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找到你了

    【玩家是否接受任务】

    【是/否】

    李昂面不改色,从兜里掏出普通墨镜与能够识破幻象的杏仁色眼珠,戴上墨镜的同时轻巧地将眼珠按入眼眶。

    心中默念“是”的一瞬间,弯曲膝盖,前倾身体,在走廊中开始冲刺。

    教室内的王丛珊急忙跑出来喊道,“喂!要上课了你去哪?”

    “人有三急!”李昂头也没回。

    任务描述并没有标出具体时限,但这并不一定是件好事儿。

    ‘击杀实验中学内的附身鬼’,换句话说,如果附身鬼离开实验中学范围,那是否即视为任务失败?

    又或者说,一旦附身鬼离开实验中学范围,就会产生极为严重的后果,其影响等同于任务失败....

    墨镜下,杏仁色眼珠扫过一排排教室窗户,飞快扫视着每个人。

    视中,并无异常。

    李昂冲到楼下,此时楼侧走廊的栏杆上倚着不少人,

    他吸了口气,中气十足地对着整幢楼大喊道:“在下明教教主张无忌,若楼上的诸位武林同道信得过在下,那就从楼上跳下来,我会用乾坤大挪移接住各位!”

    很可惜,在人与人之间信任缺失的当代,并没谁跳楼,反而多的是人将头探出栏杆,朝着下方嬉笑。

    没有找到。

    李昂面色淡然地收回视线,

    这也正常,实验中学里有近两千名学生,一百五十名教职工,占地面积四万平方米,教学楼、综合楼、科技楼、食堂、宿舍一应俱全。

    哪怕有着古怪眼珠的帮助,挨个排查的效率还是太低了。

    李昂略一思索,朝着学校天文台狂奔而去。

    天文台的楼顶是学校的最高点,能俯瞰全校,李昂站在楼顶边缘,从兜里掏出最高倍率十二倍以上的袖珍单筒望远镜。

    扫视全校,一切如常,唯有学校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有一团斑驳不清的色块,正在朝停车场缓缓移动。

    找到你了。

    李昂放下了望远镜。

    ————

    踏,踏,踏。

    空旷无人的地下停车场内,“石青松”缓步走着。

    他走得很慢,两条腿像是芭蕾舞演员一样踮着脚尖,一扭一扭地蹒跚前行。

    运动鞋的橡胶鞋底,在光亮的混凝土密封固化剂地坪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呀摩擦声,于停车场内回荡。

    他掏出了车钥匙,朝着左右方向一次又一次地按下按钮。

    他不知道属于石青松的车是哪辆,但车钥匙知道。

    “嘟嘟。”

    一辆银色轿车发出声响,车灯凉了两下。

    “石青松”咧嘴一笑,过度夸张的笑容在冷清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惊悚。

    正当他走到车盘,即将拉开车门的时候,一双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石老师!”

    气喘吁吁的李昂握紧石青松的手腕,急切说道:“我可找到您了!”

    “....”石青松僵硬地看着李昂,勉强挤出微笑,说道:“啊...是你啊,找我有什么事么?”

    他试图甩开李昂的双手,却发现后者的力气大得惊人,简直跟老虎钳一样,挣扎了半天还是没能挣脱,反而自己的手腕都快要脱臼。

    “石老师,我最近遇到了一件很令我困扰的事情。您是我的班主任,是我的引路人,指明灯,我希望您能给我解答疑惑。”

    班主任?他是“我”的学生么?

    石青松点了点头,咳嗽两声,装出老师的做派,“说吧。”

    “是这样的,昨天下午我正在自己家睡午觉,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一开门,就看见邻居对面的少妇赵姐,正穿着很简单的白色蕾丝睡裙站在我家门口。

    她哭得梨花带雨双眼朦胧,一袭长发披在裸露在外的香肩上。

    我问她有什么事,她哭着告诉我她老公那方面不行!希望年富力强的我能帮帮忙,解决她家的家庭问题....”

    李昂顿了顿,很诚恳地对石青松说道:“石老师,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我觉得你应该撒泡尿呲醒自己。

    石青松的表情更加僵硬,木讷地说道:“唔...同学,这个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好的意见,你马上就要成年了,要有自己的想法才行。现在我有急事,你能不能让开一下.....”

    还没等石青松说完,李昂一拍大腿,叹道:“唉,当时我闻着赵姐身上的香水味,心脏砰砰乱跳,鬼迷心窍地就跟着赵姐进了她家家门。”

    喂喂喂,小伙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怎么还开始幻想起来了呐?能不能尊重一下我,我好歹也是你的老师啊!

    “进了她家之后,您猜怎么着?”

    “...怎么着?”石青松用死人脸说道。

    李昂摇了摇头,叹息道:“我帮她儿子辅导了一晚上的小学作业,赵姐她还真没说错,她老公那方面真不行,连小学数学应用题都不会。”

    “....”

    我觉得你这个狗日的就是在逗我。

    石青松额头青筋暴起,僵硬地说道:“这样啊...同学,我真有急事儿,你先让一下可以么。”

    “那哪行啊,除了这件事情之外,我还有问题想向您咨询。”

    李昂认真说道:“看到赵姐和她丈夫恩爱的模样,我感到了单身狗的寂寞,遂去寺庙虔诚地跪在菩萨面前,结果菩萨一动不动,果断拒绝了我的求婚。”

    ??

    “从那之后,我就一蹶不振,经常感到压力山大,就跑到超市里面,捏泡面、虾条、薯片、橘子,以及骨质酥松的老奶奶们。”

    ???

    “老奶奶们对于我的按摩手法非常满意,筹资制作了一面‘妇科圣手’的锦旗,就挂在我家墙上。”

    话到这里,石青松哪里还不知道对方完全是在插科打屁调戏自己。

    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低垂下手掌,手指肌肉如同鸡爪一般收缩,指甲急速增长并覆盖上幽蓝色的荧光,在灯光照耀下如同鬼魅。

    “同学...你...让不让开?”

    李昂也收敛了笑容,握着石青松的手腕,轻声说道:“不用再装了,我在来的时候,已经剪断了停车场里的监控哦。”

    他摘下墨镜,露出左眼眼眶里的杏仁色瞳孔。

    在他的视线里,石青松的背后贴着一个穿着工地制服的鬼魂,两者紧紧地贴在一起,前者的脊背贴着后者胸膛,手臂贴着手臂,脚底贴着脚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