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炼妖

    他松开我,嗤笑一声“她失了贞洁,腹中有子,还妄想蒙混过关?愚蠢至极。”

    说着,他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我脸“如果不是你,整个巫家都会不复存在。”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还有这么大的作用?整个巫家......

    还有巫莹莹虽然刁钻任性,但她和我一样被巫家人监视保护每天灌输坚守忠贞的思想,怎么可能不是处子呢,还有了别人的孩子。

    这简直不可思议,我小声辩解道“这不可能,她和我一样,被巫家人看守的死死的,怎么可能不是处子还会有别人的孩子!再说了,我哪有这么重要,还整个巫家?”

    在巫家我顶多就是个祭祀品,而且我想和别人出去玩会都不行呢,就连上学都是奢望,一切都听从巫家安排,我哪有这么重要,我所谓的重要,就是要嫁给他,免于得罪妖界。

    “睡吧”他不理会我,放下两个字直径上床躺下,连衣服都不脱。

    我不甘心,又问“你说我堂姐她有了孩子,你知道是谁的吗?”

    “......”他还是不理我,只是闭上眼拍拍他身侧的位置。

    看来他是不打算告我的,我慢吞吞的爬上床,看了眼他的狼纹面具背对他躺下,嘴抽的说了句“睡觉还带面具,怕看呐!”

    说完我就后悔的不行,万一他摘下面具,丑到不行,我又不能离婚,真是嘴欠。

    果然,听到他那边的床头柜传来木质轻触的声音,他把面具摘了?我还没关灯,那不是会看个一清二楚?

    看......还是不看......他长相过得去就算了,万一他是个奇丑无比的,我怎么办?

    正当我踌躇的时候,突然屋里的灯灭了,身后的他将我紧紧搂进怀里,和昨天一样他将头埋在我的脖颈“睡吧!”

    与昨夜相同的气息围绕在我的鼻尖,那淡淡的馨香似乎安抚了我心头对他的惧怕,心渐渐平静......

    睡到半夜,我被痛醒,小腹一阵一阵的疼痛传来,痛经死我的死穴,每次都痛得我不行,想忍忍睡着就好了,可是越来越痛,翻来覆去也不好。

    我无奈的起身去药箱里拿止痛药,屋子里没有了他的味道,打开床头灯,发现他不见了,是走了吗?

    走了也好,我自己到是乐个自在。

    我赶紧拿出药箱,拿出止痛片去客厅的茶几上拿起水杯倒水吃下。

    吞下药后,忽然我又问到了那股奇怪的味道,和我今天上车闻到的一模一样,只是这次很浓烈,这股味道好像什么东西馊了一样的难闻。

    ‘咕......咕......’

    突然我房间里传来声音,而且那股味道越来越浓,我心里道,不好,这是妖的味道,这妖跟了我一路,它想干什么?

    如果只是有事拜托我那还好说,我可以安排给驻守在岩市的巫家人,可......万一这妖不安好心怎么办。

    我正琢磨呢,那妖从我房中跳了出来站在我的房门口,竟然是一只蟾蜍精,全身满脸都是葡萄串一样的鼓包,大大的嘴巴,两侧腮一鼓一鼓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可是......他没有瞳孔,只有眼白,它身上的鼓包对着我喷出一丝液体,我见状跑开躲过,那液体喷溅到我妈种的花上,原本艳丽的鲜花即刻枯萎化成了一摊烂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