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牌局

    再睁眼时,李昂发现自己正盘腿坐在一座农作大会堂的地板上,手里拿着一把扑克牌,身前坐着三名穿着打扮相当朴素的村民。

    与此同时,脑海里也流淌过任务的相关信息。

    按照系统说明,剧本任务会将玩家投放至一个独立的时空,玩家需要扮演某一角色,完成系统所发布的任务。

    在此过程中,玩家可以穿着装备,使用物品,释放超凡力量,大部分离奇行为均不会引起土著居民的“困惑”,当然做得太过火了还是会引发麻烦。

    而在此次任务中,李昂所扮演的是一位名为冯铁锤的隐山村年轻村民。

    隐山村位于大山深处,偏远,贫穷,落后,闭塞,愚昧,一直是这座小山村的标签。

    外界高速发展,科技日新月异,闭塞的隐山村依旧保持着古井无波的沉寂,直至通往山外的道路铺成,外面花花世界的信息洪流才终于冲垮阻碍,为隐山村带来一丝生机。

    但在一些中老年村民的记忆里,对饥荒的恐惧,对饥饿的畏惧,依旧栩栩如生,触之可及。

    任务简报就此终结,李昂不紧不慢地审视起眼前这座农村大会堂。

    建筑物的内部空间颇大,三角形的房顶全由圆木拼凑而成,有两层楼高,地面铺着满是坑坑洼洼的混凝土地砖,

    结合布满裂痕的灰色墙壁,以及堆放在大会堂两侧、喷漆斑驳掉落的手工木椅,

    可以推断这座大会堂至少有四五十年的历史。

    农村人民公社时期,这座大会堂是用来给生产大队开会、进行公社化建设的场合,

    而当农村公社不再适应时代之后,大会堂利用率也直线下跌,现在要么用来举行竞选村支书,要么用来给戏班唱戏,要么....就是像现在这样,用来停尸....

    大会堂最内侧的左边写着崇学向善,右边写着务实守信,中间则是一片一人高的平台,平台上摆了一具黑灰色木质棺材。

    此时正值夜晚,大会堂的大门打开着,可以看见夜空中点点繁星。

    凉飕飕的夜风从大门外吹来,撩动了那盏从大会堂穹顶处垂下来的白炽灯,光影轮转,将平台上那具灰色棺材照得闪亮。

    包括李昂在内的四名村民呈十字形坐在大会堂靠门位置的地板上,屁股下方垫着几张老报纸,四人中央的报纸上则堆了一堆扑克牌。

    “两个10”

    “两个j”

    “两个k”

    牌局在沉闷的气氛中进行,四人打牌不是为了娱乐,而是为了熬过这与孤棺相伴的难捱夜晚。

    坐在李昂正对面的村民a随口说道:“冯铁根那混球,老娘躺在这里,让我们来守夜,自己却带着媳妇去县城。”

    村民b说道:“别这么说嘛,他不也是去县城办那什么《居民死亡殡丧证》嘛。”

    “他办个屁!”村民a冷笑道:“他老娘就是他自己害死的,他还有脸?”

    村民b与村民c脸色俱是一变,僵硬地扫了眼大会堂深处的那具棺材,低声说道“别胡说!”

    “胡说什么?我有说错?”村民a漠然道:“他小时候,他娘可以说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带大,全村都快去啃树皮的时候也没饿着他。”

    “结果他倒好,自从娶了那个媳妇,家里小洋房是盖起来了,却不肯掏钱给他娘治病。”

    “不就是癌症么?治不起就不治了呗,领回家里好生照料也行啊,冯铁根和他媳妇却嫌照顾病重的老娘麻烦,把她关在后院牛棚里!还给牛棚上了锁!”

    “人心怎么能毒到这份上?他老娘被困在牛棚里没人管,又没吃又没喝,最后是怎么死的?活活饿死的!”

    “从牛棚里拖出来的时候,她嘴巴里还含着一大团棉花和一袋消化不了的方便面调料包!她没了牙齿,饿极了想吃调料包,却连外面的塑料袋也撕不开!”

    说到这里,村民a气的浑身发抖,村民b和c也低沉着脸,不声不响。

    冯铁根的行为,固然会被钉在耻辱柱上,永远遭受隐山村村民的指指点点,但对于人渣而言,脸面一直都可有可无。

    背对着棺材方向的李昂若有所思,根据任务描述来看,要消灭的僵尸恐怕就是棺椁内那名被亲生儿子饿死的老太太。

    但是任务上也写着需要消灭的是“僵尸”而不是“死尸”,这也就意味着必须得等到死尸苏生才能满足任务条件——如果过早动手,反而可能提前触发诈尸或是其他糟糕后果。

    在村民abc眼里,扮演普通村民的李昂穿着朴素衣物,而实际上他是全副武装,随时都能开展单兵作战。

    方才的争辩,让本就压抑的大会堂更加沉寂,被村子委任前来守夜的四人,一轮又一轮地进行着牌局。

    蓦然,微不可查的“咔嚓”声在大会堂中响起,与建筑物外夜风吹刮树叶的声音融为一体。

    坐在李昂正对面的村民a正举着两张扑克刚要打下,脸色却骤然变化,举在半空中的扑克微微颤抖,眼眸中写满了慌乱。

    在他的视线里,大会堂内侧那具棺材的棺材盖,正在缓缓开启,一只遍布苍白长毛的瘦削手臂,从木板下慢慢伸出,捏住了棺材盖。

    木材打造的棺材板颇为厚重,但在白毛手臂中,却显得轻如鸿毛。

    白毛手臂缓慢僵硬而又平稳轻巧地,将棺材盖放在一旁的地面上,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寂静得可怕。

    寒流瞬间淌过村民a的脊背,他从喉咙里发出“嗬嗬嗬”的不明声响,望着前方,目呲欲裂。

    早已发黑的老太太尸首,如同折断的筷子一样,在棺椁中慢慢地立了起来。

    她的身躯上下都长满了一指长的白毛,干瘪空洞的眼眶,无神地盯着前方正在打牌的四人。

    村民a如同触电一般,仓惶失措地丢下扑克,说道:“我....我去外面上厕所,你们来么?”

    “去外面干什么,怪冷的,找个桶解决一下呗。”村民b不解地说道。四人呈十字形坐下,从他的位置,看不到死尸身上的变化。

    “我怕黑!你们跟我一起来!”村民a低声吼道。

    村民c撇了撇嘴,“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村民a咬了咬牙关,转身跑出大会堂,向着村子里灯光闪烁处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