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堂姐1

    我记得他进来时候,是带着一个面具的,此时他的眉眼贴着我的颈窝,他......什么时候摘掉了面具?

    他......是什么样子?妖,会幻化形体,他是什么样子的呢?

    满肚子疑问,却没有胆量翻过身去看一眼,我着实佩服我的勇气,算了,还是不看的好,万一是个丑东西,我真的收拾收拾去世了。

    说是不看,但是我却抑制不住的天马行空,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他是什么妖?修炼多少年了?妖界没母得了吗?一定要来人间找老婆?

    脑子乱哄哄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意识渐渐朦胧,睡了过去。

    迷糊间我听到他说“记住我的名字,迟荆川,遇到......”

    这一夜我竟然睡的很安稳,连梦都没做,睁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身边没有那幽幽的冷香气息,我嗅了嗅,确定房间没有他的味道后,才坐起身揉揉眼睛环顾房间,他不在?他走了?

    确定没有他的踪影与气息,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但愿,他以后少出现在我面前。

    忽然我想起太奶奶交代我的事,顾不得全身赤裸赶紧掀开被子,看到床单的我,眼睛瞬间瞪得溜圆。

    那快白布呢?

    我与堂姐进房前,太奶奶吩咐过我们洞房后,一定要把床上铺的那快白布交给她,好确定我们的处子之身。

    我的白布呢?哪去了?

    顾不上全身酸痛,我起身套上衣服整个房间看了一遍,没有。

    房间里只有我和他,难道被他......拿走了?

    万一真是他拿走了......我的个天,真是羞死人了,变态吗他?竟然把那块布拿走。

    “我的宝贝女儿啊......”突然门外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我的女儿啊......”那声音是我大伯母的,她怎么会叫的这么凄厉?

    随后便是一阵阵的脚步声。

    出什么事了,难道是堂姐......

    我没时间继续纠结白布的事,赶紧打开房门,看到巫家众人一拨拨匆忙的朝我隔壁堂姐的房间跑去。

    突然,我想到了,那股腥臭的味道,他的身上是淡淡的冷香他昨夜在我这,难道那股腥臭味道的妖,是去找堂姐了?

    我赶紧跑出门,来到堂姐的门外,这时候,门口已经围满了人,而且陆续还有人跑过来。

    “快让开......”我的堂弟巫笑帅冲出人群,将我推开,跑到院子中央的花坛开始猛吐,紧接着是一些巫家的小徒弟,纷纷捂住嘴跑出来。

    下意识,我有种不好的直觉。

    这个时候,太爷爷与太奶奶被爸妈搀扶着走过来。

    爸妈看到我的时候,他们脸上纷纷露出欣喜尤其是我妈,她的眼眶有些泛红。

    太爷爷与太奶奶看到我也是一副老怀安慰的样子。

    顾不上说话,他们匆匆的进了表姐的房间,而我则是跟在他们身后。

    进到房间,迎面扑来一阵阵的血腥气,那味道浓郁扑鼻,令人作呕,我下意识的用手掩住口鼻。

    “你......”坐在地上痛哭嚎叫的大伯母,猛地站起身,朝我扑来,死死的掐住我的双肩,大声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你,死的应该是你,是你......”

    大伯母的尖声咆哮,令在场所有人都震在那里。

    尤其是我,她为什么要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