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登门入室

    忽然我妈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昨夜你们有没有......?”

    虽然我妈没说明,但是我这么大个人也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于是我感觉自己的脸温度爆升,不情愿的点了下头。

    我妈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也对,结婚哪有不合房的呢?你把平安扣戴上吧,以后他就要和我们一起生活了,有些事你慢慢习惯就好,凡事你忍耐点,这样总比你堂姐惨死的强。”

    听得出来我妈话语里的无奈,巫家......依附妖界,是得罪不起妖界的。

    我无奈的点头,伸手接过平安扣,看了下,只是一个普通的平安扣,玉质一般,不过这可是我妈的祖传之物,我可得保护好。

    我将平安扣戴上后,我妈就领着我去了太爷爷房中。

    一进门我就看到大堂哥巫钟林站在床前,一看到我进来,对着我和妈抿唇笑笑“二婶,缈儿。”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这个笑和目光总有点不舒服,我点点头“哥”

    他面色和善,走过来拍拍我的肩“我还有事,先出去了。”说完他就出了太爷爷房间。

    整个屋子,气氛很压抑,我妈对太爷爷太奶奶轻声说“爷爷奶奶,缈儿要回岩市了,过来看看你们。”

    太爷爷叹口气“回去吧,早些回去也好。”

    看过太爷爷和太奶奶,我和妈就来到后院,打算和我爸说一声,可是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我只好打电话问我爸在哪,他说和二伯父出去办些事情,嘱咐我几句,然后就很匆忙的挂了电话。

    我妈把我送到公交站点就离开了,我只好自己站在这里等公交。

    上了车就听到手机响,我拿出来一看是巫笑帅,赶紧接电话“喂!”

    “姐,你在哪?”那头的巫笑帅语气很急,而且好像跑了很久一样,声音直喘。

    他这一问我才想起来,他说过要送我去车站的事,我给忘了,于是我笑呵呵的说“我上公交车了,准备回岩市,忘记告诉你了,不好意思呐!”

    “你上了公交车?”那边的巫笑帅突然拔高声音。

    “嗯!”

    我听到巫笑帅长吁了一口气“上了车就好,没事了,你路上小心。”

    “放心吧,我到岩市第一个给你打电话!”

    “好!挂了!”

    挂了电话,我就闻到一股子淡淡的怪味,很淡,而且这个味道是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我举起手闻了闻,那股味道又没了。

    一路上,那股味道总是似有似无的,我还把衣服脱下来闻,可是又没有,哪里来的味道?

    岩市离巫家所在的巫家镇不算很远,坐火车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因为是下午走的,等火车到站已经是晚上了。

    我下了车给爸妈还有巫笑帅报了平安,就打了个车,匆匆的赶回家。

    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洗洗澡,脱了衣服,在镜子里看到我身上的红痕,昨夜的事像电影一样猛的冲入脑海,我就这么站在镜子前失神的看着自己。

    许久......我长长的叹口气,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儿。

    想到以后我就要和一个妖一起生活,一起睡觉,还会......啪啪啪.....我的心就想被人用手来回翻动一样的难受。

    拧开花洒调好水温,站在花洒下,我不停擦洗身上,下身,恨不得他触碰过的每个地方我都要搓上几遍,就连他吻过的手背我也狠劲的搓洗。

    我是一顿操作猛如虎,狠狠的把自己洗个几遍,这才拿起浴袍穿在身上。

    开门的一瞬间,我就闻到淡淡的香味,这个味道......

    我停下擦头的动作,缓缓抬起头,看到床上坐着的背影时,我吓得退了一步,嘴巴微微张开,死死的抓住刚刚用来擦头的毛巾。

    他......他竟然就这么登门入室大摇大摆的坐在我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