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跪倒

    果然来了。

    李昂面色不改,询问出老者之前去看望的另一个女儿的地址。

    德胜路,祖师天厦。

    与钱华路只隔了四条街.....会是灵异事件么?

    和上次的任务相比,这次的任务奖励少了许多,既没有额外经验值,也没有游戏货币,而且从字面描述上来看,也仅仅只是要求查明真相,没有要求击杀或者消灭灵体。

    更偏向于推理解密么?

    李昂目送中年妇女推着她父亲离去,转头问王丛珊道:“午饭吃了么?”

    “啊,”王丛珊有些愣神,“没呢。”

    “我请你去吃肥肠酸辣粉吧。”李昂说道:“那家店是十几年的老字号,肥肠又劲道又多油,堪称殷市一绝。”

    王丛珊惊疑不定,她和李昂认识这么多年,上次李昂请她吃东西还是在小学,吃的是一枚暗红剔透的李子。

    稍微擦拭,李子下肚,她问李昂这果子哪里摘得,怎么这么甜。李昂自豪一笑,这果子的果树长在他放学回家的路边,天天接受他的尿肥灌溉,自然甜美可口。

    并不愉快的回忆,让王丛珊谨慎起来,“那家肥肠粉丝店在哪?”

    “就在殷市东大肛肠医院的南侧街道拐角处。”

    李昂说道,“知道不,肥肠粉的精髓就在于冒节子,也就是猪大肠末端。那个部位的肠衣较厚,猪油更多,嚼劲更足,尝起来就像血运性肠梗阻患者的病灶。

    上次我去吃,就隐隐尝到了东大肛肠医院住院部二号楼三层零七室四号床常年痔疮患者老张的体味。”

    “....”王丛珊的脸色有些发绿,“我突然不饿了,你自己去吃吧。”

    “诶...”李昂有些遗憾地说道:“那我先走了哦。”

    别了青梅竹马,李昂打了辆车直奔德胜路祖师天厦。

    这是一座有些破败老旧的公寓楼,墙壁外侧贴着土里土气的红色方形瓷砖,瓷砖缝隙间满是雨水侵蚀留下的黑色污痕,

    有些年头的绿色玻璃窗并不透光,嗡嗡转动的空调架子上满是灰尘,与几条街外那片现代化的崭新高楼大厦形成鲜明对比。

    祖师天厦共有十二层,分左右两侧,左侧的一号楼专给居民居住,右侧的二号楼用于居住的同时,也租给疗养所以及美容院。

    一二号楼连在一起,中间隔着一堵墙,只有逃生通道的门能够在一二号楼之间通行。

    李昂抬头审视了一会儿,顺手从路边电线杆上撕下一张寻人启事。

    “包芳田,女,现年51岁,身高1.61米,长发,体重140斤,于六月十七日下午一点三十分在德胜路地带走失。”

    “走时身穿黑色短袖针织衫、黄色中裤、棕色凉鞋。殷市南郊人,本地口音,有轻微的精神疾病。望有知情下落者速与家人联系。必由酬谢。”

    旁边是走时的老年妇女的照片与家属联系电话。

    李昂扫了两眼,将寻人启事折好握在手中,径直走进祖师天厦门口的值班室。

    值班室内坐着两人,一老一少,老的在听收音机,少的在刷抖音。

    “你好,打扰一下。”李昂敲了敲值班室的门,一抖手里的寻人启事,问道:“我是包芳田的家属,我想查一查这几天的监控录像....”

    “怎么又来啊?”年轻一点的保安有些不耐烦地放下手机,皱眉说道:“之前不是跟你们说了么?我们小区的楼道里没有装监控!而且小区里的人进进出出,我们也记不得这老太太从疗养所里出来之后去了哪。”

    李昂假装走失人员的家属是想名正言顺地查看监控资料,得知小区楼中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后,他眉头稍皱,离开值班室。

    “只能逐层排查了么....啧。”

    根据那名中年妇女的说法,她的姐妹住在左侧一号楼的七层。

    李昂径直走进一号楼,猫眼塞入眼眶,逐层排查,试图找出灵体存在的痕迹。

    数分钟后,一无所获。

    眼看精神力即将耗尽,隐隐有些头晕目眩的李昂将猫眼取出,通过逃生通道的大门,来到二号楼,继续逐层排查。

    二号楼的十二至八层都是住户居住的楼层,七层是一所名为“香缘美容”的美容院,五层是一所名为“新兴康复之家”的疗养所,疗养院下方的楼层也都出租给了各类商家。

    一二号楼本来各有一座电梯,但是二号楼的这些商家为了方便通行,特意在二号楼的右侧又盖了一座专用电梯,只能通往七层及七层以下。

    至于七层与五层之间的六层则出售给了一名户主,

    该户主常年在外,为了避免流浪汉或是吸粉人员趁机偷住在六楼,特意用卷帘门封住了通往六层的逃生通道,

    还在六层的专用电梯口外安装了一座铁拉门,并用黑色不透光的塑料幕布罩在铁拉门外。

    李昂很快查看完了二号楼所有楼层,甚至用撬锁工具敲开了被卷帘门封住的六层,进去查看。

    六层楼里,除了电梯门口罩有黑色幕布的铁拉门之外,空无一物。

    整层楼里窗户紧闭,灰尘满地且无任何脚印。

    没有任何人到过二号楼六层。

    依旧一无所获。

    李昂来到祖师天厦楼底,仰望着凋敝老旧的楼层,开始思索。

    只有一扇门相连的一二号楼,住在一号楼七层的女儿,身体健康却失去神志的老人,在此之前走失的患有轻微精神疾病的妇女,位于二号楼五层的康复之家疗养院,被铁闸门封住的二号楼六层.....

    所有的线索汇集在一起,共同编织出真相。

    “原来是这样。”

    李昂咧嘴一笑,推了推眼镜,进入二号楼左侧的电梯。

    按下六层按钮。

    电梯徐徐上升,随着叮咚一声,电梯门缓缓开启。

    门开后,映入眼帘的,自然是六层户主专门修建的铁拉门,铁拉门外封着黑色塑料幕布,冰冷,生硬。

    而在铁拉门与电梯门的极为狭窄的夹缝之间,站着一个人,正面对着李昂。

    中老年妇女,黑色短袖针织衫、黄色中裤、棕色凉鞋,留长发。

    正是那位失踪了数天的包芳田。

    她已经死了好多天,身体已然发黑,生前庞大的腰肢因为干燥而变得瘦削,写满痛苦的面容狰狞而恐怖,正用那空洞死寂的眼珠,盯着李昂。

    夹缝之间的包芳田缓缓向前倾倒,咚的一声,跪在了李昂身前。

    电梯内,一人,一尸,静默无言,

    电梯门缓缓闭合,向下沉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