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遇袭

    完蛋了,我丢下手里的水杯夺门而出,不要命的往楼下跑,还好我家是三楼,几步就跑到了楼下。

    深更半夜,小区里一个人也没有,我加快速度往小区外面跑,一边跑我一边想拿手机给岩市的巫家人打电话,摸了半天我才想起来,我身上还是浴袍,手机还放在床头柜,这下死定了。

    妖与人一样,必有瞳,无瞳乃属练妖,被人操控。

    华夏炼妖的人不少,很多炼妖师为了提升修为寿命从他们所炼的妖身上摄取修为转为寿命,但有些炼妖师也会收人钱财帮助他人解决‘问题’。

    炼妖师与妖界皆有契约不允许炼妖师利用妖害人性命为祸人间,但是很多炼妖师还是为了金钱名利用妖暗自干些见不得的勾当。

    一旦发现有炼妖师驱妖害人,我们巫家便要铲除对方,可是......我没有这个能力啊!实力不允许啊!

    今夜这个蟾蜍精,它双目无瞳,又跟了我一路半夜现身,肯定没好事,我不跑等死吗?

    对了,我还记得几个巫家人的电话号码,小区里有保安24小时巡逻,我可以找保安借电话。

    身后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一定那个蟾蜍精追来了我不敢停下查看只能拼命跑,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这么下去我哪跑得过它?

    就算到了保安室,搞不好还会害了人家保安的性命,怎么办,怎么办,我已经累的要上不来气了!

    突然我身后‘嗖’的一声,从我身侧喷过一道液体,喷溅到草地上,灼出一个黑洞。

    紧接着又飞来几道液体,我躲闪不及时被其中一道液体喷到手臂上,顿时灼痛异常,如果不是赶着逃命,我一定会痛的原地打滚。

    我疯了一样的跑,灼痛敢越来越强,伴随灼痛,我眼前开始模糊,腿也不听使唤,入秋的季节,我身上的浴袍竟然被冷汗浸透了。

    被灼伤的手臂几乎麻木,呼吸也是越发费力,伴随疼痛还有伤口发出的酸臭味儿,我似乎听到了皮肉被腐蚀的声音。

    脖子突然被什么东西勒住,黏糊糊而且恶臭无比。

    我被那东西猛的往后一扥,整个人朝后面摔了出去。

    后背撞到小区路面的石子路,咯的生疼,紧接着,那东西又将我甩了起来,我整个人跌到绿化带里。

    绿化带里的雪松被我压的树枝都折了有的甚至歪到一边,弄得我身上腿上脸上被刮的到处都是伤口,全身被摔的痛到快要散架。

    不等我反应,我的脖子再次被缠住,那东西将我硬生生将我从雪松里拖拽出来,而这次我终于看清了缠住我脖子的东西,就是那蟾蜍精的舌头。

    是啊,蟾蜍精最精妙的武器除了它的毒液就是它的舌头。

    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浑身没有一处不疼,身上的伤口因为拖拽被地上的鹅卵石摩擦,更是疼痛,还有刚刚被液体灼伤的地方,简直疼到骨头里,我的喉头一阵阵腥味上涌。

    蟾蜍精用舌头将倒在地上的我渐渐拉近它,张开它的血盆大口,这是要吃了我是吗?

    它的舌头越收越紧,勒的我无法喘气,我没有力气去撕扯蟾蜍精的舌头,只能任由它用那散发恶臭的舌头拖着我,渐渐逼近。

    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妖的袭击,竟然就要被吃了。

    我的意识开始有些涣散,耳边连我被拖地而行的声音也开始模糊。

    混沌间眼前一道蓝白的光闪过,一瞬间空气涌入肺部,我猛咳了几下,就没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