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她...已经不是人了

    还好树林里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大石头可以供我们藏身,我们偷偷蹲在石头后面。

    而不远处就是巫莹莹和那男人交合的声音。

    “嗯......好哥哥,你用力点!”巫莹莹的声音简直是让人骨头渣都酥了,我听了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看你斯斯文文的,没想到真是个浪货......”

    紧接着就是一阵‘啪啪啪啪.......’

    我正郁闷呢,怎么还不结束的时候,巫笑帅俯身过来在我耳边细声说“姐,你仔细听那男的声音有点不对。”

    声音?我的天啊,这么听还不够,还要仔细听?

    “啊......啊———”只听到男人一生大喊,然后一点声音都没有。

    一瞬间,静的可怕。

    粟儿忽然开口说“她走了。”

    我和巫笑帅对视一眼,他猛的站起身,四处看一眼,咒骂道“妈的,巫莹莹不见了。”

    我起身看了一圈树林,没有一点巫莹莹的踪影,而远处的地上只剩下一具干尸,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刚刚那个男人的。

    粟儿率先走过去,她扫了眼躺在地上的干瘪尸体,回头对我问“那个女的你们认识?”

    我走过去点点头“她是我和小帅的堂姐,在我和迟荆川成亲那天,去世了,前天她的尸体被偷,诡异的是今天我个小帅竟然在这里看到了她。”

    我低头看了眼那具干瘪的尸体,宽松的衣服下,尸体就像被晒了很久的腊肉一样,黑黑的,所有皮肉如同肉干一样紧紧缩在骨头上。

    可是,他男性的某处竟然还是保持充血的状态,直挺的立在那里,上面甚至还残留了白色的jing液。

    粟儿摇摇头“这男的是死于艳术,你那个堂姐,已经不是人了,她在靠摄取男人的精元来增加修为。”

    艳术,是一种邪术用来增加修为与保持好皮相的一种手段。

    有一些妖与炼妖术士,不想耗费太多时间精力来修为,所以他们会靠一些术法去残食妖灵与人的精元,艳术只是其中一种。

    可是,刚刚的人,她可是巫莹莹,难道有人偷了她的尸体用道术把她炼成了尸妖,利用艳术让她残破骇人的身子变的和正常人无异?

    到底是谁干的,是大伯母吗?不可能,大伯母根本不会这些,巫家不允许家族里的任何人使用邪术。

    而且这才几天的功夫,这未免也太快了。

    站在我身边的巫笑帅气闷的啐了一口“一定要找到偷走巫莹莹尸体的人。”

    我们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了,因为这件事,我也没有心情做饭,索性带巫笑帅和粟儿去外面吃。

    ——*——

    今天真是踩了屎吗?进了饭店就遇到巫家镇以前的邻居,丘轩。

    这个丘轩简直就是个混账,小时候经常欺负同龄的小朋友,而且在十六岁那年,他搬走之前还想猥亵我,如果不是有巫笑帅,我肯定会被他的咸猪蹄占便宜。

    我装作没看见,和巫笑帅,粟儿找了个位置坐下。

    “呦,这不是巫家妹妹吗!真是越来越水灵啦,给哥哥看看。”丘轩满身酒气走到我身边,伸手就来摸我的脸。

    巫笑帅起身挡在我的面前,制止了他继续伸来的手。

    “把你脏手拿开。”粟儿更是上前一巴掌挥开他的手。

    “这小姑娘长的也不赖!这小手,真水嫩。”

    丘轩长相家世都是非常好的,但是人品实在不敢恭维,花花公子不说,而且嚣张跋扈。

    “我说缈儿,我们这么久不见,陪哥哥聊聊!”丘轩一双眼睛色眯眯的不断在我和粟儿身上打转。

    想到他以前的恶行我就恶心,真是懒得搭理他。

    反倒是粟儿,和巫笑帅一起挡在我前面,扬起小脸鄙夷的说“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让她陪你聊聊,你信不信我......”

    “粟儿,下去。”

    门口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耳熟的很。

    我抬起头看向门口的位置,天呐......我是眼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