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疏离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苏眠还是得承认,发出声音的好像就是谢雨桐怀中的宠物狗。

    可是狗能说人话吗?恍惚间,苏眠想到那天再酒吧后面的巷弄里,隐约间也听到有人在说话,可却并没有看到人,当时她一度怀疑幻听。

    难道那些说话的声音,是那些流浪狗?

    苏眠纠结的思考着怪异之处,目光看着电梯飞速下降到达一楼,以躲避的姿势走出电梯,回头时就看到谢雨桐和她的经纪人继续乘坐电梯去地下停车场。

    而从星耀出来后,苏眠也没有直接回家,顾君砚的生日,她既然答应回去,总不能空手回去,但查了查卡里的余额,苏眠发现自己天真了。

    礼物这东西,那是建立在有经济基础的前提之下,苏眠如今全身上下的家当就只有七百多块,当温饱都成问题时,谈什么生日礼物都是虚的。

    因为穷,苏眠在买礼物这件事情上十分窘迫,纠结许久,最终苏眠选择了个物美价廉的礼物,陶瓷马克杯,一份相当没诚意的礼物,但也花掉苏眠三百多块钱!

    感觉是有些抠搜,可苏眠表示,没空手都已经是看在原主苏眠曾经喜欢过顾君砚的份上才买的,毕竟她现在与星耀解约了,作为一个无业游民,她随时都有饿死的可能。

    买完礼物后,苏眠也顺便在外头解决了午餐,回到家才开始梳理眼下的情况。

    叶志军那个傻叉富二代既然放狠话说要封杀她,她没服软,肯定逃不了被封杀的命运,若是苏眠想凭借一己之力在娱乐圈继续生存恐怕有些难。

    而能帮她的,毫无疑问只有顾家,刚好也可以借着顾君砚的生日,回去走走关系,在剧本当中,苏眠的便宜哥哥,顾家的顾君砚可是个手段滔天的男人,十六岁从军,从新兵蛋子到两杠一星的少校,年仅28岁,就已经站在许多人都无法企及的高位。

    剧本里对他描写得极少,可苏眠拥有原主的记忆,自然知道顾家是什么样的存在。

    原主苏眠并不喜欢回顾家,也不喜欢依赖顾家,作为跟着母亲嫁入豪门的拖油瓶,原主苏眠一直很自卑,在顾家住了三年,情窦初开时,突然发现自己对顾家大少顾君砚情根深种,由于身份使然,又害怕哪一天被顾君砚知道她的心思,毕竟喜欢这种事情是藏不住的,所以苏眠不顾反对毅然搬出顾家,还进了娱乐圈发展。

    原主的本意是想要让自己变得耀眼,她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除了脸蛋之外一无是处,便打算进军娱乐圈靠脸吃饭,也不用在顾家做一个拖油瓶,却没有想到,娱乐圈有时候,光有脸也不行。

    如今她已经和经纪公司解约,若是不愿意回顾家求助,毫无疑问,眼下这个局面死撑着是最愚蠢的。

    上辈子她骄傲的什么都依靠自己,也吃过不少亏,而原主苏眠不愿意回顾家求助,是因为觉得自己是拖油瓶自卑。

    可顾家就顾君砚一个儿子,顾霆,也就是苏眠亲生母亲改嫁的男人,s市军区一把手,在娶了苏母姚璐后,对于姚璐带着进门的便宜女儿苏眠也算是不错,虽然平时相处时间并不长,却也没有亏待过苏眠,甚至可以说是照顾有加。

    顾家对苏眠也算是仁至义尽,剧本中,苏眠照片事发后,若是没有顾家出手,做主将苏眠送出了国,让苏眠避开了国内的一切风波,她的下场恐怕好不到哪里去,网络发达的世界,结局注定凄凉无比。

    苏眠并不想重蹈原主的覆辙,娱乐圈也很现实,上辈子她没有靠山,走得步步维艰,这辈子,她依旧想走娱乐圈这条老路,既然摆在面前的有轻松的捷径,不走才是傻子,所以顾君砚生日这天,苏眠早早的就回了顾家。

    顾家的客厅里,苏眠看着长得精致的中年妇女轻轻开口:“妈。”

    “眠眠,你回来啦!”姚璐看到苏眠立刻温柔笑开。

    四十几岁的女人并没有吃过多少苦,保养得很好,嫁给顾霆后更是什么都没有操心,整个人看着气色也不错。

    “是不是工作很累,你经纪人没让你吃饱饭吗?怎么人都饿瘦了。”作为母亲,姚璐上下打量着苏眠,满眼心疼的开口。

    其实苏眠并没有瘦,可在姚璐这个母亲看来,女儿回家没有胖那就等于是瘦,她自然是心疼的。

    “妈你太夸张了,我哪有瘦,明明胖了。”苏眠无奈接话。

    姚璐摇头坚持,同时还吩咐厨房给苏眠做她喜欢的菜,又和苏眠聊了聊最近的问题。

    “他们父子两要晚点才回来,眠眠你饿不饿,饿的话,先让于嫂给你拿点吃的垫垫肚子。”姚璐许久没见到苏眠了,难得今天顾君砚生日回来,姚璐自然高兴,但顾君砚和顾霆工作都忙,眼下都晚上七点了,父子两打电话回来说还在路上,姚璐深怕苏眠饿到,便拉着苏眠轻轻关心。

    “我不饿,没事。”苏眠笑着回答。

    其实她是饿的,但却没好意思直说,且顾君砚和顾霆都还没回来,苏眠自然得跟着一起。

    索性,顾霆和顾君砚父子两回来得很快,苏眠跟着姚璐站在客厅里,便看到顾霆父子两踏步而入,父子两都是军人,身高也差不多,穿着绿色军装一前一后往客厅走,浑然天成的军人气息暴露无遗。

    顾霆因为年长,瞧着要威严许多,走的每一步似乎都经过精打细算般,看到客厅的姚璐时,那张严肃的脸微微柔和了些许:“眠眠回来了,等久了吧!”前一句是和苏眠说,后一句则看着姚璐。

    “没等多久。”姚璐温柔的摇头接话。

    苏眠站在姚璐身后:“叔叔。”

    “嗯,你妈最近总念叨你,你平时工作没事多回家住住。”顾霆点头道。

    “知道了叔叔。”苏眠乖巧接话,然后将目光看向顾霆身后的高大男人顾君砚。

    顾君砚和父亲顾霆气质雷同,但顾霆身上带着威严,顾君砚却带着一种冷淡的疏离,那双深邃的眉眼在苏眠身上仿若不经意的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