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炼妖??

    我不相信大伯父会这么对我。

    马上说“怎么可能,大伯父对我一直很好的,大伯母虽然因为堂姐的事突然对我疯言恶语,但是她以前对我还是不错的,还有我大堂哥,他为人和善对我们这些弟弟妹妹都很照顾的!”

    他不理会我,而是将我的伤口再次包好,抬起头,一双星眸定定的看着我,看的我有些冷“我是你丈夫,不会伤害你,你必须听我的。”

    我暗自撇撇嘴,谁稀罕你当我丈夫一样“反正我是不大相信大伯父会要我的命,我们可是至亲!”

    我小声嘟哝一句后,他竟然伸出手捏了一下我的脸,和平时的轻轻抚摸不一样,这次真的是实实在在掐了我一把,痛的很。

    “我说的是事实!我不相信他们会害我性命。”毕竟是一家人,哪会这么狠心。

    “呵......”他忽然笑了,满脸的不屑“你不信我没关系,你可以问问你的父母,他们可是清楚的很。”

    我爸妈......?

    问就问。

    我对他‘哼’了一声,拿起手机拨通我爸的手机。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

    关机了,我爸平时可是24小时开机的,怎么关机了呢!

    我赶紧拨通我妈的电话。

    “嘟...嘟...”

    “缈儿”电话那头传来我妈的声音。

    “妈,我爸怎么突然关机了呢?”

    “没有啊!我问问你爸,他在我身边呢!”紧接着我就听到了我妈和我爸的对话,原来是我爸手机没电,最近事情多,忘记充电了!

    “妈,我......”如果我问我妈大伯父,那我要不要把我遇袭差点丢命的事告诉她呢,我告诉了她,他和我爸一定会担心的。

    “诶......你干嘛......”我正犹豫呢,迟荆川一把将我电话抢走,出了我房间。

    我身上有伤,怕扯到伤口,只好吭哧吭哧的一点一点挪下床,像个木乃伊一样小步慢蹭蹭的走。

    好不容易走到门口,他走回来。

    “嗯......”他把电话贴到我耳边。

    电话那头“缈儿,荆川说什么你都听他的......”

    荆川?我妈跟他很熟吗?这称呼,这语气,简直不要太亲哈!

    “你好好听他的话,你大伯父对你好是有目的的,具体的等我和你爸回去再说,过两天巫思若会从宏洲回去岩市,你记得去车站接她!”

    “哦!”

    我妈嘱咐我几句便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抬头看着迟荆川“你和我妈说了什么?她怎么对你称呼这么亲密。”

    天知道,我成亲那天,我妈担心的几乎难以抑制的哭出声,一百万个不愿意,怎么打个电话以后,还称呼他荆川,还让我都听他的,他想的美。

    他却不理会我,直接把我抱上床,盖好被子“你好好休息。”

    不等我眨眼的功夫,他竟然在我面前就这么消失了......消失了......

    是哈,他是妖,消失还不正常吗?

    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没一会我就听到厨房有声音,是他回来了,还是有别的妖?

    一股淡淡的味道飘来,这是妖的气味,但不是迟荆川的味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瞬间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

    “啊呀!”

    这是个女孩声音,紧接着就是碗掉地上摔碎的声音。

    然后就是脚步的声音,明显对方是朝着我房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