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跟我

    四周围骤然安静下来,苏眠垂眸看着怀中的小婴儿,鼓起勇气屏住呼吸,伸手将手指头轻轻的凑到小婴儿的鼻子下。

    “有呼吸,但很虚弱。”苏眠手指头放半天才感受到一点点的温热,抬头露出惊喜却又担忧的神情。

    “……”周围的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

    “小姑娘,你得赶紧把孩子送去医院,这孩子也是可怜哦!才出生多久,就被抛弃!真是造孽哦!”中年阿姨立刻开始说话,带着s市说话的口音,嘀嘀咕咕的发表意见。

    “对对对。小姑娘,你赶紧把孩子送医院去吧!”旁边怂恿的声音继续。

    苏眠看了看孩子,瞧着婴儿面色几乎没有什么血色便点了点头。

    既然遇上了,也抱在手中,哪怕是一只虚弱的小动物都会于心不忍,更何况这还是个孩子。

    幸好这里和警局不远,周围的人报警后没多久,就有两个警察开车赶来,而苏眠大致解释完这婴儿的由来后,才和两个警察一同将孩子送到附近的医院救治。

    这婴儿并不是再医院出生的,很多出生婴儿的问题都没有处理,脐带也就是随意剪掉的,身上的血迹也没有擦拭干净,如果不是命大,恐怕已经出事了。

    苏眠抱着小婴儿一路去医院,也希望小婴儿会平安无事,直到医生将小婴儿送进保温箱后,苏眠才回过神来。

    苏眠并不是孩子的母亲,那孩子显然是个弃婴,苏眠做好事将孩子送医院,还给交了费用,眼下婴儿情况稳定,苏眠留下联系方式给警察后就离开。

    警察也没有强制性将苏眠留下,苏眠从医院离开时,外头天已经黑下来。

    簌簌簌——

    苏眠才走出医院大门没多久,蹲守在一旁的中华田园犬就冲了出来,望着苏眠摇着尾巴,它似乎认准了苏眠:“孩子怎么样了?”

    “放心,孩子没事。”苏眠看到这只田园犬,在听着田园犬类似中年妇女的声音,隐约猜到这只田园犬是一只有母姓的田园犬,否则不会叼着那个小包被寻人。

    田园犬听到苏眠的回答,顿时放下心来,那双阅尽千帆的眼眸缓缓盯着苏眠半响。

    “饿了吗?我带你去吃东西。”苏眠微微蹲下身子,伸手抚摸了下田园犬的脑袋。

    田园犬很乖,任由苏眠抚摸,苏眠站起来走时,田园犬就乖巧的跟在苏眠身后,苏眠去了一家小炒店,特意点了份排骨,还让店老板用一次性盘子装好放到脚边给田园犬吃。

    田园犬跟着苏眠全程无话,偶尔会摇摇尾巴,苏眠特意给她点了一份排骨,她那双带着睿智的眼眸在排骨上停顿,然后抬头:“谢谢你。”

    “不用客气。”苏眠笑着开口,然后安心吃饭。

    田园犬也是真的饿了,低头开始认真的吃着香喷喷的排骨,作为一只流浪的田园犬,它的生活过得并不好,这是它难得的大餐,它自然珍惜而珍惜。

    苏眠吃完饭,身旁的田园犬也吃饱了,神情看上去满足和幸福。

    “走了。”苏眠站起招呼一声。

    田园犬立刻从躺在地板上的姿势站起来,跟着苏眠亦步亦趋的往外走。

    “你是要跟着我回家吗?”苏眠看着身后的田园犬,脑袋有些头大。

    “你能听到我说话。”田园犬望着苏眠,语气似乎有些笃定。

    很多人类都会和动物自说自话,但眼前这个人却似乎能听得懂它说的话,它等在医院外面,她看到它就告诉它孩子没事,它说谢谢,她也给予回应,它觉得应该不是巧合。

    “是啊!”苏眠没回头径自踩着轻松的步伐。

    “……”田园犬简直不敢相信。

    这人她竟然真的听得懂它说的话?怎么可能!

    “你是怎么发现那个弃婴的。”苏眠走在前面,听到身后还有哒哒哒跟随的步伐,便悠悠出声询问。

    苏眠喜欢小动物,知道很多聪慧的小动物十分的善良,小动物发现弃婴还求助人类,这多少有些灵性。

    “我在旁边垃圾桶翻找吃食,听到了声,看到一男人鬼鬼祟祟的把孩子丢到垃圾桶旁边的草丛上。”田园犬娓娓道来,声音带着失望。

    田园犬是一只成年犬,也哺育过孩子,不管是人类也好,还是动物也罢,对孩子都有爱护的天性,看到那弃婴被丢弃,它是震惊而难过的。

    “哦!”苏眠考虑了一下,那附近的草丛旁边是一个小公园,那公园附近都没有多少监控摄像,丢弃孩子的人估计是不想要负责人,所以才寻找了这么一个地方。

    幸好孩子命大遇上一只善良的田园犬。

    “你救了那孩子一命。”转身,苏眠蹲下目视着田园犬。

    田园犬站定也望着苏眠:“你为什么能听懂我说话?”它疑惑的询问出自己的茫然。

    “我也奇怪。”这个特殊的能力好像是从她穿到剧本当中开始的,苏眠甚至不太了解,这特殊的能力有什么用,听得懂犬类说话,却听不懂猫或者其他动物说话,她特意试过了,只能听得懂犬类语言。

    这项特殊小技能她至今还是疑惑的,以前她也算喜欢小动物,可也没有发现有那么多的狗狗,现在能听懂狗狗说话后,莫名觉得全世界都是狗狗,路上也经常会遇到。

    “你是幸运的人。”田园犬给出结论。

    “这有什么好幸运的。”苏眠笑。

    她对能听得懂狗狗说话没觉得太过惊奇,也没有觉得这个特殊的小异能值得高兴。

    “你是一只流浪狗?”苏眠继续问。

    这只田园犬很聪明,也很沉稳,脾气温和,毛发也干净,并不像其他流浪狗那般脏兮兮的。

    “嗯。”田园犬点头。

    不管是人也好,狗也罢,对于栖居之处都是向往的,这只田园犬流浪太久了,如果问它想不想有个主人,毫无疑问,它是想的。

    苏眠望着它,眼神当中闪过一抹纠结,要把它带回家养吗?出门一趟,带回一只狗?苏眠在考虑自己要不要爱心泛滥,毕竟流浪狗很多,如果见一只养一只,她怕是养不起。

    可这只田园犬真的很乖巧,比家里的白团子乖巧得多,抿唇,苏眠站起来。

    “那你要跟我回家吗?”苏眠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