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鬼上身

    教师办公楼是今年暑假新建起来的,里面的甲醛味还没有彻底散尽,因此人并不多。

    人民教师石青松捧着一叠文件,站在电梯前,按下了按钮。

    他戴着圆框眼镜,穿着深色衬衣,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面容沉静稳重,气质儒雅随和,如同民国照片里饱读诗书的教授。

    待人接物,温良俭让,中年男子石青松一向是学生眼中的好老师,领导眼中的好下属,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子女眼中的好父亲。

    电梯从高层下降,随着叮咚一声,门缓缓开启。

    电梯的角落里站了个人,他戴着黄色的工地防护头盔,蓝色的工人制服与裤子上沾了大片大片的黑色污泥,手上的防护手套磨损得不成样子。

    普通的建筑工地工人,只是脸上戴着白色口罩,看不出年龄与相貌。

    ‘这楼还在装修么?’

    石青松暗想着,迈步走进电梯,登时闻到一股装修材料的刺激性气味。

    毫无疑问,气味的源头就是那名工人,似乎是察觉到了石青松的目光,他局促地向后退了半步。

    石青松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压抑着呼吸,伸手按下了一楼的按钮。

    电梯继续下降,在狭窄密闭的空间里,那股子刺鼻气味愈发浓烈,像是要钻进鼻腔,浸入咽喉,腐蚀肺泡。

    石青松装作不经意地挪动脚步,远离气味来源,同时用手中文件遮挡在鼻前,慢慢呼吸。

    滴答。

    液体滴落的声音。

    石青松没有回头,借着电梯内光亮如镜的墙壁,他能看见某种黑色液体从工人的裤腿处缓缓滴落。

    泥浆么?

    这位人民教师抿了抿嘴巴,将手里的文件抱得更紧了一些,默默希望电梯能尽早到底。

    滴答,滴答。

    黑色泥水越滴越多,很快就在工人的脚下积起一大滩,占据了电梯地板的大半面积,

    同时,那股刺鼻气味也愈加浓厚,简直要刺痛皮肤,沁入心脏。

    什么情况?!

    石青松倒退两步,避开那摊满过来的液体的同时,瞪向那名沉默不语的工人。

    这一瞪,差点去掉了石青松的半个魂魄。

    只见建筑工的双目无神,瞳孔浑浊且扩散,漆黑瞳仁周围满是血红一片。

    这是双死人的眼睛!

    石青松只觉得浑身寒毛根根炸起,他突然想到一则跟这座大楼有关的新闻。

    就在两个月前,这座大楼前方的公路翻修重铺,一名筑路工人站在一辆沥青碎石洒布车旁边工作,

    突然,那辆卡车的一侧车轴发生断裂,卡车后方的车斗倾泻,滚烫的沥青与细碎石子瞬间盖住了那名筑路工人的半个身子。

    施工团队急忙上前试图救援,但因为沥青黏性高,压强大,里面又掺杂了太多碎石,人根本拔不出来。

    而且热沥青粘稠滚烫,机械切割不了,只能用锄头铲子刨开。

    刨了十几分钟,那名工人终于被挖了出来,但他的下半身已经被热沥青给活活烫熟了....根本没有抢救的机会。

    幸运或者不幸,该工人在事件发生后的几分钟内就已休克昏迷,没有遭受太大的痛苦,而施工方则赔了一大笔钱给其家属,作为善后费用。

    学校为了避免负面影响,严禁知情人士向外透露,校内工作人员也不能彼此讨论——石青松作为为数不多知情者,每次走过教师办公楼前方的马路时,都会悄悄加快步伐。

    滴答,滴答。

    思绪扯回,

    黑色的浑浊液滴如同小型瀑布一般,从建筑工人的裤腿里肆意淌下,那是热沥青与血浆的混合物。

    滚烫,粘稠,刺鼻气味充斥之余,隐约还能闻到一股烤肉香气。

    建筑工向前迈出一步,他脚下的沥青像胶水一样粘稠,将橡胶鞋底与工地制服的坚韧布帛撕扯断裂。

    像是没有察觉到沥青的滚烫,他向前再迈出一步,黏性十足的沥青像是一双双大手,牢牢扯住了裸露在外的腿部皮肤。

    呲啦——

    腿部的大片皮肤,在沥青作用下,像是脱下橡胶雨鞋一样,轻松“脱落”,只留下粉白相间的肌肉肌腱。

    迈动着只剩肌肉的大腿,工人不急不缓地朝石青松走来。

    啪,啪,啪,每次踩踏在地,工人脚底板的皮肉都会被撕扯掉一部分,苍白骨骼从粉红血肉中暴露出来,四溅血水溅在了石青松扭曲的脸上。

    “啊啊啊啊啊!!”

    惊恐万分的石青松惊叫着,毫无儒雅随和的书生气质。

    他极力后退,用背部死命贴着电梯门,同时哆嗦个不停的手指狂按电梯内的紧急按钮。

    他双脚站立的那块地方,是唯一没有被沥青浸没的孤岛。

    叮咚。

    电梯铃声响起,一楼到了。

    门应声开启,眼镜歪斜的石青松任凭文件四散飘落,急切地扒开电梯门,向外冲去。

    他忘了一件事情。

    小时候,奶奶跟他讲过,见到鬼千万不能跑,因为跑动时人的脚后跟会抬起,而恶鬼则会趁机将自己的脚尖抵在人的脚后跟下方,以此来占据人的身躯。

    在他双眼看不见的后方,电梯里的工人身躯直挺,脚尖点地,如同静止不动的芭蕾舞演员一样,轻飘飘地飘出了电梯间。

    一楼的大厅空无一人,寂静万分,唯有石青松疯狂奔跑的脚步声打破了这片宁静。

    马上,马上他就能跑出大门,沐浴在阳光的笼罩下。

    终于,在手指触摸到大门把手的最后一瞬间,鬼的脚尖,极为轻巧地顶在了石青松抬起的脚后跟下。

    卡!!

    狂奔中的石青松猛然顿住,他面无表情地站直身躯,走到教师办公楼大厅的墙壁前,借着墙壁瓷砖中的倒影,慢条斯理地戴好倾斜的眼镜,拭去额头汗水,将头发梳成一丝不苟的形状。

    踏踏踏。

    “石青松”极为平静转过身去,走回电梯,只见电梯里一切如常,哪有半滴沥青血浆。

    他蹲下身去,从地上拾起一张张散落纸张,揽入怀中。

    在电梯看不见的角度,“石青松”狂笑着,诡异的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