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章:疑惑

    “苏眠你疯了吗?我好不容易才托关系,求爷爷告奶奶的让你搭上叶少,叶少年轻且有资本,多少人想跟他!你倒好,我千叮咛万嘱咐,你还是给我得罪了叶少。叶少已经在业内放话,说要封杀你!”女人走进来就直接劈头盖脸的质问苏眠,声音也都是训斥。

    “……”苏眠呆楞的看着来人,内心满是疑惑。

    冯敏,这是‘苏眠’的经纪人冯敏!?可冯敏不是剧本里苏眠的经纪人吗?苏眠的经纪人?苏眠对于自己清晰的认知既茫然又震惊。

    “我告诉你苏眠,给我老老实实去向叶少道歉,否则有你好果子吃的。”冯敏继续开口说着,眼神都是警告。

    苏眠内心很是震惊,并没回答冯敏的话,而是直接掀开被子下床,转身冲进旁边的卫生间里,随手关门。

    “……”苏眠神情惊诧的看着卫生间镜子里的人。

    “苏眠,我和你说话呢!你干什么你!”冯敏看苏眠根本没有搭理她,态度更加激烈,这会正站在卫生间门口,抬手砰砰砰的敲了几下。

    苏眠还是没理外头的冯敏,径自盯着镜子看,镜子里的女人脸色有些苍白,可即使苍白,也难掩精致的容貌,明明一脸的震惊和茫然,却还是美得惊心动魄,抿嘴拧眉都仿若一副仕女图的画。

    饶是苏眠在娱乐圈中见过不少的精致人,可对于眼前如此的绝色还是惊诧,抬手,苏眠表情呆滞的触碰脸颊,镜子里倒映出的人也轻轻抬起触碰脸颊。

    “呵!”苏眠轻轻嘲弄的笑了下,镜子里的精致人也跟着笑,憔悴却又美得不可思议。

    苏眠,她竟然成为了苏眠,剧本《迷雾》里的女六号苏眠,她以为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如此看来,她昨晚上遇到的事情就应该是真实发生的,只是她没有意识到而已。

    怎么会这样呢?苏眠感到莫名其妙。

    虽然这苏眠有一张天生的娱乐圈脸,容貌精致得挑不出瑕疵,苏眠却还是没有觉得高兴。

    娱乐圈有时候是残酷的,光有脸不行,还得有演技,有运气,外加天赋和努力,她爬了十几年爬上巅峰,现在却成了一个混了三年的小透明小炮灰,还是个超级炮灰,简直无法接受。

    而现在她变成了苏眠,剧本里的炮灰苏眠。

    砰砰砰——

    “苏眠你给我出来,别躲在里面装死,我告诉你没用!叶少发话说要封杀你,公司也肯定不会保你,既然你不愿意和叶少道歉,那你就等着和公司解约吧!”冯敏狠狠敲了敲卫生间的门,说话声音不小。

    冯敏作为苏眠的经纪人三年了,当初看中苏眠的脸,想着哪怕没有演技,光凭那张脸也能够火,可谁知道这苏眠三年愣是没有掀起是什么风浪,演过几个小配角,不温不火,运气还贼差,稍微拿到个好点的剧本,不是出意外,就是被抢角色,导致三年时间都白白浪费了。

    娱乐圈的女人,巅峰的年纪也就那么几年,三年都没能火,冯敏便开始怂恿苏眠走捷径,潜规则这种戏码娱乐圈太多了,而叶志军条件也不错,为人也大方,跟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公子哥,可比跟那些大腹便便,油腻的老总要划算得多,被曝光了还能说是在谈恋爱,怎么想都不算亏。

    冯敏自觉是为苏眠好,可谁知道,这苏眠嘴上答应得好好的,见了叶少却又拿乔捅篓子,演戏不行,陪人睡觉都能陪出冤家来,现在好了,叶少在圈内封杀她,想必她是不可能再翻身了,所以冯敏想着让苏眠解约。

    只是苏眠和公司签的是五年的合约,现在还有一年多才到期,公司是打算雪藏苏眠,等时间一到就解约,省得赔付违约金,可她手下没几个人,这苏眠如果不解约,她怕是也没办法带新人,苏眠被雪藏无所谓,她可还得混口饭吃呢!可不能因为苏眠而耽搁了!

    所以冯敏才打算让苏眠识相一点自己主动解约,省得耽误了她的大好前程,她最近看中一个蛮有潜力的新人,准备去带一带,说不定能带出个影后来,就算带不成影后,也比这苏眠要强。

    “解约可以,违约金我是不会给的。”苏眠听着冯敏说的话,抬手打开卫生间的门,看着趾高气昂的冯敏干脆开口。

    她拥有苏眠的记忆,所以清楚的知道,她和公司签的是五年的合约,现在还有一年多,不管是她还是公司提出解约都算是违约,不过如果她不愿意和平解约,估计公司也乐意晾着她,雪藏什么的,娱乐公司玩得擅长。

    苏眠梳理了一下基本情况,心里有数,自然清楚,眼下这个情况和平解约是最好的结果。

    “……”冯敏似乎没有想到苏眠会这么干脆利落的答应。

    她带苏眠也三年多了,苏眠什么尿性她还是知道的,一拿解约吓唬她,就乖巧得跟小猫一样,深怕真的解约,所以她也轻松把她捏得死死的。

    突然干脆利落的答应解约多少有些奇怪,但奇怪过后却还是给了苏眠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

    “既然你有自知之明,后天自己去公司解约。”冯敏说完话包里的手机就响了,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又撇了苏敏一眼,随即转身就高傲的离开。

    苏眠也不介意冯敏的态度,反正都要解约了,以后多半不会有太多交集,这冯敏会怂恿苏眠走捷径,可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苏眠看不出来她的心思,不代表她也看不出来。

    思考着,苏眠转身走到病房的窗户前。

    叮铃铃——

    熟悉的水果手机铃声响起,苏眠回头走到病床旁,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看着来电显示半响,抿唇,苏眠有些纠结和犹豫,手机响了一会儿后才下定决心接听。

    “喂!”

    “喂,眠眠,我是妈妈。”电话里传来苏眠母亲姚璐的声音。

    “嗯。”苏眠虽然拥有苏眠的记忆,可上辈子她是孤儿,对于母亲她是陌生的,这会听着电话里温柔说话的女人,苏眠多少有些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