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时间是深夜十二点(求收藏!)

    这是一座阴冷森然的日式二层小屋。

    阴暗的环境,浓重的潮湿霉臭味,爬满霉斑的墙壁与天花板,踩上去咔擦咔擦响的木质地板——

    在这样的环境中,就算真从哪个地方跑出电影中的怨灵来都不奇怪。

    “差不多就是这里了吧。”白凡站立于客厅中,扫视一眼四周的环境。

    深夜十二点,四周万籁俱静,一丝一点声响在这种时候都显得尤为突兀,特别在本来就有恐怖灵异怪谈的阴暗小屋中,会有人为的动静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咔擦——

    有声响传了出来,这响声就好像是有人在扶着玄关扶手,鼓着阴冷的眼球,窥伺着自己一样。

    白凡循声望去。

    啪嗒啪嗒啪嗒。

    有穿着白衣的小女孩从玄关跑过。

    ‘事实上有小女孩儿跑过去并不奇怪。’

    白凡如此想着。

    他已经踏入这片死气沉沉的宅院许久,也差不多该有人来招待他了。

    白凡平静回头。

    他面前有一块巨大的平滑等身镜。

    借着手机的微光,白凡看清了镜中自己的表情。

    镜中的白凡正咧着嘴,苍白着脸,冲着自己在大大地笑着。

    这无比正常的一幕,却让白凡感到深深的违和感。

    很奇怪——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笑。

    在白凡的目光中,镜中自己的嘴角已经咧到脖子根了。

    是真的咧到脖子根了,鲜艳的嘴唇更显猩红诡异。

    镜中的白凡整张嘴占据了他整个下颚。

    见到这种景象,就算是一直镇静的白凡也露出一抹讶然之色。

    看着对方对着自己的脑袋张开血盆大口,白凡缓缓地抬起自己手中的手机——

    咔擦一声。

    他比了个剪刀手,拍了张合照。

    ......

    白凡将手机收回口袋。

    他侧目望去。

    光滑的镜面被砸碎,碎片遍地都是,通往二楼的木制扶手被他徒手整块拆掉。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一步一步悠哉地从屋内走出至屋外,根本就没有反省自己夜闯民宅行为的意思。

    “系统。”白凡在心中呼叫一声。

    过了一会儿,才有一道冷冰冰的讯息传来。

    ‘镜中鬼影,屋内诡影回收,初等中级怨灵两只,获得技能点数3。’

    随即一块简洁得再也不能简洁的闪烁着幽幽绿色的面板在白凡面前展开。

    看着这块面板不对劲的颜色,白凡也只是面不改色地耸耸肩,随后将目光投向页面之上。

    姓名:白凡(北川寺)

    身体综合数值:30

    死气:30/50。

    技能:八极拳(中级登堂入室)、基础死气运用(初级浅尝辄止)、柔术(中级登堂入室)、徒手格斗(高级炉火纯青)。

    特质:你的特质注定你总是会吸引怪异、灵异现象。

    剩余技能点数:3。

    剩余道具:灵符(4)。

    白凡目光下望。

    而在这片幽绿色数据面板之下,还有一棵巨大无比蜿蜒开来的大树。

    那是分支浩如烟海一般的技能树——

    只要是在人类印象中曾经有过,曾经形成过的东西,都能在这棵蜿蜒开来的技能树上看见。

    冶炼、锻造、缝纫、建造、砖石煅烧...

    日本古剑术、竞技型剑道、西洋刺剑术...

    八极拳、五禽戏、太极...

    在其最顶上,甚至还有魔法,灵力,真元,高等生物,源力,幽能等等听上去就高大上的东西。

    但白凡知道,那些都是看得见吃不着的东西。

    不说开通后熟练度从何处刷高,单就开通灵力,真元这些技能项目的技能点数就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白凡身上的死气掌握都还是当初九死一生,接了个中等高级怨灵的任务才勉强开通的。

    要不是那个时候的怨灵正好处于虚弱期,白凡估摸着自己一下子就得被对方拍碎。

    “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白凡搓了搓手哈出一口寒气,裹着羽绒服向着自己在霓虹的家快步走去。

    正如一部标准的文那样,白凡是一位穿越者,半个月前穿越到这位名叫北川寺的日本高中生身上,穿越前二十多岁的他也重新体验了把高中生活,充满青春朝气的小女生,丰富多彩的恋爱喜剧……本来剧情应该是要这样展开的——

    可老天爷显然对白凡开了个玩笑。他穿越之初其实并没有关于北川寺这位前身的任何记忆。

    所幸的是白凡穿越时学校刚好放了冬假,前身正好待在家里,最后也是没有闹出问别人自己家在哪里的搞笑剧情。

    经过开始数小时的迷茫,拥有成年人心智的白凡飞快地确认自己目前的处境,并通过手机与手头的学生证等资料推测出了不少有用信息。

    首先,前身名叫北川寺,是一名就读于京北私立高中的学生,就前身手机上个位数的联络人来看,前身并不是那种长袖善舞,擅长交际的人。但这样对白凡来说无疑是件好事。他没有任何关于前身的记忆。没有熟识的人,自然没有暴露一说。

    待到白凡将一切都整理得差不多后,第二件大事接踵而来。

    系统。

    没人知道它从哪里来,也没人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作为根红苗正的红旗思想下的白凡,一开始也认为这只是自己单纯的臆想。

    毕竟身为标准的二十一世纪天朝大学生,谁又没看过一两部‘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网文呢?由此产生心理暗示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白凡却发现自己错了,而且还错得很离谱。

    从床上睁开眼,白凡看见了倒吊在天花板上铁青色的脸。无视过后,他用洗手池水龙头中出来的猩红色的液体洗了把脸,刷了刷牙。

    吃饭的时候,还有如墨的口水滴答滴答地滴进白凡身前的咖喱饭里面——他面无表情地将咖喱全部吃光了。

    到这里为止,他都还满心淡定地认为自己只是刚穿越过来,‘水土不服’由心理暗示产生了幻觉。

    但在白凡利用系统赠送的灵符处理掉天花板上的‘倒吊女’,体质方面有了明显增强并且还获得0.5点技能点后,他就隐约开始觉得这个世界或许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离奇。

    许多人都说过:现实中发生的一些事,就连都不敢这么写。

    但白凡所面对的事物,又真真正正的是现实。

    他站在大门两端,一边是已知的世界,在那里,没有妖魔鬼怪的出现,只有严谨的物理化学等科学定律忠实如一地运转着。

    而在大门另一边的世界却充满诡秘奇异恐怖,让人不寒而栗——

    白凡推开了门。

    他面色平静地看着站在自家门口满脸怯怯然的纤细女生。

    时间是深夜十二点。

    大门,自宅,壁灯与满脸害怕充满怜爱之色的纤细小女生。

    这是白凡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有着如此让人兴奋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