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勇气

    第十五章勇气

    “怎么办!”雨秋平猛地一惊,身体也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难道要坐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好朋友命丧黄泉么?”

    他手足并用地向前爬了几步,把那把曾经在手中滑落的刀,再次握在了手里。

    壮汉趁朝比奈泰亨摔倒,猛地向前一大步,一刀对着朝比奈泰亨的腰部劈去,朝比奈泰亨就地一滚,勉强躲过了这一击,却撞到了地上的一个石头,无法再移动了。那个壮汉跟上就是要再劈一刀。

    “不能再犹豫了!”雨秋平双目尽赤,努力地站起了身。

    “父母把我养这么大,难道是眼睁睁地看着我当懦夫,看着同伴送死的么?”

    “没本事活下来,难道连送死的勇气都没有么!”

    那一刻,身体不再颤抖。心中熊熊燃起的悲愤和自责的情感,一瞬间冲淡了对死亡的恐惧。这就是所谓的青年人的一腔热血吧!

    正要挥刀的壮汉只觉得身旁一阵风声,他匆忙侧身,只看到刚才那个吓得连刀都拿不稳的少年,此刻却猛地撞了过来。壮汉没来得及反应,横刀格挡时,被雨秋平拿着刀一下子撞翻在地,两人的刀也落在了一边。雨秋平和那个壮汉扭打在一起,壮汉身上那套质量相当不错的具足(也就是铠甲)硌得雨秋平生疼。雨秋平从小的生活质量就比这些日本古代人高。无论是蛋白质,维生素还是矿物质的摄入量,都远远超过了他们。肌肉的发育自然也比他们好。虽然因为锻炼不如他们多,可能暂时力量没有这个壮汉大。但是雨秋平仍能在扭打中维持均势。

    “好小子,不错啊!”朝比奈泰亨也是猛的起身,提起一旁的武士刀,就向壮汉冲来。壮汉见势不妙,一把推开雨秋平,就地滚了一圈后,摸到了自己遗落在地上的刀,重新摆好架势。

    正当朝比奈泰亨还想再战的时候,村落里顿时向这边跑来了几个织田家的足轻。

    “大人!快来!大人在这里!”当先的几个足轻高声呼唤道,不断地挥手招呼后面的人跟上。随后就涌来了几十个插着两种靠旗的织田家足轻。朝比奈泰亨眼看要被包围,就猛地把刀向那个壮汉甩出,趁那个壮汉侧身躲刀的时候,拉着雨秋平骑上自己的马,一夹马腹就向着出口南边逃窜。

    “可是!康庄的遗体!还在那里啊!”雨秋平努力回头,望向那个小屋。可是坐在马背上的他,却离那个村落越来越远。眼泪随风飘散,也再也换不来那个会汉语的小侍从了。

    “沓挂城在东边,我们要从这个西边村口出去,绕着南边跑一圈,然后再往东跑,”朝比奈泰亨一边加快马速一边低声说道,“他们没有马,跟不上的。”

    话音未落,身后就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那个壮汉骑着雨秋平遗留在农户家里的马,策马追了上来。

    “妈的,真是晦气!”朝比奈泰亨啐了一口。后面的壮汉马术也相当不错,再加上雨秋平和朝比奈泰亨两人共乘一马,根本快不起来。双方的距离在不断缩小。眼看着就只剩下五十米了。

    “不行了,快把能扔的都扔掉!”雨秋平急道。朝比奈泰亨闻言后,一手操控缰绳,另一只手就三下五除二地把自己的武士服阵羽织脱了随手往路边一扔,又把穿在里面的内衬也脱下来递给雨秋平,光着膀子继续奔驰。雨秋平也快速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小心翼翼地把红叶挂坠收好,然后看准时机,把两件衣服捆在一起,对着后面的壮汉扔了出去。衣服顺风而飞,正疾驰而来的壮汉措手不及被衣服裹住了马头,那匹马人立而起,险些把壮汉掀下马来。等壮汉调整好姿势再次追来时,双方的距离又拉到两百多米。

    此刻,朝比奈泰亨已经快要越过村子的东头。不幸的是,村子里包抄而来的几十个织田家足轻已经赶到了前路,绕路已经要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际,被朝比奈泰亨甩在后面的十几个随从骑马从村落中杀出,几十个织田家足轻没有料到十几个骑兵的到来,被砍杀数人后仓皇四散而去。朝比奈泰亨和众人汇合后,那个壮汉也没有再追赶,而是掉头离去。

    忽然,他无意间看了眼散落在路边的朝比奈泰亨扔下的阵羽织,里面露出了地图的一角。

    “妈,今天晚饭怎么这么咸啊。”雨秋平一边把一块茄子夹入嘴中,一边抱怨着,“饭都不够吃了。”

    “咸吗?哪些咸了?”妈妈有些难以置信地也吃了一块,“我还觉得太淡了呢,不信你让你爸尝尝。”

    雨秋平看向爸爸,爸爸也夹了一块茄子,皱着眉头嚼了嚼,似乎想努力察觉出咸味儿,但是还是失败了。他摇了摇头,“没啊,一点都不咸啊。你为什么会觉得咸呢?”

    忽然,画面一转,眼前的一切都剧烈地摇摆起来。等雨秋平再次看清眼前的事物,坐在面前的则是近藤康庄。

    “平君,快吃啊,待会还要算账呢,”他把那个装了萝卜的碟子推到了雨秋平面前。雨秋平夹了一块放入嘴中,赶紧扒了一口饭,“怎么这么咸啊!”雨秋平咽下口中的食物后嘟囔道。

    “咸吗?不咸啊?我还刚想说这家腌萝卜怎么一点都不咸呢?”近藤康庄诧异地一笑,“你怎么了啊,平君?尝不出味道了来了么?”

    雨秋平有些疑惑地用手摸了摸嘴巴,只觉得嘴角一片湿润。顺着脸颊向上摸去,是一道湿润的泪痕。泪水顺着脸庞流入嘴中。

    原来是泪水,太咸了啊。

    梦醒了,雨秋平茫然地看着屋里的天花板。舱外的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照射了进来。

    我又一次,失去了原来的生活么。

    爸爸妈妈再也看不到了。那个随和的近藤康庄,也再也看不到了。我连他的尸体,都没能帮他带回。

    永禄元年(1558)6月25日。雨秋平此刻,正躺在今川家水军的一艘安宅船上。在他从桶狭间逃回后,惊吓劳累过度的雨秋平立刻就病倒了。朝比奈泰亨等人没办法,要来一辆马车,和雨秋平一起回到了冈崎城。由于骑马回去已经不大现实,而颠簸的马车又不利于雨秋平康复。最后,朝比奈泰亨决定搭乘刚好从伊势湾回来的伊丹康清率领的今川家部分舰队,从海路回骏府。一行人和伊丹康清取得了联系后,就从西尾港登上了舰船。

    在日本,船只和中国的传统船只还是有一定区别的。日本的船只,从大到小,被分为了安宅船,关船,小早船三类。安宅船是水军中的主力,整个船体都被方方正正的木板包裹起来,像一个漂浮在海上的大盒子。木板上开有射击孔和船桨,士兵在里面进行攻击。而在木板上方,则又一个坚固的甲板屋作为瞭望和指挥中心,还配有辅助风帆。一般一艘中等大小的安宅船,可以搭在100名水手和50名战斗人员。如果从事运输的话,满载可以达到200人左右。船的宽度大约在10米左右,长度也不过50米。这和明朝以及西方的巨型战舰相比,就像是大象遇到小狗一样的感觉。

    而小一点的关船,是海军的中坚力量。外形和功能与安宅船很类似,只不过没有木板上方的甲板屋。一般可以搭载40名水手,20名战斗人员。长度一般在20米左右,宽度则缩小到4米。

    而最为小型的小早船,船上几乎没有什么防御设备。只有在甲板上的一个小木屋。船体长度只有10米不到,宽度不过3米,只能够不到30个人站在上面,但是灵活性很高,是用来侦查,突击,纵火或者登陆的小型船只。

    而今川家水军,作为东海道最强水军的存在,在船奉行伊丹康直,也就是伊丹康清的父亲的带领下,拥有两百艘船只的强大实力。其中安宅船9艘,关船21艘,小早船50艘。在整个东海道海域可谓无人能敌。这一次,17岁的伊丹康清带着28艘船只正在执行航道巡航的任务,以打击活跃在伊势湾的九鬼海贼。

    “咚咚咚。”雨秋平的房门被敲响了。

    雨秋平坐起身,摸了把脸,理了理头发,答应道,“请进。”

    推门而入的正是伊丹康清。从小在海上长大的他的皮肤已经被晒得黝黑,一身蓝色武士服的他,倒是和海洋十分搭调。

    朝比奈泰亨在船只经过远江时就下船靠岸了,准备去迎接一路追来的藤田仲春的怒火。同时,他也打算去滨松城向近藤家亲自赔礼道歉,毕竟是他的出游害死了近藤康庄。雨秋平曾多次表示希望自己亲自为自己的懦弱赔礼道歉,但是朝比奈泰亨担下了所有的责任,身体不好的雨秋平被继续留在了船上。从那以后,就一直是伊丹康清在照顾雨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