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零二章 消费

    “...”

    蝮虫沉默了一下,让自己从刚才的震惊当中回过神来,缓缓说道:“你以为,要污染一条龙有那么容易么?

    纵使蜃龙自困了千年,饱受妖魔气息污染,早已虚弱不堪,只能依靠月神冠冕来维持神智。

    但龙终究是龙,不付出更多,怎么可能将其控制。

    如果有其他办法,我们也不想这么做。

    可惜,事态紧急,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准备,

    毕竟已经数百年没有人见过真龙了,谁也不清楚它们的特性,只能按照传承下来的典籍,一步一步进行仪轨...”

    “谁说的?我就见过,”

    李昂振振有词地说道:“在成为玩家之前我就在国外被一条龙服务过。”

    蝮虫一脸懵比,“嗯?”

    “丧葬一条龙。”

    李昂补充说明道:“我被北欧一地邀请为新时代欧洲丧葬文化体验大使,过去享受了为期三天的北欧风光丧葬行,

    结果我发现国外的丧葬文化和我们差不多。

    曲一响,布一盖,全村老小等上菜,走的走,抬的抬,后面跟着一片白,棺一抬,土一埋,亲戚朋友哭起来。

    最后还上对联:嗟叹嚎啕哽咽喉,泪洒江河满海流,

    横批:死晚了啊。”

    ???你搁着说单口相声呢。

    蝮虫勉强忍住了吐槽的冲动。

    冷静,冷静。

    其实,按照岿阳派留下的典籍,他们还有一项备用方案。

    就算祭酒执爵与怨魔的组合并没有像之前计划的那样,把宫灯拿到囚魔窟最底层,开启关住蜃龙的雾气大门,

    他们依然可以通过扩大仪轨的方式,来突破雾气大门的屏障——

    也就是要让蝮虫以及其他两名主持仪轨者,将自己也一同加入仪轨之中,做出牺牲,增强仪轨力量,进而完成对月神冠冕的污染。

    只是那样的话,昙花组织就必须再额外派人到囚魔窟底部,付出更多的牺牲,才能获得蜃龙的控制权。

    蝼蚁尚且偷生,作为一名有着远大未来的玩家,蝮虫当然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无论如何,都要将宫灯拿到手。

    念及此处,他看向正在打量长杆的李昂,沉声说道:“你这么不肯配合,想必也是因为之前,组织上拒绝了你的意见吧。”

    李昂转过身来,看向蝮虫。

    蝮虫缓缓道:“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

    而蜃龙,作为异化的龙种,其雾境范围最大可覆盖数万里。搭配特殊的、传导雾气阵法,完全可以覆盖地球上绝大多数文明地区。

    也就是说,拥有了蜃龙,就拥有了未来。

    就像其他隐秘组织一样,昙花并非铁板一块,在昙花内部也有着诸多派别。有相当一部分人只想利用蜃龙来维系自身地位。

    他们畏惧于杀场游戏带来的冲击,畏惧于杀场游戏带来的危险与死亡,

    他们更畏惧于,随着杀场游戏而产生的千千万万将伟力归于自身的超凡者。”

    蝮虫顿了一下,续而说道:“他们,或者说以昙花为代表的权贵,

    倒不是害怕超凡者所用拥有的力量——从概率学角度出发,精英阶级成为高级玩家的可能性更大。

    他们畏惧的,是玩家所代表的旧时代社会秩序崩塌。”

    蝮虫认真地看着祭酒,说道:“我看过你的档案,包括你的心理测试与会政策倾向测试,你似乎和鲸歌那些人一样,极端不信任资本。

    我想问你个问题,为何从十九世纪以来,资本与资本家没有灭亡,反而还能继续维持旺盛的生命力?没有被推翻或者取代?”

    “唔。”

    李昂想了想,回答道:“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绝不会出现的。”

    “保守的答案,”

    蝮虫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资本主义还有着发展生产力的空间,可以通过包括局部调整生产关系在内的方式,来延续生命。

    其中,资本用来维持社会形态的两大利器,就是享乐主义,消费主义。

    资本通过营销洗脑,扭曲‘美好’、‘自由’、‘个性’等等概念,将概念与物质绑定在一起,催生人们的消费需求与消费冲动,进而消耗掉生产出来的财富,完成剥削,实现消费主义完美的闭环。

    在杀场游戏之前的超级英雄文艺作品当中,超凡者来源于普通人当中,无论他是能够上天入地,搬山填海,

    只要他没有完全脱离人类社会,他就无法离开由漫长时间资本洗脑产生的消费主义闭环。

    传统意义上的超凡者,需要更大的房子,更靓的车子,更好的居住环境,更高的社会地位。

    简而言之,超级英雄文艺作品当中的超凡者还是人类,无法脱离人类社会生存,

    就算他们拥有特殊力量,也无法彻底与资本消费隔离。

    他们会利用超凡力量实现阶级跨越,进入上层阶级,与固有的权贵阶级合作,或是共享权利。

    而固有的权贵,完全可以通过联姻或者收买等方式,一步步将自身也转变为超凡阶级。

    这一过程当中,原有的社会形态并不会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上位者依旧是上位者,只是由经济优势,变成了经济加上个人武力的优势而已。”

    蝮虫顿了一下,指了指自己,“但,杀场游戏不同于传统的超级英雄文艺作品,两三周一次的剧本任务,决定了由杀场游戏产生的超凡者,更新换代的速度极快,

    他们拥有更高的危机意识,对于消费主义与享乐主义的需求,也下降到了冰点。

    这就意味着,对于杀场游戏超凡者而言,资本存在的价值并没有那么大。

    他们并不需要更大的房子,更靓的车子,更好的居住环境,更高的社会地位,在两三周一次的剧本任务面前,他们要考虑的,首先是自己的生存问题。

    对于力量的狂热追求,决定了现有的社会秩序在超凡者面前,成为了阻碍而非助力——为了获取力量,超凡者可以采取一切措施。

    随着杀场游戏的进行,超凡者拥有的力量越来越庞大,而现有的社会形态也终将分崩离析。

    这样的未来发展方向,对于以昙花为代表的权贵阶级而言,绝对无法接受。

    他们可以忍让一部分下层者借助超凡力量,与他们共享权力,

    但不能接受,超凡者彻底毁掉包括承载了他们权力基础在内的社会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