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三章 乱捕

    第十三章乱捕

    用完饭,雨秋平和近藤康庄看到女主人家里的柴火不多了,不顾女主人的反对,也要到一旁的小山上帮女主人砍点柴回来。

    上山路上,雨秋平握着那把有些笨重的柴刀,又看了看近藤康庄腰间别的那把朴素的武士刀,好奇地出言问道:“康庄啊,我看着你们十几个人,每个人都别着一把武士刀?”

    “那当然,我们可是武士啊,”近藤康庄自豪地说,“武士刀可是武士身份的象征。”他边说边抖了抖他的武士刀,然后又扭过身,露出了腰间另外一把短一点的短刀,“这个叫肋差,是短一点的武士刀,也是武士身份的象征。”

    “一把长刀,一把短刀,是为了防止地形狭窄时无法挥舞长刀么?”雨秋平好奇地问道。

    “应该是吧,这个我也不是很懂,毕竟我的剑道谈不上有多好,”近藤康庄笑道,“因为我是庶出的,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要帮忙干杂活的,没有练习多久剑道。”

    “那…你们日本武士…”雨秋平想起了以前在日本电影里看到的恶心画面,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切腹的时候…”

    “切腹吗?”近藤康庄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有条件的情况下,会用怀剑。不方便的话就会用肋差切腹。”

    “这样么,”雨秋平点了点头,“好吧,其实我的问题是。”

    “可以把你的武士刀借我砍柴么?这个柴刀太钝了。”

    近藤康庄差点没一个猛子晕过去。

    两个人忙活到了日头偏西,背上的柴筐已经装得满满当当了。雨秋平最终还是没能借来近藤康庄的武士刀来砍柴,那把钝刀可把他累得够呛。本来以为自己前世酷爱体育锻炼,身体已经很不错了。哪知道砍柴居然会有这么累。

    雨秋平和近藤康庄有说有笑地下山去,再走到一个能看到村庄的小山头时,近藤康庄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手中的柴刀也落在地上。

    “怎么了,康庄,”雨秋平不禁顺着他呆滞的目光看了过去。

    只见原本还一派祥和的村庄,此刻却鸡鸣狗跳,一片混乱。几个茅草屋上已经着起了火,浓烟掩盖了本该存在的炊烟。居民们六神无主地牵着自家的小孩,在村庄中的路上逃窜着,一边高呼尖叫着呼救。

    而在村庄中,随处可见背后插着红色木瓜纹靠旗的武士和足轻。他们正嬉笑怒骂地冲进每一户人家,一通打砸抢后把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拖出来摁在地上,然后抢走屋内所有的财务,随后点火烧屋子。不少四处逃窜的村民也被足轻们一个个抓住,但凡有人想要反抗,都是一枪搠穿。居民的惨叫声和足轻的狂笑声夹杂在一起,是那么的刺耳。

    玩过无数次《信长之野望》系列游戏的雨秋平,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家纹。

    织田木瓜。

    “这是怎么回事!”缓过神来的雨秋平几乎怒吼着向近藤康庄问道,“为什么这里会有织田军!为什么他们会对百姓出手!那些百姓又不是敌军!”

    近藤康庄咽了口唾沫,有些沉重地解释道,“这个叫做乱捕。”

    “乱捕?什么意思!”雨秋平急吼吼地追问道。

    “平君来日本不久,可能不知道,”近藤康庄神色沉重地说,“在战乱期间,当一家大名,也就是明国人所谓的诸侯王,入侵了另一家大名的领地后,经常会纵容手下足轻对敌方的领地肆意破坏,烧杀抢掠,掠夺百姓财产,裹挟他们离开。这个就叫做乱捕。”

    “那!可是!”雨秋平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一派祥和的村庄变成人间地狱,“这里以前不是织田家的领地吗?他们连自己的…”

    “现在被今川家控制了,他们自然也就不在乎了。”近藤康庄扯了扯雨秋平的衣袖,“走吧,我们赶紧走。织田家敢把军队散开乱捕,说明这附近经常有织田军活动,我们在这里太不安全了,赶紧回沓挂城。”

    雨秋平的喉结上下蠕动了一下,村落街道上随处可见刺眼的血迹和尸体,这样的惨状让这个虚岁只有17的高中生有些难以接受。原本刚看到眼前的惨剧时,这个过了十几年太平日子的少年,还是下意识地把他当成电视新闻中的画面。可是近藤康庄的一席话,让他意识到,他自己就身处在危机之中。稍有不慎,就是一个死。

    死亡,这个无比遥远的东西,忽然离得如此之近。

    他只觉得胃中一阵阵翻腾,身体也开始微微颤抖。他恨不得现在就掉头向林子里逃去,再也不要回头看一眼,仿佛已经有几个凶神恶煞的织田军追在背后。

    “看那里,”近藤康庄指了指他们刚才落脚的农户,正在整个村落的最西边,“家里没着火,估计没事,我们的马就栓在那里。”近藤康庄轻声说道,“我们现在快点去拿马,然后立刻就走不要停留。不然被追上了我们就是死路一条。”

    “好。”雨秋平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慌乱的他已经几乎失去了自主思考的能力,只是木讷地顺从着近藤康庄的意思。

    “那家农户,已经逃跑了,对吧。”他安慰自己似的嘀咕了一声。

    “希望吧。”近藤康庄也没有心思多说,只是应了一句。

    他们从山上下来后,一直弓着腰在灌木丛后行走,悄悄地摸到了那家农户的后院。打开篱笆,走进后院,他们已经看到他们拴马的地方了。一墙之隔,就是那个农夫的家。

    骑上马,就可以走了。

    那些织田军没有骑兵,追不上我们的。

    马上就安全了。

    织田军都聚在村子中心,没人会到这里来的。

    雨秋平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心脏也跳得飞快。他不断默念着“没事的”,想要平静下来,却只是徒劳无功。

    忽然,屋内响起一声尖叫。紧接着就是那个女主人的痛哭声和求饶声,以及两个小女孩痛哭的声音。

    雨秋平的心陡然一紧。他和近藤康庄在拴马的地方微微侧过身,从墙和门的缝隙间,看到了室内正发生的事情。

    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嘴角涓涓地淌着血,胸口被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洗的发黄的白衣服一片殷红,右脚上打着厚厚的绷带。估计是这家的男主人,眼看已经不得活了。

    视线稍微左移,可以看到一个穿着竹麻甲的织田家足轻,正一手拎着一个小女孩,随手往边上的墙上一砸。大一点的那个孩子呜咽了一声就不在出声了,小一点的那个捂着头不停地痛哭着,又被那个足轻踢了一脚,也没了声音。

    屋子的女主人,此刻正被摁在中午他们吃饭的那张桌子上,上身的衣服已经被脱光,胸部被摁在桌子上,挤压出微妙的形状。她光滑的脊背上,是一个粗壮的手,死死地把女主人压在桌子上。下身的裤子已经被褪到了脚边,那只手的主人,也正脱下裤子,站在女主人臀后,粗暴地前后耸动着身体。女主人痛苦地不断嚎叫,眼泪大滴大滴地不断落下。而这时,另一个织田家足轻也拍了拍手,走到女主人嘴巴前,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也挡住了雨秋平和近藤康庄的视野。随后,那个足轻嚷嚷着几句雨秋平听不懂的话,把女主人的头抬起来了一点,也猛地一挺身。

    “妈的,这帮畜生,”近藤康庄低声狠狠地骂了一句,另一只手摁住了刀柄,“平君,我们冲上去,把他们杀了。”

    然而,他却没有得到回应。

    雨秋平双目尽赤,身上每一个部位都在不断地瑟瑟发抖。他脑中仿佛有一块大钟在不断地敲击,什么也听不见,嗡嗡作响。四肢的触觉已经几乎感受不到了。男主人死不瞑目的乌黑的眼珠,那不断渗出血迹的伤口,两个幼小的倒在墙边的女孩,还有那个织田家足轻搁在墙角,枪尖还带着血迹的竹枪,无一不冲击着雨秋平脆弱的神经。

    杀人,强奸。

    两个杀人犯。

    我,我该怎么办。

    忽然,他觉得大腿内侧一阵抽痛。他茫然地回头,发现近藤康庄掐了一把自己,抬起头,只看到近藤康庄坚决的眼神。

    “现在上去,那两个小女孩和女主人说不定还有救。”他低声在雨秋平耳边说道,“我一个人怕是搞不定,你和我一起上。”

    近藤康庄的话让雨秋平哆嗦得更厉害了,嘴唇也变得煞白。目睹这个地狱已经让这个少年的精神难以承受,更别提冲进其中。

    “会死的…”他嘴唇不断哆嗦着,用细若蚊子的声音颤抖着说道。

    死。死是什么?

    失去身体,失去记忆,失去精神。什么都没有了。甚至连自己曾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事,也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不要死,不要死。

    “快跑吧。”他颤颤抖抖地想要起身,却没能成功,“不要骑马了,马会发出声音,我们赶紧躲到林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