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白僵

    少了一个人,那就只能斗地主。

    李昂的牌技和千术都很强,当年陈刀仔他能用20块赢到3700万,李昂用20万欢乐豆赢到500万不是问题。

    几轮下来,其余两人被打得落花流水,暗自嘀咕冯铁锤今天手上是不是沾了狗屎之余,也有一股抑郁焦躁从心头腾起。

    村民b将牌拍在手上,瞪着李昂说道:“十七张牌你能秒我?你能秒杀我?!你今天能十七张牌把我秒了,我!当!场!就把这幅扑克牌吃掉。”

    李昂淡定自若地将手上所有纸牌丢到中间的报纸上,“炸弹”,“飞机。”

    十七张牌,完成秒杀。

    村民b死死盯着摆在报纸上的扑克牌,刚要发怒,却听到极其轻微的“咔嚓”声。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远处的大会堂平台。

    直直坐在棺材中的白毛尸体,正以一种诡异的缓慢速度,直挺挺地站立起来,

    它跨步迈出低矮的棺材,轻轻一跳就跳下了平台,悄然无声地朝着打牌中的三人走来。

    僵尸,集天地怨气秽气而生,以怨为力,以血为食。

    按照《子不语》、《续子不语》、《阅微草堂笔记》等志怪小说集的说法,僵尸可分为紫僵、白僵、黑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乃至旱魃、犼。

    紫僵是常人死尸,白僵黑僵则在体表长满毛发,能挺立而起,自由活动。

    绿僵、毛僵,则行动敏捷,纵跳如飞,凡火不侵,甚至不畏阳光。

    而更高等级的飞僵,则能施展法术,腾飞空中,夜行千里。

    至于不化骨以及更高级的旱魃,就已经成为传说中的妖魔,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眼前的白僵虽然只是低等僵尸,但也不是手无寸铁的肉体凡胎能够抗衡的——对于普通人而言,骤然接触到鬼怪,恐惧到浑身僵硬才是常态。

    白僵跳下平台,缓步走来,整个过程都在寂静无声中进行,村民b正欲尖叫,陡然想起刚才仓惶离去的同伴,脸色一变。

    按照村里流传的古怪说法,遇见诈尸的时候,活人不要大声讲话,最好连气也不换,否则诈起的尸体闻到活人气息,就会猛扑上来,将活人箍死掐死。

    坐在村民b对面的村民c看到同伴脸色变换,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同样也看见了诈起的僵尸。

    两人平日关系不错,此时怕的厉害,都不敢提醒背对着僵尸的李昂,只能把牌一丢,跌跌撞撞地朝门外跑去。

    恐怕在二人不可告人的小心思里,也是希望背对着白僵的李昂能作为肉盾,暂时抵挡一下诈起的僵尸吧.....

    坐在最内侧的李昂,目视着所有同伴悉数离开大会堂,不急不缓地站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转身看向那具僵尸。

    这名被亲生儿子活活饿死的可怜妇女,在死后依旧得不到安息。

    她浑身上下都长满了白色长毛,那些细密蓬松的菌丝,从寿衣的缝隙里肆意蔓延出来,随着空气吹拂,轻轻荡漾摆动。

    白毛下方的皮肤呈铁青色,紧缩的皮肉上布满褶皱,如同蛇皮。

    唯一没有被白毛彻底覆盖的脸上,眼眶空洞,表情狰狞恐怖,嘴巴大开里面却没有任何牙齿,只能看见苍白的牙龈。

    似是闻到了生人气息,白毛僵尸双手前伸,似慢实快地朝着李昂缓步踏来。

    “唉....”

    李昂轻声长叹,端起卡拉什尼科夫突击步枪,枪托紧紧压肩,颈部略微倾向右侧,右眼与瞄准线重叠,左脚向前一步,左膝弯曲,用右脚制成身体,将重心前移。

    极为标准的步枪立射姿势。

    扣下扳机,子弹顺着膛线旋转,射出。

    以850m/s速度飞行的7.62mm口径步枪子弹,裹挟着1980j的枪口动能,若是轰在常人身躯上,先会在射入点留下一个小小的孔洞,再在出弹点开凿出碗大的伤口。

    血肉之躯的脆弱程度远远超出常人的想象,就算是猛犸象、霸王龙也无法如此近的距离正面挨上一发7.62mm子弹而毫发无损。

    哒,哒,哒。

    枪口冒着火焰,在六秒钟的时间内,李昂就将弹夹内的二十九发子弹尽数倾泻在白毛僵尸的头颅、躯干、四肢上。

    弹夹中还剩最后一发子弹的时候,李昂右手持枪,左手自腰间掏出弹夹,然后左右用新弹夹蒙顶枪械上的弹夹卡榫,顶开后,空弹匣松动,此时再将新弹匣向前一挤,使空弹匣向前方掉下,新弹匣按正常顺序装上。

    这种单手换弹夹的战术动作只需2到3秒,相较于传统更换弹夹过程,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甚至连拉枪栓上膛的动作都能免去,极大提升了火力的持续性。

    7.62mm口径子弹一刻也不停歇地灌输在白毛僵尸身上,沉闷巨响在偌大的农村大会堂里回荡着,与子弹壳坠落在地的清脆叮当声一起,编织出充斥铁血气息的交响乐。

    巨大的枪口动能,让白毛僵尸止不住地向后退,它的灰白头发连着一大块头皮一起,被步枪子弹齐齐削去,黏着红白色血肉组织的苍白颅骨就这么暴露在空气当中。

    但,在布有白毛的身体部位上,7.62mm子弹却受到了阻滞。

    那些看似蓬松柔软的白色长毛,如同强效防弹衣一样,死死黏住了铜壳子弹,让后者停留于僵尸体表,难以再进分毫。

    甚至于,还有一撮撮白毛从僵尸喉咙里延伸出来,阻挡住试图贯穿口腔的子弹。

    任务的完成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松写意,早已做好心理准备的李昂将ak47放回背包,右手掏出他用摩托车零部件制作的双管霰弹枪,左手掏出一枚用易拉罐改装的简易手榴弹。

    砰!双管霰弹枪朝着白毛僵尸喷射出密密麻麻的小钢珠,将后者麻木无神的苍白眼珠打爆。

    陡遭重创的白毛僵尸身躯巨震,下一秒,凄厉决绝的嘶吼声响彻山间!

    僵尸奔袭而来,披在身后的灰败长发在陡然加快的速度下,横着飘起,形如鬼魅。

    “好快....”

    李昂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下意识地猛蹬地面,如同离弦之箭,堪堪避开了僵尸那撕裂空气的利爪。

    电光火石间,李昂分明看到僵尸的漆黑手指甲极长且锋利,要是被挠上一下....估计要被直接腰斩。

    后退的李昂在地上急急翻滚,平衡重心站起之后,接连扣下霰弹枪扳机,倾泻子弹之余,左手猛地拽掉易拉罐手榴弹引线,朝着僵尸掷去,自己则闪身躲到了大会堂两侧的椅子堆后

    结结实实被胶布捆绑着的易拉罐,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形轨迹,落到僵尸身前。

    白僵伸手猛地攥住易拉罐,狠狠一捏。

    轰!

    火光冲天而起,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横扫整间大会堂,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大厅角落的桌椅板凳尽数碾成碎片。

    易拉罐内,密密麻麻的钢珠、钢钉、铁片在空中绽放出死亡花朵,伴随着倏倏破空声,狠狠嵌入大厅的每一处角落。

    躲在桌椅后方的李昂探出头来,却看见漫天尘埃中,一道身影依旧伫立着。

    “嗬.....嗬”

    低沉嘶吼声在大厅中央响起,僵尸缓步踏出烟尘,它的手掌上血肉尽数剥离,只余白骨。

    但是,一撮撮毛发正如同拥有生命一般,沿着僵尸的手臂攀爬,附着在手掌伤口处,修复伤痕。

    而它身上的那些白毛,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黑,甚至在根部蔓延出点点翠绿色。

    从白僵到黑僵乃至绿僵,它在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