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错觉

    嗯?他怎么乱说话,也不对,他说的也对,这个家伙真是......

    “把电话给我,听到没有!”我忍痛伸出手去抢手机。

    他见状瞟了我一眼然后把电话递到我耳边。

    我胆子肥的瞪了他一眼“喂”

    “行啊你个丫头,什么时候有老公了?”电话那头清脆的女声传来,是我唯一的朋友乔木,名字虽然有些男孩子气,但确是个长相标志的小姑娘。

    没办法,我只能打哈哈的应付说“额......男朋友”

    “哈哈,你这家伙,竟然会谈恋爱了,啧啧啧~~真是不容易!”乔木在电话那头语气十分调侃与惊讶!

    为了阻止她继续这个话题我问到“打电话来什么事?”

    “哦!我家一个远房亲戚在岩市开了一家饮品店,想让我帮他暂时找几个兼职,你反正在家也没事,来吗?我也会去!不如你来体验一下生活!”

    这个不错,反正我每天在家无所事事,以前是因为我还没出嫁,所以被巫家人束缚着,现在我都嫁了,当然是自由人了!于是我问了什么时间,因为身上有伤,还是需要调理的!

    乔木说还有两天就开业了,可是我的伤怎么办,我借口说有事去不成了,但是乔木说我随时想去都可以,于是我爽利并且愉快的答应下来!

    这边挂了电话,我美滋滋的想着我第一份工作,虽然是兼职,但我也很兴奋,而且还是和乔木一起!哈哈,开心!

    我正美呢!耳边冷冷传来几个字“不许去。”

    “为什么?”我去工作又关他事?

    他瞥了我一眼“你最近麻烦缠身,最好呆在我身边。”

    “什么麻烦?”我麻烦缠身?

    他面色凝重的看我“蟾蜍精为什么会找上你,是谁驱使的。”

    “我怎么知道!”我小声嘟哝“我又没得罪什么人,我虽然是巫家人,但是一点降妖除怪的本事都没有,怎么可能会得罪炼妖师呢!”想来我也是倒霉,好端端的差点被蟾蜍精吃了。

    “你真的没有得罪人才好!吃了它。”迟荆川把一个黑色的小药丸递到我的嘴边。

    想都没想,我张嘴就吞了下去,甜甜的,味道还不错!

    紧接着,他抬起我被蟾蜍体灼伤的手臂,拆开药布,他的手掌燃起蓝白色的光晕,然后将手掌缓缓靠近我的伤口。

    光晕靠近的一瞬间,伤口很舒服,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灼痛感。

    我缓缓抬头,看着他认真为我疗伤的模样,脱口而出“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他为我疗伤的手微微顿了顿“因为你是我的妻子,保护你爱护你,是我的职责。”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然在他的语气里听到了深情的意味。

    怎么可能呢!我们一共才相处几天,怎么可能会有深情?

    可是心里竟然会抑制不住的怦怦直跳,我故作自在的转移话题“你说我得罪人了,你知道我得罪谁了吗?”

    “你大伯巫忠山一家,心术不正,不要与他们有任何瓜葛往来。”他幽幽的说。

    他的意思......是我得罪了大伯一家?蟾蜍精是我大伯父驱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