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是她老公

    眼前一片漆黑,疼,好疼,蟾蜍精在追我......我快被它吃了,血盆大口对着我张开“啊——”一声尖叫我猛的睁开眼,眼前没有蟾蜍精,而是我熟悉的天花板。

    这是......这是我家,我没死?

    天啊,太好了,我没死,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和卧室,我激动的不得了,我没有死,我还以为我死定了!

    我正要起身的时候,身上传来一阵阵剧痛,痛得我龇牙咧嘴,我使劲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这个时候,门开了,我警惕的看向门口。

    进来的是一个......帅哥哥,哇......我一直只在电视上才看的到的那种帅到人神共愤的帅哥哥,我今天竟然看到活的了!

    哇......要不是巫家多年的教育,女孩子要矜持,我可能会尖叫的跳起来。

    这个帅哥哥简直太帅了,而且目测身高起码一米八九,身材超好简直就是黄金比例,而且周身散发出诱人男人气息。

    虽然皮肤不算白,但是他浓密有型的眉下面的一双大眼睛简直是满眼桃花呢!看看人家那鼻子英挺有型,还有那双唇,红润润真想上去咬一口。

    就连他身上这身黑色休闲装,穿在他的身上都是这么好看,如果不是要保持形象我可能会扑上去要微信呢!

    不过,他这个头发颜色怎么这么眼熟,还有眼睛,在哪见过呢,还有......屋子里的冷香味......嗯?

    他好像不太高兴,从进门就怒视我,对,就是怒视。

    “巫缈児,我跟你说过什么?”

    咦?他说话的声音也很耳熟!还有这个语气!

    “......”

    他一个健步走到我面前,一双藏蓝色的双眸直视我的双眼,一字一顿问“我跟你说过什么?”听得出来,说这话的时候他是咬着后槽牙说的。

    这双眼,藏蓝色的双瞳,如同浩瀚星空一般的双瞳,还有一头雪银的长发,不是迟荆川又是谁?

    感觉他已经到了暴怒的边缘,吓得我咽了一口口水。

    他伸出手,轻轻捏住我的下巴,双眸里尽是怒火“我告诉过你,遇到危险只要在心里默念我的名字,我就会来救你,为什么你没有,如果不是我及时回来,你早就被蟾蜍拆吞入腹了。”

    眼看他怒气冲天的样子,我不敢作声,可是他什么时候告诉我遇到危险默念他的名字?我大脑高速运转,快点想起来,毕竟看上去他气的不轻!

    难道......是新婚夜我迷迷糊糊没听清的那些话?

    不管了,想活命还是服软的好,我小声说“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哼”他松开我的下巴,转身就走出了我的房间。

    不一会,他端着一个冒着热气的碗进来,坐到床边,将碗放下,伸手将我两个枕头叠加起来,弄好后,一手穿过我的腋下,一只手穿过我的膝盖窝将我轻轻抱起,向后挪了下让我可以靠着枕头。

    他的动作很轻柔,一点都没有扯到我的伤口。把我弄好后,他端起碗,用勺子舀出一勺,轻轻吹吹,又用嘴唇碰了碰勺子里的粥,确定不烫了才将勺子送我嘴边。

    我看了一眼,是白粥,张开嘴吃了下去。

    巫家,家大业大我从小到大从来不缺吃食,但是......这碗白粥,我却觉得清香无比,比我吃过的任何东西都好吃,是错觉吗。

    喂好粥,他用纸巾给我擦擦嘴,为我盖好被子才端着碗出去。

    这一系列动作,我的心,好像最柔软的地方被什么东西轻轻敲了一下,软软的,酥酥的。

    “铃铃铃......”

    我的手机响了,身上到处都是伤,我慢吞吞的往床边挪动,想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手机。

    这时,迟荆川走了进来,打开抽屉,拿起我的手机接了起来“喂”

    我不知道那头是谁,但是接起电话后他看了我一眼“我是他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