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角色

    人呢?说话的人在哪?

    她明明听到人的说话声,可这个破旧的巷弄里,除了跑进来的叶志军就只剩下几只脏兮兮的流浪狗,人呢!人在哪儿?救命!!!

    “救命!”苏眠绝望的发出声音。

    “嗤!”叶志军冷笑:“你跑啊!怎么不跑了,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叶志军站在苏眠对面呸了一声,再看着苏眠无路可走,露出鄙夷的笑容:“苏眠,你现在跟我装什么贞洁烈女,想上我床的是你,老子房都开好了,你难不成还想反悔?”

    也不看看他叶志军到底同不同意!今天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他也得办了她。

    苏眠喘着气看着叶志军靠近,心里绝望又愤怒。

    上辈子什么样的龌龊事情她都遇到过,娱乐圈这个是非之地什么样的人都有,她从十八线爬到影后的路并不好走,足足用了十二年,期间她曾有无数次走捷径的机会,她不是不懂,但她都拒绝了,她对自己有着底线和要求,她的影后桂冠也是实至名归,那么辛苦,她都不曾走捷径,现在难道就逃不开命运的捉弄吗?

    “走。”叶志军鄙夷完上前一把抓住苏眠的手腕。

    “滚开。”苏眠眼神凶狠,却因为被下药,喊出口的话都软绵绵的充满撒娇的成分。

    “嗤,角色不想要了?”叶志军一副看不起苏眠的眼神。

    是她主动送上门的,现在又在这装什么清纯,在娱乐圈都呆了几年了,难不成还是个雏不成。

    “对,不要。”

    “这可由不得你。”叶志军却抓着苏眠不打算放过她。

    “汪汪汪……”随着叶志军抓着苏眠,苏眠开始徒劳的挣扎,旁边的流浪狗也跟着又吠叫了几声。

    恍惚间,苏眠又听到了人的声音:“这女人看来是要被糟蹋了,惨啊!真惨!”

    “小黑,我发现这里有根肉骨头,快来。”声音带着些苍老。

    “真的?!”兴奋的声音明显年轻一些。

    哗啦啦——

    巷弄里的一只野狗哗啦啦的冲到一个垃圾桶旁边,流浪狗翻找垃圾桶的声音在巷弄里十分的清晰。

    有人?

    苏眠被叶志军抓着,意识也在吞噬理智,目光看着四周围,然后看着那几只流浪野狗,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

    “救命!”苏眠徒劳的再次发出求救的声音。

    “救你,这里除了一群畜生哪有人会救你。”叶志军嘲弄着,将苏眠强行搂住。

    苏眠浑身发软根本反抗不了,内心也有些绝望。

    “啧啧啧!又是一个发情的夜晚……”年轻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唏嘘。

    “闭嘴,找食物,别管人类的事情。”老成的声音训斥一声。

    “知道了。”年轻的声音立刻老实答应。

    “……”苏眠绝望的想哭,意识已经慢慢陷入黑暗。

    刷刷刷——

    这在这时,突然巷弄外头闯进来一只大型黑背,黑背犬精神抖擞的站在巷弄当中,冲着叶志军吠叫:“汪汪汪……”

    苏眠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迷糊间还是听到的那抹霸气的声音:“放开她!”

    “救命!”苏眠听到人的声音,本能虚弱的张口求救。

    “小畜生,你还想阻拦我不成,滚开。”叶志军看着吠叫的黑背开口。

    “放开她!”黑背继续霸气的朝叶志军又吼了一声。

    叶志军撇了一眼黑背犬,没在意,双手抓着苏眠的肩膀揽着她准备绕过那只凶猛的黑背。

    黑背见叶志军没把他放在眼里,直接跳跃起来,一口咬住了叶志军的小腿。

    “妈的,哪来的畜生。”叶志军抓狂,小腿被咬住,疼痛使得他松开了苏眠。

    苏眠被松开,整个软绵绵的踉跄两步,努力的移动步伐,却抵抗不住身体当中的药量,整个人往下滑。

    下一刻,苏眠跌入一个怀抱当中。

    “……”苏眠晃晃脑袋抬头,看到的就是昏黄灯光下,一张雕刻般的俊脸,棱角分明,一双眼睛深邃得像是大海,望着她时带着意外和惊诧。

    苏眠意识已经被药物吞噬,浑身滚烫,被纳入怀中后,便彻底陷入昏迷。

    顾君砚双手揽着身材纤细的女人,刚才对方撞进怀中时,他下意识的伸手,入手的是女性的柔软腰肢,还有隔着单薄衣物传过来的滚烫。

    这是被下了药?

    顾君砚垂眸看着怀中的人,帅气的眉头也紧紧拧住。

    “嗯!”苏眠已经昏迷,在药物的控制下,小脸紧皱的发出细微的呻吟声。

    顾君砚高大的身影微微一僵,深邃的眼眸掀起望向那边吠叫着将叶志军小腿咬烂的‘黑夜’,黑夜是一只大型黑背牧羊犬,经受过部队专门的训练,今晚收到消息,酒吧里有人会进行毒品交易,军方已经盯着这伙人许久,他带着手下和黑夜在此埋伏,也成功抓捕到一批毒贩。

    任务结束准备收队,黑夜却突然朝旁边的脏乱巷弄当中奔跑,原以为是有漏网之鱼,带着手下追过来,才发现,黑夜竟然是在英雄救美。

    顾君砚思考着,低头又看了一眼紧紧抓着他黑色衬衫上的小手,又撇了一眼那张虚弱隐忍的小脸,弯腰,打横将人轻松抱起。

    “黑夜,走了。”顾君砚转身时,也轻启薄唇招呼黑夜,从头到尾都没将叶志军放在眼里。

    “汪汪汪。”霸气的黑夜看着被它咬破小腿,此刻战战兢兢跌坐在巷弄里的男人,高傲且威风的吠叫了下,然后转身哒哒哒的跟上顾君砚的步伐。

    ……

    苏眠醒来时,外头天已经大亮,入目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还有熟悉的医院消毒水味道。

    这里是医院?她这是出车祸被送到医院了吗?也不知道涵哥怎么样,那只突然蹿出来的流浪狗导致了车祸,当时车撞得挺惨烈的,她昏迷前还记得自己那浑身骨头错位般的疼痛。

    至于脑海里关于另外一个人的记忆,还有酒吧的事情,苏眠潜意识的当做了一场梦,梦清晰却又模糊。

    嘭——

    病房门就在这时从外面打开,一个风风火火,有些强势的女人踏步而入,那张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