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尴尬...

    我问道“粟儿,厨房是谁在做饭吗?”

    “嗯!”粟儿点头“我们妖皇大人在为妖后娘娘您做饭!”

    迟荆川在为我做饭!真的假的!

    “啧啧啧......”粟儿一边往嘴里塞杏仁,一边摇头“没看出来,我们妖皇大人还真是出的厅堂下的厨房的好男人!”

    刚才,我看到他手上拿了一颗油麦菜,难道是为我买菜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点美滋滋的。

    在他把饭菜端进来后,一口一口小心的喂我吃饭,这一刻我竟然脑抽的想,嫁给他也还算不错,虽然不是人,但对我还是蛮好的,起码现在还是很不错的!

    吃饱饭,我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

    刚闭上眼睛,被子被掀开来,紧接着是睡衣的扣子被解开。

    我睁开眼,就看到迟荆川板着脸解我的衣扣,我没有穿内衣,他打开睡衣,我身前光溜溜被他看个精光。

    “你干嘛!”这个混蛋我刚才还为他给我做饭,感动不要不要的,现在他竟然开始脱我衣服,我都这个样子了他还不忘了睡我,真不是人!不对,他本来就不是人,应该是,他真不是块好饼。

    “抬起手,你这样我脱不下来。”他伸手去扯我的衣袖“擦擦身上,这样睡的好些。”

    他是要帮我擦身,我感觉啪啪打脸,我真是小人之心!

    “不擦也没关系的。”我拽拽已经被他脱了一半的衣服。

    “不行,你身上都是细小的伤口,我不为你擦好上药,明天不会好,快点把衣服脱了。”

    没等我反应呢,他一把脱下我的睡裤,只剩一条内内。

    真是......羞死人了。

    我顶着发烫的脸小声说“那个,那个,我自己来擦,不劳烦你!”

    他不理我,直径拿出毛巾,轻轻的为我擦拭双腿,毛巾温热的触感很舒服,但也抑制不住我越来越烫的脸。

    擦完后,他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轻轻的擦在我每一处小伤口上。

    擦完腿,他起身过来,一双藏蓝色的双眸目不转睛的直视我。

    我识趣的褪下睡衣,眼睛四处看,根本不敢看向他的脸。

    擦到胸上的时候,我紧张的恨不得睫毛都是僵直的。

    尤其是他擦药的时候,他的手指在我身上轻触的每一下,都无限清晰放大。

    我秉着呼吸,终于熬到他擦完药。

    “不要穿衣服,就这样呆着。”

    他的语气很轻柔,但说出来的话震的我不轻。

    “不穿衣服,我就这么晾着?”关键是我可是光溜溜的晾着呀!

    “你这样躺一个时辰,不可以盖被子穿衣服,否则不利于伤口愈合。”

    他是这么说,但我也不好意思就这么光这么久呀,而且他根本没有出去的意思,于是我借口说“我...我会冷!”

    他大手一挥,一道雾白色的屏障将我围了起来,周围暖烘烘的“睡吧”然后他坐在床边轻轻撩撩我的头发。

    现在我浑身上下只剩个小内裤,说不羞那是假的,我现在的脸热的吓人,颜色肯定和番茄没两样。

    倒是他,一脸的从容淡定。

    “呀!我没看到,我没看到,你们继续......”粟儿突然进来,看到我们两个现在的样子,捂着脸跑开了。

    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以后都不要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