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我是仓鼠

    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按门铃,我不情愿的睁眼,拿手机看看时间,早晨5点25分,谁这么早按门铃,真是讨厌。

    我慢吞吞的掀开被子,咦......感觉哪里不对劲身上怎么这么重,我低头一看,一只大手覆在我右侧胸上。

    “继续睡,不用理。”我身后传来迟荆川慵懒的声音,大手一使劲把我拽回被子里,后背贴在他光洁炙热的胸膛。

    我的妈呀!昨天上药后,药在伤口上感觉很舒服,我还真是心大的睡着了,猜的不错他肯定跟我一样......

    果然,他一条腿搭在我的腰上,他某个部位就那么直挺挺的贴在我的后腰上......

    “我......我要去开门,有人按门铃!”

    说完我再次掀开被子,却被他直接按住“粟儿会去开,你不必理会。”

    开门只是借口,我只是不想这么和你光溜溜的搂着好不好!

    外面传来开门声。

    “你是谁?”是巫笑帅,他这么早就来岩市了!

    粟儿的声音响起“你又是谁”

    “你不是人,你在这干什么?”巫笑帅的声音带着审视。

    “呦呵,能感觉到我的妖气,小伙子不错嘛!”接着就是坚果被嚼碎的声音,我的天,我们家这点坚果应该被粟儿吃的见底了吧?

    “这东西是我给我姐和我婶买的,你这妖好不要脸,随便拿别人东西,快说,我姐呢,不然小爷我让你灰飞烟灭,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紧接着外面就是盘子和东西撒砸到地上的声音,应该是那些坚果和装盘被打翻了。

    我赶紧把他放在我胸上的手掀开“不能睡了。”我再不起来,他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

    快速穿上睡衣,小跑开门。

    打开门就看到满地的核桃,杏仁,然后就是巫笑帅手上掐着掌心雷的指法。

    “小帅,住手。”

    巫笑帅看到我,笑道“姐,你没事呀,我还以为这个老鼠精把你怎么样了呢!”

    “老鼠精?”巫笑帅是说粟儿吗?是了,他捉妖这么多年早已开了眼,很多妖怪原形他是可以看到的。

    “你才是老鼠精,你全家都是老鼠精,我是仓鼠,仓鼠,你瞎了吗!”粟儿气的两眼通红,一张粉嫩的小脸气鼓鼓的。

    粟儿是仓鼠?怪不得,她这么爱吃!

    我急忙上去打圆场“小帅,这个是粟儿,她以后和我们一起生活,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然后我走到粟儿身边“粟儿,这是巫笑帅,我堂弟。”

    “哼”粟儿气呼呼的转身,白嫩肉肉的小手一挥,那些撒的满地核桃杏仁瞬间滚到一起,然后她蹲下身,慢慢捡到盘子里。

    “我还睡那个房吗?”巫笑帅把门口的行李箱行李袋搬进门。

    “对,还是那间!”巫笑帅偶尔会来我家住几天,所以我隔壁的房间,基本都是他在住,但是这次他很久没来,所以床单还是要换下的,还好昨天有粟儿帮忙。

    这时我才发现,我刚刚一路跑到客厅,身上的伤口竟然一点也不痛,我撸开袖子一看,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没有了。

    我赶紧又看看腿,腿上的那些伤口也全部不见了,我的神啊,迟荆川的药膏也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