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零一章 心脏

    除此之外,还有一项技能。

    【技能卷轴名称:碎心一击】

    【属性:消耗型,使用一次后消失】

    【类型:格斗】

    【等级:完美】

    【特效:碎心。长时间蓄力之后,以重拳锤击敌人胸腔,使其心脏碎成两半,任何试图治愈心脏伤势的尝试,都只能获得50%的效果。持续30秒钟】

    【消耗:500点体能值。使用技能成功后,使用者本身将会获得“脱力”的减益效果,10分钟内力量属性-3点】

    【冷却时间:10分钟】

    【备注:若目标单位没有心脏器官,则技能发动无效】

    【备注: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

    这项技能的限制极多,需要经过漫长的蓄力时间,而且要求使用者用拳头笔直轰中敌人胸腔,

    其消耗也相当之大,一旦使用成功,就会在十分钟内,力量属性-3.

    但同样的,碎心一击的威力无愧其完美品质。

    只要接触到敌人,就已经能将其心脏打碎,

    对于一些体格巨大的boss极为有效。

    仅在蝮虫的认知当中,就有一名低等级的北欧玩家用类似技能,一击将在他那个等级绝对无法力敌的独眼巨人直接秒杀。

    对于普通人体型的敌人而言,【碎心一击】的效果同样卓越,心脏是脊椎动物身体中最重要的器官之一,为全身血液流动提供动力,

    而碎心一击的附带效果,有能让敌人对于治愈心脏的尝试,获得50%的削减——这也就意味着哪怕立刻饮下一整瓶微型生命药水,也无法治愈。

    也就是说,哪怕对方是那种自愈能力惊人的妖魔之类,被击中之后也会重伤倒地,再起不能。

    你,已经死了。

    蝮虫很想吐出这句话,他冷漠地看着一脸惊愕、完全不敢置信的李昂,露出冰冷微笑的嘴角逐渐上扬。

    他刚才隐忍不发,一直在为碎心一击蓄力,等到蓄力完成之后,骤然使出控制定身技能,在配合碎心一击,就是要令敌人当场毙命。

    一秒,两秒,三秒。

    李昂怔怔站在原地,脸上依旧挂着那副惊愕到不可思议的表情,

    四秒,五秒,六秒。

    终于,李昂动了,

    他蹬蹬蹬倒退数步,

    像是在仔细回忆思索刚才那一幕,凝眉沉目,双眼圆睁,嘴角微微震颤,百思不得其解,抬臂覆于发顶,暗叹踌躇。

    这么一段繁琐复杂的话,简单来讲就是李昂往后退了几步,一脸懵比地挠了挠头,朝着蝮虫无辜问道:

    “你打我干啥?”

    什么?!!

    蝮虫的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他急忙扫了一眼道具栏,

    发现道具栏中那件【碎心一击】的消耗型技能卷轴已经不见了踪影,

    而且自己的玩家属性栏中,清晰地标注着自己刚刚获得一则名为【脱力】的debuff,力量属性减了三点。

    再加上凭空少了一大截的体能值,

    他刚才发动的这项技能,明明就触发成功了啊!怎么心脏碎裂的对方还不倒下?

    “你...你没事?”

    蝮虫忍不住问道。

    “我应该有事吗?”

    李昂眉头一皱,摸了摸自己的胸膛,机警地说道:“你刚才是不是看我体格强健,胸肌充荷尔蒙,想骚扰我来着?

    我警告你嗷,哥练的胸肌不是给你靠的,听明白没?

    办公室恋爱是没有结果的。”

    谁要跟你谈办公室恋爱了啊?!

    蝮虫心中怒吼,脸上却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

    在计划开始之前,昙花就将包括他技能装备道具以及人生履历在内的所有信息,全部都交付给蝮虫看了一遍,防止意外情况的发生。

    蝮虫自认为自己身为lv15级别的玩家,在有心算无心、又一次性地使出两份技能卷轴的前提下,就算无法将敌人一击毙命,也至少能将其重伤,

    未曾想,这祭酒竟然完全无视了技能效果,挠挠头,一副风淡云轻的样子。

    毫无疑问,碎心一击的技能绝对是发动成功了,

    对方没有倒下的原因,可能是他掌握了某种可以规避掉心脏伤害的技能,或是对方的生理结构已经异于常人,就算心脏碎裂也无所谓...

    问题是,祭酒会这么强么?

    除非...他在这次死斗任务里,通过击杀敌方队伍的玩家,又获得了某种突破?

    蝮虫百思不得其解,他并不知道,李昂的心脏确实已经在技能的作用之下破裂成两半。

    但是,李昂早就用生物模板对自己实施各种改造,

    他对心脏的改造,不仅是在原有心脏的基础上增大体积,

    还在原有心脏左心房、左心室、右心房、右心室的基础上,多加了几个腔室,像寄居生物一样,寄生在心脏外侧,

    并用多出来的血管,将多余腔室连接到器官组织,为全身提供充足的血流量。

    就算原有心脏发生意外,这些额外的多出来的腔室,也能起到临时供应血流量的作用。

    心脏裂成两半的李昂,依靠附属腔室,继续为全身进行供血。

    当然了,心脏破裂引起的出血还是比较严重的,不过对于李昂这种非人身躯而言,问题不大。

    看到李昂活蹦乱跳完全没有问题的样子,完全不知情的蝮虫一时间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再次出手。

    他还没做出反应,李昂倒是一脸无所谓地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尘土,笑着对蝮虫说道:“要不是现在仪轨还没有准备好,你已经死了。”

    “...”

    蝮虫沉默无言,看着李昂提了提连接着灯笼的木杆,径直走向圆心的长杆处。

    蝮虫不声不响地跟在他的身后,而不远处,那两道黑袍身影依旧没有做出任何动作,一动不动如同雕像一般。

    此时,长杆底部冒着的白光,已经蔓延至长杆的十分之一左右,并且随着圆圈中人群的呼喊声越来越响亮,白光蔓延的速度也在缓慢加快。

    “这玩意儿,就是阵眼吧?”

    李昂搓着下巴,回头朝着蝮虫问道:“白光蔓延的高度,就是仪轨的完成进度?等到仪轨彻底完成的话,这里的普通人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