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八十六章 死地

    4月4日傍晚,八上城外的军营里。

    “真的决定好了吗?”

    明智光秀看着坐在马扎上穿着鞋子,准备出发的雨秋平,忍不住再次低声道。

    “没问题的。”雨秋平自信地微笑着。

    就在不久前,雨秋平派出了使者进入八上城和波多野家交涉:他保证,一定可以劝说织田信长不要杀害波多野兄弟,请八上城守军务必冷静,不要为难明智光秀的母亲。而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是有诚意的,雨秋平愿意以自己为人质交换明智光秀的母亲出城。

    雨秋平的话让八上城内的波多野家守军大吃一惊——织田家的方面重臣,甚至可以说是织田家中第一名臣,威震天下的雨秋红叶居然要亲自来做人质?如果是别人,波多野家肯定会怀疑这不过是骗人的缓兵之计罢了。但是考虑到对面是一贯有着“一诺千金”名声的雨秋平,波多野家立刻答应下来。

    而同时,雨秋平也将自己即将入城交换明智光秀母亲的消息派信使告知了织田信长——这是结结实实的先斩后奏,等使者到了京都,雨秋平估计已经在八上城里。不用多想,织田信长在得到消息后一定会大发雷霆。不过雨秋平也知道,织田信长还是有点轻重的。虽然经常辱骂自己,但是他待雨秋平还是不错的,之前雨秋平屡次受困时,织田信长都曾上下活动出面营救。为了雨秋平的安危,他肯定不会一刀就把波多野兄弟砍了。而等自己开展了后续的行动后,想必可以让织田信长消消气吧。

    交换的时间定在了酉时初刻,就快到时间了。雨秋平刚刚最后视察了一遍军营,把注意事项给福泽谕楠等人叮嘱了一遍,自己就回到了主帐内,准备和明智光秀一起去交换人质。

    “太草率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红叶怎么可以这样轻易地将自己的性命置于险地…万一主公疯了呢?万一八上城内有仇恨红叶或者织田家的武士铤而走险呢?”事到临头,明智光秀还想在劝,她走到雨秋平和大门之前把他挡住,再次低声道,“福泽大人他们也都不同意。这件事若是传回家里,家中的诸位家老想必也不会同意的吧?红叶你刚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回来,怎么又去拼命?”

    “我这个人一向胆小,为人处世颇为保守,可不是随意豁上性命的人。”雨秋平撑着膝盖起身,拍了拍明智光秀的肩膀,“我既然敢去,自然就有全身而退的把握。怎么,你不信我?”

    “不是不信…”明智光秀低下头去,抿着嘴轻声解释道。

    “那不就得了。”雨秋平哈哈大笑起来,似乎想要宽解一下明智光秀的紧张,随后侧过身去就要离开。

    “请稍等一下。”

    明智光秀忽然出声,喊住了雨秋平。雨秋平愣了一下,转过身来,却发现自己身前的明智光秀不知何时红了眼眶。她低着头,眼角噙着泪,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良久,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仰起头来——泪水也随即顺着脸颊淌下。

    “你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么多…这是我的事情…怎么能让你拿命去换我母亲?”

    “如你所说,我就是个烂好人。”雨秋平忽然调侃起明智光秀,用她过去的话来回答,“烂好人做傻好事,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明智光秀闻言哭腔更浓了。

    “你不是说当好人才是最好的嘛?才是有意义的吗?”雨秋平笑着反问道,“怎么,我当好人你反倒不开心了?”

    明智光秀被雨秋平驳得说不出话来,再次将脸颊埋入阴影里。雨秋平隐约间能看到,她脸上晶莹剔透的泪水。

    “可是你不一样。”

    明智光秀吐出了这句没头没尾的话,随后用手巾拭去了泪水,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抬起头。

    “这么多年…谢谢你为我做这么多。”

    她伸出两只小手,轻柔地把雨秋平整理着衣着——就像即将送别丈夫的武家妻子为武士整理着装一样。折腾了半天,她总算是满意了一般,破涕为笑道:“你一定要回来。”

    “我一向说到做到的。”雨秋平也是笑着退开半步,朝着明智光秀竖了一个大拇指,“我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

    “等我好消息吧。”

    ·

    雨秋平走到营门口,负责护卫的侍卫们已经久候多时。不用雨秋平仔细看,他就能明显地从本多忠胜和森可隆的脸上看到一丝丝无奈的怒气——他们肯定不乐于见到雨秋平亲临险地。

    “殿下,真的不再想想吗?”森可隆快步跟到雨秋平身边,低声问道。

    “不相信你们殿下的判断?”雨秋平挑了挑眉毛,反问道。

    “还是太过危险了…”森可隆虽然知道,身为一个武士说出这样的话有些可耻,但还是挣扎着低声道。

    “你们殿下当年,可是因为胆小,连友军的使者都不敢见。”雨秋平边说边笑着看了眼本多忠胜,当年在富士山今宫一带,他就是因为胆小闹了笑话,本多忠胜当时就在现场。

    “你们觉得,你们殿下有胆大到去做没把握就会丢命的事吗?”雨秋平在森可隆和本多忠胜的胸口一人轻轻捶了一拳,“回去提醒福泽大人,按照我的计划行事。”

    “是。”本多忠胜和森可隆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齐声应道。

    ·

    酉时初刻,雨秋平准时抵达了八上城西门城下町外。波多野家的人带着明智光秀的母亲已经在此久候多时。雨秋平担心部队无人看管而混乱,没有答应明智光秀亲自来接母亲的要求,而是让她坐镇中军。

    两边护送的人在一条街道上缓缓靠近,可是谁都不愿意率先交出手中的人,双方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雨秋平主动迈出了两步,从侍卫的队伍中走出,大踏步地走向了波多野家的阵营。波多野家的武士眼巴巴地看着雨秋平的动作,在看到雨秋平离开双方的中间点后,立刻几个剑步冲了上去,牢牢地把雨秋平给围了起来——这个重量级的人质可是他们主公和胞弟活命的希望啊!

    “让您受惊了,实在是晚辈的失礼。”雨秋平丝毫没有顾忌周围杀气腾腾的武士,而是坦然自若地朝着明智光秀的母亲行了一礼,“请快些回去吧。令…令郎已经在营寨久等了。”

    “糊涂啊…糊涂。”老太太看到雨秋平亲自来换他,却没有丝毫喜悦可言,反倒懊恼地用拐杖砸了砸地面。然而,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不住地摇头。

    看到雨秋平已经到手了,几个波多野家前来护卫的旗本交换了一下眼神,就将明智光秀的母亲送了过去。交接完成后,波多野家的人飞也似的推着雨秋平回到了城内,生怕到嘴的鸭子飞了一般。

    雨秋平前脚刚进城门,后脚三之丸的大门就在背后重重地关上。波多野家的侍卫立刻围了上来,要搜雨秋平的身。

    “这就没必要了吧。”雨秋平有些无奈地苦笑道,“我都进来了,飞也飞不出去。何况我既然都答应了你们要救下你们主公和胞弟,自然说到做到。”

    “谁会相信你们那帮言而无信的尾张佬!”一个波多野家的旗本居然直接破口大骂道,“我们主公在城里好好的,被你们骗到外面要杀掉了!你们还有点脸吗?”

    “提醒一下,我不是尾张佬,或许可以叫我骏河的女武士或者渡来人。”雨秋平笑着开了个玩笑,倒是让紧张的气氛舒缓了一些,“主公怎么样我管不着。我雨秋红叶,一向说到做到。”

    “也不要难为红叶殿下了,红叶殿下也是两头不好受。”那个旗本队长在一旁叹了口气,示意自己的手下不要无礼,“你们在这里为难红叶殿下也没用,难道主公就能回来了吗?”

    “不过殿下,请多体谅一下,我们会把您关起来。”那个旗本队长朝雨秋平行了一礼,十分歉意地低声道。

    “没事,双方给为其主,请便吧。”雨秋平满不在乎地应道,顺从地跟着波多野家旗本门走去。路过八上城天守阁时,雨秋平忽然想起来了什么一般,低声开口问道:“现在八上城一切军令政令,都由韧井殿下负责吗?”

    在赤井直正、足立基助、芦田国住等重臣悉数被俘,波多野兄弟俩也在京都被囚禁后,波多野家仅剩的家老韧井教业就成了八上城的主心骨,也是他这么多天在组织八上城的防务。

    “殿下问这个干什么?”那个旗本队长闻言却是有些警惕地看了雨秋平一眼。

    “我可以求见韧井殿下吗?”雨秋平停下脚步,看了看天守阁,对旗本队长低声道,“关于如何营救波多野殿下,我想和他商议一下。”

    “请容在下代为通报。”听说雨秋平是为了救自家主公后,那个旗本二话不说就跑进了天守阁。不一会儿,他从天守阁内出来,对雨秋平做了个手势,“殿下,韧井殿下有请。”

    雨秋平把手上的千鸟佩刀和怀中濑名氏俊的遗物肋差递给了旗本,自己则跟在领路的两个小姓身后来到了天守阁三楼的会客间——韧井教业正等在那里。

    房门在身后关上的那一刻,韧井教业的问候也随之而来:

    “见过治部殿下了。”韧井教业那张坚毅的脸上看不出太多表情,“久闻治部殿下善人之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居然会为了友人之母亲身赴险。”

    “我并不觉得此行很危险。”雨秋平微笑着盘腿坐下,随后抬起头来,直视着韧井教业。

    “韧井殿下,你要知道,现在我们站在同一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