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公园深处(求收藏!!!!)

    一直走出去好长一段路,北川绘里才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她没想到星野奈奈只是伸了伸手,北川寺就直接给了对方一耳光。

    “那个人在学校应该也和我有些矛盾,你不用太在意,反正明天就开学了,到时候我再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件事。”白凡往前走着,声音不徐不疾。

    “...我知道了。”北川绘里乖巧地应了一声,可目光中的担忧还是怎么都散不开。

    对于她的担心,白凡却不以为然。

    一个成年人会对一座高中学校里面发生什么事担心呢?

    在白凡来看,高中学校里发生的事,其实都幼稚无比。

    白凡又本身是冷漠的性格,当然也不会在意。

    至于北川绘里,白凡是真的把她当妹妹看了。

    穿越十多天过来,他虽然没与北川绘里说过几句话,但对方关心自己的目光他还是看得见的。

    嗯?

    白凡心头一跳,目光远望。

    “怎么了?寺尼桑?”北川绘里跟随着白凡的目光望去。

    那是一个湖泊公园,冬日公园的环境萧索,厚厚的积雪覆盖过去,基本上看不见人们活动的踪迹,中心的湖泊呈不规则圆块状,湖面没有结冰。在其四周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休息用的长椅。

    干巴巴的风景树枝丫如鬼爪般探出,秋千锈迹斑斑,泛着如猩红血液的锈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森之感直直地从北川绘里脚后跟直冲脊椎。

    静——

    死寂一般的安静!

    在那风景树密林深处,有人似乎在对北川绘里招手,那只手洁白如玉,看上去美得不可方物。

    北川绘里想走近一些,仔细观望——

    “绘里。”白凡平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明明他音调不大,但听在北川绘里耳边却如同惊雷一样炸开。

    北川绘里恍然回神,发现自己所处位置时又惊得浑身冷汗直冒。

    她正踩在湖堤旁边,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是森然泛着白雾的湖水。

    这种天气要是她真踩进那泛着幽绿色的水中,不死估计也要大病一场。

    “走吧,我们去参拜。”

    “啊...喔。”

    北川绘里怅然若失地点了点头,任由白凡拉着自己的手掌,向着神社方向走去。

    在北川寺与北川绘里离开这里不久后,后面的星野奈奈也紧跟着来到湖泊公园边。

    “真是有够离谱,那两个家伙竟然都忘记带钱包过来——”星野奈奈嘴边嘟囔着。

    她取出化妆镜,看了眼镜中自己的相貌。

    嘴边的血迹已经被擦干净,但原本娇小雪白脸蛋却因此高高的红肿起来。

    北川寺那个家伙!

    星野奈奈用力地握紧了手中的化妆镜,恨得咬牙切齿。

    最后她又吐出一口气,小声地喃喃自语着。

    “真是邪门儿了,那个平日里在班里连话都不会说的木头人今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脸又肿成这个样子,要是去新年参拜肯定会被人笑话的吧?

    星野奈奈想着想着就迈开步伐。

    今年还是不去新年参拜了吧。

    哗啦。

    冷。

    刺骨的寒意从脚底蔓延上来。

    星野奈奈傻眼一般的抬起头。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踩进湖水中,半截大腿都没入了森冷阴寒的湖水当中。

    “怎么回事?!”

    冻湖的潮湿与寒冷将星野奈奈整个人包裹,她原本红润的嘴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白泛紫!

    她的双腿失去知觉,全身都被寒意给支配。

    什么都看不见。

    原来在不觉中,泛白的湖泊雾气已经将她包裹。

    她再回过头,只有密林深处摇曳着的手臂。

    摇曳着的手臂——

    数以十计的手臂,它们簇拥着挤在一团肉块上面。

    手,手,手——

    全部都是手!

    在寒风当中,如灌木草丛一般摇曳着!

    绝望,疑惑,不解,种种情绪混杂着,迫使星野奈奈高声尖叫!

    她好想逃,但是逃不掉!

    “来。”有人在迷雾中向她伸出手。

    这是唯一的生路。

    星野奈奈双手伸出,用力地抓住了这最后的稻草!

    刹那间,水雾散尽,星野奈奈躺在垫布上,下半身湿漉漉,嘴唇哆嗦泛紫,满脸劫后余生的庆幸。

    “谢...谢谢。”

    星野奈奈刚想抬头表示感谢对方,可话卡在喉咙边——

    有什么东西向着小小的脑袋挥舞过来。

    精致的瞳孔中,倒映着明晃晃的金属球棒。

    嘭!

    公园深处传出一声闷响,随即是人体重重跌落在垫布上的声音。

    ......

    参拜过后的白凡重新回到湖泊公园,他还有事情要调查,于是找了个理由支开了北川绘里。

    湖泊公园还是那个湖泊公园,并没有因为白凡一来一去而改变什么。

    白凡深吸口气,一缕漆黑的气流闪过双瞳。

    世界也因此发生了变化。

    在死气之下,他分明看见了空气中布满的游荡着猩红怨毒的血线。

    这是‘怨念’。

    人的思念有着无形的力量,而当思念集中起来就会变成‘灵’。

    灵有好有坏,死前没有强烈怨气的灵就是普通的灵体,对人体也不会造成多余的损害。甚至还有些类似于北川健一那样,作为守护灵一样伴随在人的身边。

    但若是死前遭受巨大冤屈怨恨的对待,这种灵就会形成怨灵。怨灵会不自觉地残害生者,因为它们本身就只是对生者怨恨而形成的,所以由它们身上产生的血红色怨念,也是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的东西。

    或许第一次遭遇到回去不会发生什么,但潜移默化中也会改变人的性格脾气,让人暴怒易病。

    白凡忍不住捂住口鼻。

    空气中的怨念已经形成丝线,白凡可不想花费死气在驱除这些东西上。

    也难怪湖泊公园这里没人来晨练,毕竟人都会下意识地趋吉避凶,大部分人看见这种地方估计也会下意识地远离,不会想着踏入这里一步。

    白凡干脆地迈开步伐,向着湖泊公园深处走去。

    他要去的地方并不是湖边,而是公园架桥的对面。

    在那黝黑深邃的密林中...

    而就在白凡不发一语向其中走去的时候。

    在他身后不远处,有一道目光从暗处正窥视着他的背影。

    深深地窥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