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尊严

    第十八章尊严

    忙完了所有该忙的事,雨秋平总算是踏实地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查理还是若无其事地去骏府城后山射箭。雨秋平则重新开始算账,准备还债。半天忙活下来,收成不错。已经赚了82文了。他打算下午再接两单生意。

    中午吃饭时,查理依旧准时回来。正当两个人坐在铺内准备吃饭时,却听到了铺外传来了敲门声。

    雨秋平和查理起身去开门,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乞丐,却有一米六几。在日本,已经算高的了。小乞丐虽然长得很高,但是却瘦弱不堪。左脚包裹着半只草鞋,右脚穿着的则是一只不知从哪里捡来的,鞋尖漏了一个大口子的布鞋。身上的衣服虽然破了好多洞,但却并不脏。看得出主人很认真地去洗过。脑后扎着一个发髻,有点类似武士髻,但却又不完全是。最引人瞩目的,是他的右眼被一块系在脑后的白布遮住,白布边缘微微可以看见一些脓水,右眼下方的脸颊也有一些发红。

    他叫亲兵卫,已经流浪了十年了。

    他本是美浓一家武士家庭中庶出的儿子,父母在他四岁的时候就过世了。从小,地位卑微的他,就不受家中叔叔伯伯的待见。别的孩子享尽天伦之乐时,他却已经开始帮忙操持家务。从小,他就学会了察言观色,谨小慎微地活着。

    然而,人有旦夕祸福。在六岁那年,他得了眼疾。本来只是很轻的炎症,但是家中没人在意这个庶出的孩子,终于,炎症越来越严重,眼睛开始溃烂流脓。嫌他恶心的嫡出的大儿子殴打了他,反而污蔑是他先动手。于是,亲兵卫被赶出了家门。从此开始流浪。

    他曾经自己在山里抓过鸟蛋,吃过草根,一路顺着美浓向骏河流浪乞讨。说是乞讨,他却从未下跪向他人祈求怜悯。而是向他人请求给一份工作。然而,所有的人都厌恶亲兵卫那吓人的右眼,无一不是挥挥手抢他赶走,甚至拳脚相加。

    十年了,他虽然落魄不看,却从未任由自己邋遢。因为在已经模糊的记忆里,父亲要求过他,无论如何,都要保持自身的整洁。

    于是,他经常到河水边洗澡。哪怕有一次好不容易捡来的裤子被水冲走,也保持着这个习惯。

    他没有钱去治病,眼疾也越来越严重地疼痛着。现在,他已经几乎干不了重活了。走几步就会累得不行,再也抓不到猎物了。只得在骏府城内祈求工作,捡他人的剩饭吃。

    今天,他发现了一家新开不久的店铺,就决定上前来碰碰运气。不过,自己也没有多少期望。

    亲兵卫鞠了个躬,有些虚弱地问道,“打扰两位大人了。”他的语调虽然谦卑却又努力保持着尊严,让人格外心疼,“小人想请问,有没有什么小人可以做的工作?”

    “这…”雨秋平和查理有些疑惑地对视了一眼。

    “两位大人不用担心,小人只是个乞丐,但不愿意行乞,”亲兵卫解释道,“小人想用自己的劳动换点吃的。不知二位…”

    “没问题,”雨秋平立刻答应下来,把他领进屋内,“你先和我们一起吃点饭吧。”边说,边从自己的碗里匀了一点小米粥给他。

    “这…”亲兵卫有一些为难,“小人多谢大人的好意…只是小人还没有干活,不能吃饭。”

    雨秋平忽然觉得,似曾相识。

    啊,不就是刚过来的自己么。明明已经走投无路,却还是想保留为人的尊严。心中某个敏感的地方忽然被触动了,他突然很想帮帮这个青年,或许,他的人生就会全然不同。就像当时的朝比奈泰亨,帮了自己一样。

    “你不吃饱,怎么干活啊,待会帮我送送账目吧,”雨秋平取笑了一句,“快吃吧,饭要凉了。”

    亲兵卫愣了愣,看了雨秋平一眼,又看一眼那碗小米粥。左眼忽然湿润了起来。

    “大人真是个好人,”他小心翼翼地咽了一口饭,“实不相瞒,在下已经三天没有吃上饭了。周围的人看到我的眼睛坏了,都不肯放我站在门口,一定要赶小人走,觉得我会带来霉运。”

    “我不信那些,”雨秋平笑着解释到,“话说回来,你的眼睛怎么了。”

    “小人也不知道。”他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小人小时候眼睛突然坏了,之后就一直非常疼痛无法缓解。我父母死得早,家里的叔叔伯伯觉得我的眼睛样子太可怕,会带来霉运,就把小人赶出来了。”

    “小人已经流浪了快十年了。从美浓流浪到骏河了。”他说着说着,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往日好心人最多给小人点剩菜剩饭,大人还是第一个,答应给小人工作的人,不嫌弃小人的眼睛。”

    “放心吧,不会嫌弃的。”雨秋平温柔地安慰道。

    “冒昧的问一问,我可以看一下你的眼睛吗,”雨秋平开口问道,“会不会是得了什么病。”

    “小人怕吓着大人,还是算了吧。”亲兵卫老实地回答。

    “我不怕的,你快给我看看,是病要治啊。”雨秋平焦急的催促道。一旁的查理也点了点头。

    亲兵卫犹豫了一下,解开了自己的白布。只看到整个眼睛连带着眼皮都发着严重的溃疡,几乎已经要烂掉了。散发着刺鼻的气味。

    “你还看得见东西吗?”雨秋平凝重地低声询问道。

    “早就看不见了。”亲兵卫一边回答,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雨秋平的举动。

    “你放心,我没有觉得你有什么吓人的,不会赶你走的。”雨秋平一句无意的宽慰,却让青年一下子流出眼泪来。

    “好了不哭啊,”雨秋平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现在听我说,你这病很严重,拖了这么久还没死是你命大。现在我就带你去看医生。”

    “大人?”亲兵卫吃了一惊,“可是我没钱啊。”

    “我先帮你垫着点吧,”雨秋平拿上了家里仅剩的一百文左右的积蓄,“以后再还我,治病才是最要紧的事。”

    “大人…大人…”亲兵卫轻声呜咽了两句,突然推开凳子,跪了下来,给雨秋平磕了两个头。

    “小人这是第一次磕头,礼仪有所不周,大人不要见怪,”他强忍着哭腔,但是呜咽声还是一开口就跑了出来,“大人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只是,小人真的看不起医生…”

    “别说了,走了,”雨秋平想要扶起亲兵卫,亲兵卫却执意不肯起身,他只好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人…以前是武士家庭,但已经被除名了,大人叫我亲兵卫就好了。”

    “好,亲兵卫,我叫雨秋平,你现在听我说,”雨秋平焦急的说道,“你这个眼睛的病,很有可能危机到大脑,到时候就是死路一条了。老实说,我觉得这种病耽搁一两天就会出事情了,不知道你为什么十年没事。但是,你要知道,这病随时都可能要了你的命,所以现在我就要带你去看医生,立刻!”

    说罢,雨秋平朝查理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左一右把亲兵卫扶了起来,快步向城中的医馆走去。然而,医馆里的郎中看到亲兵卫的眼镜后,却面露难色。

    “小人无能,让大人见笑了。”郎中叹了口气,“整个眼睛都坏了,这怕是要把眼睛割掉才行了。只是小人怕是没这本事。”

    “那这病要紧吗?”雨秋平追问道。

    “要不是看到这位小哥哥活了这么久,我一直都以为,这病活不过一个月的,”郎中严肃的说,“还是最好不要耽搁了。”

    “那去哪里可以帮他把眼睛切掉啊?”雨秋平再次追问。

    “我觉得,咱们骏河医术最高超的,就是北边城下町的津岛大夫了,”他说道,“如果津岛大夫都没有办法,估计就没人有办法了。”

    “那我们这就去,多谢了,”雨秋平转身鹫准备离开,那个郎中却匆忙补充道,“不过各位大人最好带足盘缠!”他说道,“那个津岛大夫有个怪癖,收费极高。”

    “谢了。”

    雨秋平一行人刚一走出医馆,亲兵卫就拉住了雨秋平和查理。

    “两位大人的好意,小人心领了,”他有些艰难地说道,“小人捡了十年的寿命,已经很知足了,不敢劳雨秋大人破费那么多…”

    “不行,这不是钱的问题,”雨秋平有些愤怒地低吼道,“这是你的命啊!多少钱都换不来一条命啊!既然出生了,就要好好的活下去!”

    亲兵卫的喉结蠕动了一下,连那个已经烂掉的右眼,也微微转动了一下。

    要…好好的活下去。

    他看着那只拉着他不断向前的手,泪水不断地从眼眶中溢出。

    这个世界,那么残酷,又是如此美好。亲兵卫那只已经残败不堪的眼睛,已经十年不曾见到光明。此刻,却炙热地,仿佛有火花在跳跃。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