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八十八章 抽薪

    4月4日夜里,明智光秀的使者抵达京都,把雨秋平入城交换明智光秀母亲的消息告知了织田信长。据织田信长的小姓说,织田信长当时本来正在美美地泡澡,听到这个消息后气得衣服都没穿就跳了出来,一脚就把澡盆子给踢飞了出去,热水洒了一地。无奈之下,他只得下令推迟明天处斩波多野兄弟的计划。

    然而,就在他气的睡不着觉的那个晚上,另一个使者抵达了京都,带来了一则最新消息。

    “红叶殿下入城后寝反了韧井教业,韧井教业已经发动兵变,控制住了八上城内的局势,并软禁了所有主战派。城外的织田军立刻配合,已经占领了八上城的城下町。韧井教业为波多野兄弟之前的所作所为道歉,并承诺只要您答应放过波多野兄弟,八上城立刻投降。”

    事情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本来还躺在床上问候雨秋平家人的织田信长居然给气乐了。

    “饶波多野兄弟一命吗?我看这是红叶写的吧,是想让余饶他一命吧?”织田信长大笑着骂道。

    织田信长猜得没错,韧井教业提出的要求,就是雨秋平亲自帮他想好的措辞——一定要给织田信长这个好面子的人一个台阶下,否则他怎么可能收回自己的命令饶波多野兄弟呢?于是,韧井教业放低了姿态,以开城投降为条件为波多野兄弟乞求活命,也算是让织田信长面子上过得去。

    于是,织田信长昭告天下——波多野家的家臣自知主公无德,已经开城投降。织田信长他大恩大德,决定饶波多野兄弟一命,让他们坐回了谈判桌上。

    八上城已经开城,波多野家最后的抵抗力量瓦解,再加上这顿牢狱之灾和杀身之祸给波多野兄弟带来的打击,两兄弟此刻已经是萎靡不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比之前协议更严苛的转封协议——波多野家的领土被削减到3万石,而麾下的重臣几乎也全数独立。

    随着波多野兄弟的认输,本来就强撑着坚持的一色义道也立刻妥协。不过,山名佑丰仗着毛利家的援军,依旧不肯妥协——织田信长于是下达了命令,让雨秋平和明智光秀进军,把朝来郡和养父郡自己给打下来,逼山名佑丰就范。

    为此,织田信长派出了大量的援军增援雨秋平和明智光秀。而这其中,也包括了织田信长任命给明智光秀的与力——朝来郡和养父郡的郡代,细川藤孝。

    老实说,听到这个人选时,雨秋平还是很惊讶的。他本来以为与力这样的角色,肯定是由织田信长信赖的嫡系来出任——比如河尻秀隆、山内一丰、蜂屋赖隆、佐胁良之等人。结果,织田信长却出乎意料地选择了细川藤孝。细川藤孝本来是将军足利义辉的亲信,当年为室町幕府的复兴而上下奔走。在足利义辉和织田信长决裂后,细川藤孝最终站在了织田信长的一边,让细川家得以延续下来。在那之后,细川藤孝就没有太多声音了,谁曾想这次居然会被委以这样的重任——织田信长的心思果然是猜不透。

    4月8日,雨秋平在八上城下等来了织田家的援军,其中一部的领军者正是好哥们佐胁良之。雨秋平于是在营帐内设宴款待他,可是佐胁良之却是愁眉苦脸。

    “你们一个个都立下大功,舒服了,我呢?”佐胁良之一边往嘴巴里灌酒一边用筷子敲着瓷碗,不满地嘟囔着,“这次也是,你们都去立功了,我啥都干不了。河尻大人和蜂屋大人随你们迎战吉川元春,连久太郎(堀秀政)那毛孩子都被委以重任,去丹后接收一色家的领地、讨平强硬派。我呢?我被派到这里收监你们在稻井合战里抓的俘虏,留在后面负责后勤。”

    “你懂什么?”雨秋平笑着望佐胁良之碗里加了几块他最爱吃的鱼片,“主公这是信任你,才把最重要的任务给你啊。蜂屋大人和河尻大人只需要听我的命令就可以了,久太郎那一路也是顺风顺水。而你可不一样了,你可要看住那么多俘虏啊,要是他们乱起来,整个丹波都要乱套了。而且这次在山阴的山路上行军打仗,后勤补给最为麻烦,主公肯定是看重你才让你来负责啊。”

    “什么啊,主公要是真的看重我,为什么不让我去给明智殿下当余力!”佐胁良之似乎是提起了伤心事,语气一下子急了起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在乎这个与力的名额,“之前说是要往山阴派与力,我想着想着怎么也该轮到我了吧?我大哥、阿修罗、不破大人去了北陆,恒兴哥去了你红叶那里,泷川殿下和丹羽殿下的身份怎么说也不会给屈尊给明智殿下当与力。那这么数下来,没剩几个人了啊。蜂屋大人、河尻大人还有辰之助(山内一丰)和我最近几年的战功也差不多。蜂屋大人和河尻大人资历比较老,让他俩我也就认了,怎么就让细川藤孝去了呢?他就一个酸文人,之前还是将军家的,论资历不如我、论战功也不如我,怎么就让他去当与力了呢?”佐胁良之边说边不断摇着头,脸都给气红了,“凭什么呀,我也想当一国一城之主啊!”

    “没事,等我把四国打下来了,主公肯定要往我这里多派点与力,我到时候点名要你。”雨秋平也明白织田信长这次的任命让不少老部下等很不解,也不知道咋安慰佐胁良之,索性给他画了个饼。

    “这可是你说的嗷!”佐胁良之一口吞下了生鱼片,同时一边嚼着一边用筷子指了指雨秋平的碗,“到时候说话不算话,饭都不让你吃!”

    ·

    织田家的援军到位后,雨秋平立刻开始了攻略。大军先是飞快扫平了丹波境内不服从的豪族和国人,随后在福知山城兵分三路。堀秀政率军去接收北面的丹后国,细川藤孝向西直取养父郡和朝来郡并控制生野银山,而雨秋平和明智光秀则带着织田军的主力向着西北进发,直奔但马国首府此隅城而去——吉川元春的毛利家援军目前就驻扎在那里。吉川元春不愿意坐以待毙,主动率军前进到了丹波边境的夜久野一带和织田军对峙。

    织田军在山阴的总兵力已经高达40000人,据说织田信长之后还想进一步向山阴增兵。吉川元春的20000人配上山名家剩下的7000余人,加起来也快30000了,按理说可以和织田军野战一场。但是山名家逃回来的太田垣辉延和吉冈定胜却死活不肯和雨秋平来一场合战,稻井合战给他们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明明是他们用计算中了雨秋平,明明是在他们的主场,明明他们有着兵力优势,结果却硬生生被全歼了——红叶军的损伤连一成都不到。现在自家兵力还没他么多,还去和他们对战,那不是送死吗?

    吉川元春也是在中国地区纵横多年未尝一败的猛将,山阴武士鲜有能出其右者。然而,他的名号和雨秋平一比却显得差了些颜色。即使毛利军的武士极力给山名家鼓劲,说他们在明石-花隈就大败了织田军、织田军没什么可怕的,山名家的武士却依旧不为所动。

    “你们打败的人里可没有雨秋红叶啊!”太田垣辉延如是答复道,“要是雨秋红叶当时在南路,我估计你们也打不赢。”

    “怎么可能?”吉川元长不解地讪笑道,“那一仗我虽然不在现场,但是听叔父说,织田军已经完全中计了,身处敌境、遭遇突袭必败无疑啊。”

    吉川元长是吉川元春的长子,武勇不亚于他的父亲,也被山阴称呼为令人闻风丧胆的“鬼吉川”。在它看来,那种局面根本没有翻盘的可能。

    “我们那一仗也是完全算中了织田军,雨秋红叶也是在波多野家的地盘上,我们也是突袭他们。”吉冈定胜并没有因为吉川元长的笑而感到尴尬,而是十分郑重地低声道,“然后结果吉川殿下也看到了,我们全军覆没了。”

    “那是你们弱。”

    吉川经家差一点就把这句话给骂出口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是吉川家庶流,和过继而来的吉川元春没有血缘关系,但一直以来也很敬重吉川元春,追随着他南征北战。他是性格比较刚烈的武士,看到山名家武士们畏敌如虎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当天的评定会议不欢而散后,4月12日晚,对毛利家而言更糟糕的消息却来了。三好家的忍者探知了消息,山名家留守的笔头家老田结庄是义已经背着毛利家和织田家取得了联系,似乎将以让出养父郡、朝来郡和生野银山为条件,换回被俘的家主山名佑丰。在波多野家、一色家的领地先后被占领,波多野兄弟和一色义道被放回自己被减封的领地并向织田家臣服后,山名家也感受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最终决定妥协。

    得知消息后,吉川元春镇住了愤怒的部下们,留下了一句话后就率军撤离了。

    “我们是援军,如果主人没有战斗的意志的话,这一仗就没有打的必要了。”

    毛利军的不辞而别成为了压倒山名家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田结庄是义、太田垣辉延等留守家老和织田家达成了协议,将朝来郡、养父郡拱手让出,织田家的山阴攻势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