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引蛇出洞1

    姜欣虚弱的说“它每天半夜十二点到一点会去岩市龙蟠山,山顶吸收月光精华。”

    “你说的大师会跟着去吗?”巫笑帅可是说了,这一条蛇我们想捉它已经是难事,如果来个修为这么高的炼妖师,恐怕我们的胜算,微乎其微。

    姜欣摇头“不会,这个时间大师会给我们熬药让我们浸泡在里面。”

    太好了……这样我们还是有机会捉住三头蛇的。

    在车上,姜欣身上的鳞片变的枯萎,五彩的光芒变的暗淡。

    “姐姐,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姜欣坐在符口袋里对我笑了,她的脸,已经开始发黑。

    我点头“可以!”

    她把手从符口袋里拿出来,她的手上布满了血迹,把一个东西递给我“这个,是我为了表达谢意,唯一能帮你的了。”

    我仔细一看,这好像是一块骨头。

    姜欣说“这块,是大师植入我身体里的蛇骨,我刚刚把它从我胸腔拆了下来,这块蛇骨是那条巨蛇的。”

    是那条三头蛇的骨头吗?太好了,有了这个,我们成功几率,简直就是事半功倍。

    在炼妖界,炼妖师会在自己养的妖身上,拆下一块骨头,这样,炼妖师就可以用这块骨头作法,对妖产生影响。

    拆骨是炼妖的第一步,而且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一旦有妖,想要反噬主人,炼妖师就可以凭借这个对妖造成重创。

    有了这块骨头,我们相当于是得了一个利器在手。

    我伸手接过蛇骨,握住姜欣满是血污的手“谢谢你!”

    姜欣对我笑笑“是我要谢谢姐姐,帮回家,看看我的妈妈和弟弟,让我可以死的瞑目,让我可以免于落入蛇口。”

    我拿过车座上的纸抽从里抽出纸,为她擦擦眼泪,和手上的血“这是我应该做的。”

    是啊,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是妖后,是巫家人,帮助她,是应该的。

    我为她擦好手上的血迹,抬头的时候,发现她露在符口袋外面的头,已经全部变成了灰黑色,她的双眼紧闭,毫无气息。

    她死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因为一些炼妖师的残忍自私,就这么没了。

    她本应该有个美好的青春年华的,但是……她现在却是,这样一个满身鳞片的半妖样子离世。

    我手中本就因为她植入蛇骨微凉的手,变的更加冰冷。

    心中,难以言喻的难过,我一定要抓住这个炼妖师,我是妖后,我的职责就是维护妖界,处理这些为了私欲害人的妖,以及炼妖师。

    我一定要抓住他。

    到了岩石所安置的处理妖的地点,我们把姜欣的尸体处理了,巫笑帅把姜欣放入专门化妖尸的炉子里,用符咒点燃她的尸身。

    “姐!”巫笑帅看着炉子说“这才是刚刚开始,以后,你会遇到更多这类的事,你一定要坚强适应。”

    我深吸一口气,嘴巴抿成一条线,点头说“我明白。”

    一直等到姜欣的尸体完全化灰,我们才离开。

    离开后,直接回家接巫思若。

    巫思若背着包上车,对我们说“很棘手吗,怎么连家里最大的符网都让我带上了?”

    巫笑帅发动车,出了小区“不棘手能让我们冰雪聪明的若若来么!”

    巫思若白了一眼她哥“别给我带高帽,快说怎么回事。”

    巫笑帅停下车,将车靠在一边“今天我们三个需要布一个法阵,对方很难搞,你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阵?”

    巫笑帅眼神一凛“靡煞。”

    “靡煞?”巫思若声音噌的标高“就我们三个?行吗?这可是好大的阵,要不,我们让巫家派两个人来帮忙?”

    巫笑帅摇头“不用,还有粟儿呢!”他看了一圈,对我问“粟儿呢?”

    我恹恹指指背包“在里面呆着呢!”

    因为姜欣的死,我到现在,心理依旧有些难受,所以整个人有些闷。

    “姐,你怎么了?谁惹你了?”巫思若往我身边挪挪“姐,你手怎么了?”她抓起我的手来回的看。

    我对她抿唇笑笑“没事,别担心,这不是我的血。”

    看着手上残留着姜欣的血迹,脑子里就是她得知我们送她回家时,充满希望的眼神,心中惋惜。

    “姐,你跟我哥……”

    “若若,姐没事,我们先研究一下,等会的布局。”巫笑帅打断巫思若的追问,他知道,我不想提起这件事。

    巫笑帅给我和巫思若安排工作,地点,三个人分工明确。

    “喂……耗子,别睡了,出来。”巫笑帅拍拍我的背包,喊粟儿。

    粟儿伸出脑袋瓜“干嘛?”

    巫笑帅笑咪咪的对粟儿说“你等我们布好阵,你离远点,我怕你太近,等我们发动大阵的时候把你吸进去。”

    “没事了?就这个?”粟儿一双圆眼睛眨巴眨巴。

    巫笑帅呲牙“当然还有,如果我们大阵失败,你就可以用你的道行帮我们脱身。”

    启动大阵,势必会耗尽我们身上所有的力量,所以一旦大阵失败,我们根本没有逃的力气,这就要靠粟儿带我们逃了。

    粟儿点头“我可以带黑球儿去。”

    “不行”巫笑帅马上说“黑球儿虽然说道行高,可以和那个三头蛇比量一番,但是这个阵我们是针对三头蛇设的,黑球儿也属于这类的,它万一被阵伤了怎么办?”

    粟儿无奈的趴在我包包上“好吧!”

    我们几个开车到了龙蟠山,顺着盘山路来到山顶,找个隐蔽的位置停好,就开始下车布阵。

    龙蟠山很高,很少有人可以爬到山顶,所以山顶上基本没人,这也对我们布阵有极大的好处。

    正布着呢,我们看到山顶的一个空地,有台车不断的摇晃。

    巫笑帅瞥瞥嘴“大白天的,真有心情,玩车震。”

    刚说完,车窗打开一条缝,一声声呻吟声传出来。

    巫思若顿时就听红了脸。

    巫笑帅看到她红了脸,打趣的说“害羞什么,将来你嫁人了,也有这一天。”

    巫思若羞的一跺脚“哥,你胡说什么呢?”

    “我没胡说呀!”巫笑帅把一个钉子钉入土里“你看看咱姐,自从成亲以后,听到这声音,心不跳脸不红的,脸皮都厚了。”

    这个坏小子,我抬脚对着他屁股上就是一脚“再乱说,信不信把你封上。”

    巫笑帅鄙视的看看我,欠揍的说“不信!”

    我白他一眼“不信算了,等你娶老婆的,我让她一天三顿的揍你,让你再胡说。”

    巫笑帅对着我摇头晃脑的“我娶老婆,那你可有的等了。”

    巫思若糯糯的说“谁嫁给你,真是浪费了资源!”

    巫笑帅一挑眉“你哥我这么帅,可是抢手货呢,怎么能浪费资源!”

    我和巫思若对视一眼,纷纷对巫笑帅竖起大拇指,同声说了句“你真自恋!”

    我们胡闹了几句,继续耗尽布阵,这个阵太大,我们三个得在天黑前布好才行。

    经过我们三个马不停蹄的埋符,按钉,布网,等等…等等…这一系列的事情,终于在日落前赶出来了。

    还好巫思若想的周到带了吃的和暖宝,不然我们今天可得又冷又饿肚子了。

    我们把阵弄好,就坐在车里取暖,等着夜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