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追寻

    第十九章追寻

    “可以治。”那个津岛大夫的老头已经白发苍苍,但是却有一脸横肉,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他看完亲兵卫的眼睛后,就反反复复,只说了三个字,“可以治。”

    “那请大夫快点开始治吧。”雨秋平看着他不紧不慢的样子,不禁有些着急,“您也知道,这个病人拖不得的。”

    “可以治。”津岛大夫还是那句话。

    “医生,您这是想表达什么?”查理眉头一皱,不满地用生硬的日语问道。

    “钱呢。”津岛大夫把手一摊,“五十贯,少一文都不行。”

    雨秋平和查理同时直直地瞪着他,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五十贯…”雨秋平咽了口唾沫。

    “医生,果然都是像女巫一样的险恶的恶魔。”查理狠狠地诅咒道,“您明明清楚我们没有这么多钱的。”

    “就是这么多,不给算了。”津岛大夫手一挥,“小七,送病人们出去。”

    “你!”眼看查理就要发作,亲兵卫匆忙拉住了他,又看向了雨秋平。

    “雨秋大人,还是算了吧…”他低声说道,“太贵了,我这条贱命不值这么多钱。”

    “不是贱命,每个生命来到这世上都是来之不易的,”雨秋平忽然转过身,双手摁在他的肩膀上,直视着亲兵卫的双眼。“我答应过你,让你好好活下去的。我雨秋平一向说到做到。”

    “雨秋大人…”亲兵卫觉得,自己已经把十几年没有流的眼泪,都流完了。但是眼前这位善良的少年,让他如何不感动。

    能为一个几个时辰前还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做到这种地步么?

    “大夫,你在这里等我,我去筹钱。”雨秋平低声说道,“汤普森,跟我来,我们去找朝比奈公子借钱。”

    “快一点啊,这个眼睛正在急剧恶化,脓水太多了,”那个津岛大夫也不知道是好心还是故意说风凉话,“今晚筹不到钱就不用筹了,直接买棺材吧。”

    雨秋平和查理一路狂奔到朝比奈家门口,疯狂敲门后却被告知朝比奈泰亨还是没有回来。雨秋平忽然想起朝比奈泰朝说要亲自感谢自己,就想求见朝比奈泰朝。却被再次告知朝比奈泰朝也赶去了远江。无奈之下,雨秋平说自己是朝比奈泰亨的义弟,哀求府内的人能够给自己一点钱,可是那几个府内的人却都不是认识雨秋平,特别是他身边还跟着一个洋人。就把他当成骗子一样赶走了。

    雨秋平无奈之下,只好找到平时自己帮忙算过账的商家提出借钱。可是已经到了酉时四刻,那些认识自己的老板和掌柜都已经回城外去了,店内的伙计根本无权拿钱。

    走投无路的雨秋平站在骏府城的大街上,茫然不知所措。难道又要看着一条人命在自己面前眼睁睁溜走了么?酉时六刻城门就要关了,再不出去就来不及了。

    多么好的亲兵卫啊,即使当了乞丐也不失去尊严。承受了那么多人的嫌弃和侮辱,却依然能那样善良地对待每一个人。

    难道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么?

    他怎么就没有我当时当乞丐的时候命好呢?

    我当乞丐的时候…

    雨秋平忽然脑中一闪,机械性地从怀里掏出了那个佩戴了十几年的红叶挂坠。

    “那个…不是大人的传家宝么。”查理轻声询问道。

    “能值50贯的对吧。”雨秋平安慰性地对自己说着,就向城内的那家当铺跑去。

    万幸的是,当铺老板还没有关门,正哈气连天得坐在柜台后面。

    “老板,我要典当这个挂坠,”雨秋平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红叶挂坠,“您看能有多少钱?”

    老板先是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那个红叶,然后眼睛忽然就直了,一下子精神都来了,猛地坐直了身子。随后,他又忽然恢复了刚才那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假装随口地一问,“小伙子,看你这么急,是要干什么啊?”

    “急着救人!老板!请务必快一点!”雨秋平急的都快把链子扯断了,“您看这个多少钱?”

    听到雨秋平急着救人的老板心下一喜,装出很不耐烦的样子打量了一下那个挂坠,“嗯…30贯差不多了吧?”说完这句话,老板心里也很虚。这挂坠用上好的红宝石打造,没有一点杂质,刀工精致,晶莹剔透,上千贯都不一定买的下来。他打算这个少年稍微一还嘴,就借口没看清楚东西,把价格上涨到500贯。

    “这么少!”雨秋平忽然感觉无比失望,“老板,我真的急着救人,您行行好行吗?给我50贯吧。”

    “50贯!”老板被雨秋平的傻给吓了一跳,雨秋平却误以为老板认为他满天抬价,继续哀求道,“老板!求求你了!津岛大夫开的价格就是50贯啊!再不出城城门要关了!”

    “好好好,那就50贯吧,”老板心里乐开了花,但是还是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递给了雨秋平50贯。雨秋平转身跑开后,他就拿着挂坠,对着夕阳,爱不释手地打量起来。

    雨秋平带着钱抢在城门关门前冲了出去,交到了津岛大夫那里。他回去时,眼病突然发作的亲兵卫已经疼的满头大汗。

    “行了,你们出去吧。”津岛大夫随手把钱袋子往边上一扔,挥了挥手,“我来开刀了。你们放心,钱给了,人一定能救下来。”

    雨秋平和查理老老实实地等在外面。查理因为半天的奔波劳累已经靠在柱子上睡着了。雨秋平却是夜不能寐,无时无刻不挂念着手术的进程,在门外来回徘徊。

    会没事的。

    他轻声不断地嘀咕着。

    那么好的少年,一定不会出事情的。

    我答应他好好活下去,老天爷看在我从来没有食言的份上,也保佑他好好活下去吧。

    雨秋平忽然有些诧异,自己为何会如此关心一个陌生人。

    或许是因为,他很像自己。

    又或许是。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要是人,都会对他人,怀有大叔说的恻隐之心吧。不忍心,看着一个生命就这样离去。

    到底为什么呢?

    终于,东方泛起鱼肚白时,津岛大夫出来告诉雨秋平,亲兵卫已经没事了。

    雨秋平激动地冲了进去,津岛大夫则从边门离开了。查理打了哈欠,也走了进去。

    进到屋内,一股消毒草药的味道格外浓重,却也让雨秋平安下了心。

    亲兵卫正躺在一张垫高了的榻榻米上,右眼的位置被绑上了一个白色的纱布。晨光透过窗户纸浸入室内,给室内染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光辉。

    雨秋平来到他的身边,还没等说话,倒是亲兵卫先颤抖着问道。

    “大人…”他的声音很虚弱,“您从哪里…筹到钱的?”

    “没事啦…我…”雨秋平正犹豫着如何找借口,耿直的查理却直接说道,“先生把他的传家宝当了。”说罢,他又打了个哈欠,晃晃悠悠地走到门口,看了眼雨秋平和亲兵卫,又靠在了门柱上。

    “大人…我…”亲兵卫的泪水一下子又流了出来,“小人我为什么…值得大人这样对我?”

    雨秋平愣了愣,温柔地笑了。

    “因为你已经降生在这个世界上了啊,”雨秋平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忽然,他明白了自己刚才困扰问题的答案,“每一个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拥有了无比宝贵的生命。生命只有一次,不能重来,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金钱啊,地位啊,权利啊,传家宝啊,和生命放在一起,孰轻孰重,一称便知。”他笑道,“能救一个活生生的人,我怎么会舍不得我的传家宝呢。看到一个人,因为自己保住了生命,”雨秋平脸上的笑容忽然变得很温柔,“那是一种觉得,对得起自己活一回的感觉啊。”

    “而且,我答应了你,让你好好的活下去。我雨秋平,说到做到。”

    “所以,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坚强地活下去!不能让我食言。去享受自己的生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去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您是了不起的骑士。”查理冷不丁地插了句话。

    “大人…您真的很好。”亲兵卫呜咽着说道,“小人流浪十年,见惯了世间冷暖,本以为,在这个乱世,已经没有什么好人了。直到了我遇见了您。”

    “咳咳…”没说几句话,亲兵卫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刚刚动过刀,别说话了,好好休息。”雨秋平叮嘱道。

    “不,大人,请听小人说完。”亲兵卫挣扎着微微侧身,用仅剩的一只含泪的眼睛,凝视着雨秋平。

    天逐渐亮了起来,查理起身,打开了窗户。

    阵阵凉风吹来,吹灭了桌上放着的蜡烛。屋内一下子变得有些漆黑。而晨光立刻随之而来,用光明填补了屋内的黑暗,给亲兵卫镀上了一层朝霞般虔诚的色彩。

    “老天夺走了我一只眼睛,却又赏给了我十年,让我有幸遇见大人。这实在是我人生中,最幸运的事情了。”他笑着,却流着泪

    “大人您是这么善良,这么好,小人真的无以为报。”泪水在晨光下,也是那样耀眼。

    “大人您说,小人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亲兵卫无比自豪地笑了一下,“我想成为大人这样的人,和大人生活在同样的朝霞下,呼吸一样的空气。”

    “变成一个善良的人,变成一个说到做到的人,变成一个永远要努力活下去的人。”

    “我会用我这仅剩的眼睛,替大人看清前行的路。”

    他努力一起身,在榻榻米上,不顾雨秋平的阻挠,恭敬地忍着剧烈的疼痛,行了一个大礼。

    背后的窗户外,一轮朝阳正缓缓升起。因为亲兵卫的俯身,被挡住的阳光照入室内,将原本在阴影中的雨秋平的脸颊照亮,有些疲惫,却有满是欣慰。

    亲兵卫回顾自己不长的十几年的生活,尽是漫长的黑暗。直到遇见了这位大人。只有短短的几个时辰,却让此刻微微抬起头,注视着雨秋平脸颊的亲兵卫,看到了光明。

    就像那升起的朝阳一样。

    “小人的这条命,是大人给的,”亲兵卫重重叩首,“我这一生,也只剩下报答大人,这一件事情。”

    “大人,此生今世,我亲兵卫定不相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