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 还要我请你吗

    “纪微甜,你出来吧——”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审问,纪微甜终于洗脱了拐卖儿童的嫌疑,然而……还是需要有人保释才能出去,她迫不得己之下,打了那个电话,警察将她放了出去。

    纪微甜走到门口,天已经黑下去了,好几个保镖守在门口,生怕她再跑似的,而司机打开的车门里,坐着一个黑着脸的中年人——她的亲生父亲纪墨峰。

    “纪小姐,先生等你很久了……”司机提醒。

    纪微甜知道没得躲,无可奈何的坐进去,刚坐稳,便听纪墨峰压抑着怒气道:“让你回家一次,还非得我亲自走一趟,纪微甜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爸爸?”

    “……”纪微甜被训斥了,垂着眼眸没有反驳。

    只是攥了攥手心,眼底压抑着一抹复杂的情绪。

    哪有爸爸看见女儿从警局出来,没有一句关心的话,只有责问?

    这是她的亲生爸爸,可是对于她,更像一个陌生人,如果可以,她倒是希望自己没有这个爸爸。

    车子平稳的行驶上路,气氛安静的令人窒息。

    纪墨峰除了一句训斥,再也没有开口说过别的话。

    纪微甜也不会自找没趣,安安静静的缩在一旁,等着车子到纪家别墅。

    车子刚在别墅停稳,纪墨峰率先伸手推开车门,迈了下去,站着车子外面,回头打量着蜷缩在车后座,没有下车的纪微甜,“还要我请你吗?”

    纪微甜温温吞吞的跟着钻出车子,一抬头,就看见了两个她最不想看见的人。

    她的后妈苏素媚,还有她的继妹纪开穗。

    “哟——这是谁呀?我们纪家的大小姐,终于舍得回家了!”苏素媚刺耳的声音,隔着大老远的距离,都能让人听到。

    苏素媚是纪墨峰的第二任妻子,人如其名,长得非常妩媚,四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

    只见她调侃了一句,走上前挽住纪墨峰的手臂,关心道:“今天又降温了,你出去一趟,没吹着风吧?穗穗,愣着做什么?去给你爸倒杯热水来。”

    话落,她扭头又对着纪墨峰说:“微甜年纪虽然比穗穗大两岁,但是毕竟从小不是养在自己身边,她跟着那些下等人生活,学得刁蛮任性一点也正常,你别跟她计较,免得气着自己。”

    纪微甜从小被人收养,是跟着在大学城附近开小吃店的养父母长大,不久前才被纪家找回来,平白多了一个亲生爸爸和一个便宜后妈。

    她养父母虽然没钱,但是为人憨厚实在,一直像照顾亲女儿一样照顾她,无微不至,纪微甜什么都能容忍,唯独容忍不了别人诋毁他们一句。

    听见苏素媚的话,刚要发作,纪墨峰已经先她一步,沉声打断苏素媚,“都是不重要的人了,还提这些做什么?怕别人不知道我纪家有个市井小民养大的女儿吗?”

    听见这句话,纪微甜差点气笑了。

    一把屎一把尿把她养大的人,在他们眼里不值一提,市井小民怎么了?没有他们嘴里的市井小民,她只怕早就死了。

    那个时候,他这个爸爸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