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钱华路

    殷市实验中学创办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其前身为当地乡绅募捐善款所建的泾洋中学,而后几经更迭,成为殷市升学成绩最好看、师资力量最充足、学生综合素质最高的中学之一。

    周一,上午七点五十分,实验中学里的晨读随着铃声响起渐渐停歇。

    第一节课马上开始,穿着蓝白色校服、站在校门口站岗的值周生向教学楼匆匆赶去。

    电动伸缩门在既定程序的指令下彻底闭合,而在门外,背着书包的李昂漫步走来,不急不缓。

    他没走正门,而是来到没有电子监控、只有防护林木遮挡的铁栅栏前,稍稍冲刺,猛地一蹬,接着踩踏地面的力量腾空而起,

    如同体操运动员越过跳马器械一样,轻盈优美地翻过了一人高的铁栅栏,拍了拍身上的树叶,像没事人一样走进教学楼。

    笃,笃,笃。

    敲门,进入教室,所有同学以及讲台上正在教授历史课的班主任石青松,齐齐将目光对准了李昂。

    “又迟到。”

    颇具书生气质的中年男子石青松推了推眼镜,用指关节敲敲讲台,“这次是什么理由?

    上次是说你在街边餐馆吃了麻婆豆腐然后被麻婆与她丈夫追杀了十八条街,

    上上次是说你看到流浪汉在街边睡着,怕他着凉就往他身上盖了三辆共享单车,

    上上上次是说你在搓澡时怕气氛尴尬,主动与搓澡师傅搭话,问他:‘还没吃饭吧?’,结果,被觉得职业尊严受到挑衅的搓澡师傅搓掉两层皮,导致疼痛难忍第二天上学迟到。”

    呵,还记得挺全。

    李昂谦虚地说道:“报告老师,我昨晚与一只鬼怪进行了殊死搏斗并将其就地击毙,成功封锁了牛鬼蛇神真实存在的消息。”

    石青松气乐了,“子不语怪力乱神,世界上哪有什么妖怪?”

    李昂点头,“你看,信息封锁得多成功。”

    石青松眼角一抽,“....回去坐着,下课来办公室。”

    李昂如蒙大赦,回到座位。

    他的同桌是名女生,王丛珊,担任班长一职,同时也算李昂的半个青梅竹马。

    一起上小学的时候,王丛珊怕被蚊子咬,贴心的李昂就从下水沟里抓了只癞蛤蟆按在她的头上,帮她吃掉胆敢飞过来的蚊子;

    一起养蚕宝宝的时候,王丛珊的蚕宝宝死了,为小伙伴着想的李昂抓了一堆白花花大蛆虫来安慰她,让她继续养,果不其然养出了一大堆绿头苍蝇,在教室中纷飞肆虐;

    一起玩捉迷藏的时候,王丛珊躲进了大木柜,善良的李昂怕伤害到她的自尊心,拿来十叠蚊香点燃放在木柜前将她熏得两眼红肿自己翻滚出大木柜;

    唔.....这么一想,似乎二人的青梅竹马回忆还真是颇为“甜蜜”....

    李昂坐定,从书包里翻找课本的同时,对王丛珊轻声说道:“早上好啊彪子。”

    早已习惯同桌风格的班长大人眼睛一横,“彪子是谁啊?不要给人起这种莫名其妙的绰号啊你个智障。”

    “好的彪子,知道了彪子。”

    “...”王丛珊吸了口气,自动屏蔽了骚扰。

    下课时分,石青松去教室外接了个电话,要去最近新建起来的教师办公楼拿份文件,遂让李昂中午再去找他谈论学生行为规范问题。

    等到班主任走后,同学们终于可以撒欢,三五成群闲谈聊天。

    “诶,你们听说了么?钱华路那边又死人了,就今天早上,警车去了十几辆,封了四条街。”

    “啊,怎么回事哦,前几天那里不是刚发生过车祸事故么?一旅客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突然把头从旅游大巴的车窗里伸出来,

    结果旁边刚好驶过一辆公交车....他身子还在车里,头却像甘蔗一样应声而断飞了出去,刚好砸在街边一正吃面的哥们的碗里...”

    “嘶.....”旁听的同学倒吸一口凉气。

    “这次可不只是交通事故,听说是环卫工人清早上工的时候,看见一男的身子嵌在了钱华路十字路口街边的电线杆里面.....”

    “嵌?怎么嵌?”

    “你试过用筷子捅穿包子么?那男的就这么平躺在地上,胸膛处则长着一根十二米长的电线杆...”

    “怎么可能?假的吧?”

    “啧,警方说他是自己想不开,从高楼跳下刚好被水泥杆子贯穿,但是十字路口附近最高的房子也就三四层,坠落高度压根不够。

    而且,电线杆顶端的电线分毫无损,整个水泥杆体上面也毫无血迹,那具尸体,就好像是从电线杆里‘长’出来的一样,浑然天成....”

    围在一起闲谈的同学们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讲述故事的同学偷偷从包里拿出手机上网搜索,嘿嘿笑道:“呵,当时十字路口几百号人都看见了,我舅舅刚好也在那,还往家庭群和微博上传了照片,而现在,微博贴吧里面根本搜不到相关信息,钱华路这几个字也被屏蔽....”

    说罢,他把手机拿给其他人看,李昂也偷瞄了一眼。

    照片估计是远距离拍摄的,有些模糊,隐约能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躺在水泥电线杆下,周围则围了一圈警方人员,还有一些拿着水泥锯的消防人员。

    显然,警方估计也没办法在不损害电线杆的情况下完整取出尸体,只能让消防部门将电线杆拦腰锯断。

    手机屏幕上,那离奇诡异乃至有些惊悚骇人的画面,吓得周围女生面色苍白,男生们则强装镇定,勉强笑着。

    正所谓叶公好龙,近几个月,这种都市怪谈类型的非自然死亡案例层出不穷,人们一边谈论怪谈,一边又畏惧如虎。

    看到同学们脸上畏缩的表情,身为班长的王丛珊急忙说道:“好了好了,学校里最好不要交流传播这样的内容,马上上课了,都回自己座位上去吧。”

    众人在压抑的气氛中沉默着散去,李昂则眯着眼睛,回想着那张照片。

    那根本不是什么连环杀手、意外人祸能做出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只有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

    这就是玩家所面对的真实的世界。

    李昂沉默不语,在笔记本上写下了“钱华路”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