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八十九章 秘密

    当一切领地的转封、所领安堵的下发、豪族的搬迁和边境防务工作完成时,已经是6月10日的时候了。雨秋平协助明智光秀完成了工作后,就准备返回枫叶山城——从去年10月出征开始,他已经大半年没回去了。不过,明智光秀却执意要留雨秋平在龙山城吃一顿晚饭,雨秋平也没理由拒绝。

    侍女把雨秋平引入室内后,明智光秀并没有等在里面。桌上的饭菜热腾腾地泛着热气,浓郁的香味让雨秋平的等待更加煎熬。雨秋平透过天守阁的窗户向着东边望去,隐隐可以看到东南山脚下的京都。半晌后,明智光秀从内室姗姗来迟——雨秋平这才知道了她迟到的理由。

    她化妆了,是女人的妆容。一袭青衣的她俯身行礼时,那精致到难以言述的容颜居然让雨秋平有短暂的失语——想必他那些朋友每次见今川枫时的愣神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吧。

    “久等了。”房间周围都没有人,明智光秀得以放松地用她那柔美的声线轻声道,“请用。”

    “我开动了哦。”雨秋平笑着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天妇罗,“没想到你府上的厨子手艺怎么好,看得我都饿了。”

    明智光秀闻言低下头去,掩饰住嘴角的笑意,随后抬起头来道:“是我做的哦。”

    “啊?”雨秋平闻言一愣,筷子夹着的天妇罗差点掉到面前的味增汤里去,“你怎么还会这个?”

    “女子不该会这个吗?”明智光秀眼眸流转,轻声反问道。

    “啊…我…”雨秋平一时间有些尴尬,局促的样子却把明智光秀逗得掩嘴轻笑。

    “小时候家里不富裕,我也要跟着母亲学料理,操持家务。等我成了‘男人’后,倒是好久没做了。”明智光秀夹起一块生鱼片,放入口中缓缓地品着,随后问道,“红叶觉得可有生疏?”

    “没有。”雨秋平为了让自己的答案更有说服力,又连着往嘴里送了好几口食物,“好吃得很呢!比枫儿做得不知道好到哪里去。”

    “枫公主是今川家的千金,又何必近庖厨?”明智光秀也轻笑了起来,左手理了理鬓角的头发,把青丝别到了耳朵后面。

    “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明智光秀不知为何,忽然提起了雨秋平入城做人质的事情。

    “怎么还说这个呀,之前你就道谢道个没完,每天见我都要说。”雨秋平故作苦涩地摇了摇头,“真是的。”

    “但是我真的很感激呀…”明智光秀有些不满地急道,随后又意识到自己不满的情绪非常古怪,有些懊恼地轻声道,“你为我做了那么多…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你到底是为什么才要这么帮我?”

    “因为我是个烂好人,你也是个好人。好人帮好人。”雨秋平绕口令一般飞快地吐出了这句话,再次把有些忧郁的明智光秀给逗乐了。

    “和你在一起几个月,我感觉我笑得比几年的还要多。”明智光秀努力收住笑容,却还是眼带笑意地道。

    “那是,我嘛,就是人类欢乐源泉。”雨秋平也是心情大好,居然罕见地拿起桌案上放着的那杯清酒喝了一口,毫不客气地自吹自擂起来

    “和你在一起这几个月,我感觉我哭得要比之前三十年哭得还多。”

    然而,明智光秀的下一句话却让雨秋平愣了一下。他抬头望向明智光秀,发现刚才还笑着的女子,忽然间就是泪眼朦胧,也不知道为什么。

    “抱歉,失礼了。”明智光秀低下头去,用手巾轻轻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随后便陷入了沉默。雨秋平一时间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得把目光错开不看明智光秀,而是向窗外的景色看去——天色已经晚了,远处山下的京都的大街小巷在夜色里灯火通明。

    雨秋平怔怔地凝望着这美景,忽然有些出神。不知过了多久,他嘴里蹦出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老了以后能在京都也不错。”

    “唉?”明智光秀不解地看向雨秋平。

    “我说呐,等我老了隐居了,能住到这京都也不错呀。”雨秋平笑着向明智光秀解释道,目光却没有离开京都的方向。

    “不住在枫叶山城吗?”明智光秀也向京都的方向看了一眼,是很美,但是没有在远处眺望枫叶山城时那壮丽的感觉。

    “那里人人都认识我,上街买个菜散个步什么的都会被认出来,我才不要呢。”雨秋平摇了摇头,似乎幻想起了未来的隐居生活,“等到孩子们都长大了,能独当一面了。我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没人认识我。然后我带着枫儿住到那里去,过安安静静的日子。”

    “能和相爱的人厮守终生,是这乱世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幸福啊。”明智光秀似乎也被雨秋平的话触动到了,有些怅惘地低声道。雨秋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可能会伤到明智光秀——因为她的双面身份注定了她没办法寻找自己的幸福了。

    雨秋平刚想出言宽慰,明智光秀却忽然开口,仿佛情绪没有受到影响,反倒打听起了雨秋平的感情故事:“红叶,你和枫公主是怎么认识的呀?”

    “啊?你怎么忽然问这个?”雨秋平闻言瞬间红了脸颊,明智光秀看到他的表情后却忽然感觉心底没来由地酸酸的。

    “在骏府北山的红叶林里认识的。”即使过了十几年,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雨秋平仍然记忆犹新。

    “你们有吵过架吗?”明智光秀的下一个问题跳脱地让雨秋平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怎么问这些奇奇怪怪的…”雨秋平嘟囔着抱怨了一声,但是出于对之前失言的愧疚,还是决定满足明智光秀的好奇心,“有一次吵得特别厉害,她很不喜欢我逞强,不喜欢我一个人扛着所有的艰难,为此还分手了半年多。”

    “你当时有担心过她就此离开你吗?”明智光秀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奇怪,倒像是不懂世事的小妹妹再向大哥哥请教感情问题一般。

    “有吧,特别是最后我还以为她已经要嫁给别人了。”雨秋平想起了当时的误会和那个晚上的温存,一丝笑意爬上嘴角。他怔怔地看着夜空,那一夜今川枫的容颜在脑海中浮现。

    “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明智光秀望着雨秋平侧颜,轻轻地道。

    雨秋平想着过去的事,仅仅是“嗯”了一声表示了对明智光秀的回应。过了半晌后,明智光秀再次抛出了一个令雨秋平头疼的问题。

    “红叶,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纳妾呢?”

    “啊?”雨秋平彻底被化身为问题宝宝的明智光秀给弄懵了,“光秀今天怎么这么多问题?”

    “呐…就随便问问。”明智光秀低下头去避开了雨秋平的视线,没有用“失礼了”结束这个问题,反倒是表示了对问题答案的关注。雨秋平犹豫了一下,不知该如何解释。明智光秀倒是抬起头来,自问自答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吗?”

    “也不是啦,虽然我真的是觉得‘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但就算妻子没有那么令我满意,我也不会纳妾的。”雨秋平摇了摇头,对明智光秀的答案做出了修正。

    “为什么?”明智光秀追问道。雨秋平没有察觉到,她的声音已经微微颤抖起来。

    “因为爱情本来就是需要专一的东西,而婚姻是爱情的确认。一旦你决定和她结婚了,就不应该再爱上别人了。”雨秋平郑重地语气让明智光秀意识到了他是在说一些事关他本人价值观的东西。

    “照你这么说,那么多纳妾、另娶的人都是不对的吗?”明智光秀试探性地提出了一个问题。

    “当然。”雨秋平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心只有一颗,分给不同的人的只能是一部分,无论对谁都是不尊重的。爱,应该是全心全意的。”

    “这样嘛…”明智光秀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神情也有些木讷。虽然已经知道没有意义,但是过了片刻后,她还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吞吞吐吐地问道:“所以红叶你…也不会再爱上别人了吗?”

    “不会。”提起这件事,雨秋平的神色忽然落寞下去,把身体搭在窗沿上,向外望去,“我曾经因此辜负了龙子,那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姑娘呀…如果我再之后又纳了别人为妾,那龙子又算是什么呢?我哪里对得起她…”

    “我知道了。”

    明智光秀低下头去,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眶。她趁雨秋平望向窗外的时候,悄悄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药水瓶,打开盖子,将瓶内的液体全部倒入了雨秋平的酒杯里。药水和泪水一起落下,清澈的酒水却变得更清澈了。

    过了一会儿,雨秋平回过头来,却发现明智光秀忽然哭了。

    “怎么了?”雨秋平有些慌乱地问道。

    “没什么。”明智光秀抿着嘴摇了摇头,努力挤出了一个微笑,“快吃吧,饭要凉了。”

    雨秋平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可是视线却没有离开过明智光秀的脸庞。明智光秀看出了雨秋平的心思,摇了摇头道:“不会告诉你的。”

    “那是秘密。”

    明智光秀缓缓地用小手摸索到背后,解开了背上的衣带。

    爱上你,是我一辈子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