了一下。抹了抹眼泪,一个一个轻轻扶起了两百多个跪着的奴隶。他又走回营门口,向着福岛安成问道:“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地方吗?”

    “大人…你这是…”福岛安成手粗无措地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陌生少年、

    “别害怕,我不是监军,我只是朝比奈大人的一个随从,刚从明国来的,”雨秋平努力抑制住哭腔,让声音尽量平稳一些,“刚才我碰巧听到了你们的故事…觉得你们的生活太不公平,太惨了。”

    “我现在住在骏府,家里还算有一点积蓄,我就是想问问,”雨秋平说着说着,泪水还是又流了出来。他自小衣食无忧地长大,一家人和和美美。他还从未接触到这样被命运折磨的家庭。“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地方吗?”

    夏日里,一阵凉风吹过,卷起地上的树叶,又悄然离去。

    随着一声低声抽泣在奴隶中响起,雨秋平面前的福岛安成竟然捂着嘴巴嚎啕大哭,身后的两百个随从也都抑制着哭声,低声抽噎着。雨秋平忽然感到十分无力,才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多久,他却已经见识了太多的不公平。

    他明明做的仅仅是像一个正常,一个善良的普通人一样,去平等地关怀他人,帮助他人,却未曾想到会收获这样的感动。

    是自己太好?还是时代太坏了。

    尊卑有序,等级森严的时代。当权者对底层人,对低等级无情的剥削,带来了多少悲剧。也怎么会仅仅有着眼前的两百多个漂泊异乡的奴隶。

    我自问不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人,以前也不曾有过什么慈善壮举。但只要我还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活在这个世上一天,就绝不会对这样的悲剧坐视不理。

    我雨秋平,说到做到。

    少年在心里,下定了决心。

    “这五只烤鸡,是那些大人们吃不完的,”雨秋平指了指那些箩筐,“虽然你们两百多个人分这些,每人就能分一口肉。但也好歹吃一点吧。”

    “还有,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可以把你们家里的住址和联系方式给我,我回骏府之后,”雨秋平说道,“会尽可能地找到他们,给每个家庭买半只鸡。需要什么帮助的家庭我也会尽量帮到他们,比如看病的草药之类的。以后他们要写信给你们,也交给我好了。我帮一家在三河有分店的丝绸店算过账,让他们运货时帮忙捎点信肯定是可以的。”

    还未等雨秋平说完,眼前的福岛安成就又跪了下去。“大人大恩大德!”他呜咽着说道,“我们是家里造孽的奴隶啊,不值得大人如此怜悯。大人的好意我们感激不尽,但这个实在是太麻烦…”

    “麻烦我,我无所谓的,只要能帮到你们一点就行了。”雨秋平如何也拉不起跪在地上的福岛安成。

    “大人不必如此…”另外几个人也跪了下去。

    “好了好了,你们都别说了。”雨秋平出言打断他们,“你们不用心里感觉很亏欠我,我这样做不仅仅是因为怜悯你们,也是因为我自己的良心不能容忍我对这样的悲剧坐视不理。要是今天我没有帮你们,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怎么了,难不成你们想让我后悔一辈子么?”雨秋平出言调侃道,想缓解一下现场气氛。

    “哪敢啊,”御前崎仲秀笑道,“祝愿大人一生平安还来不及,哪敢让大人后悔一辈子。只是这一百多只鸡实在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雨秋平说道。

    “不用买那么多,大人给我们一共买上二十只鸡,让我们一年没有白干,小人就知足了。”吉岗胜政老实巴交地说道。

    “两百多户,几百口人,分二十只鸡能分多少?”雨秋平摇了摇头,“钱我会想办法,你们别担心了。我去拿纸笔。你们等我一下。”

    完成了两百多人家住址和联系方式的登记后,雨秋平跟着大家分了几口鸡肉吃。当他拿着那厚厚的一沓纸准备告辞离开时,福岛安成突然拽住了他。

    当他转身时,只见那两百多人齐刷刷地再次跪倒在地。

    “大人大恩大德,小人等难以为报,”福岛安成的声音异常低沉,却满是坚定,“今生若有缘,愿追随大人直至九幽之下。来世生当陨首,死当结草,以报大人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