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

    神谷未来是一个古怪的女生——认识她的人都这么说。

    就算她在京北私立高中文体成绩拔尖,长相俏丽甜美,待人稳重大方,也依旧改变不了她那极其糟糕的风评。

    因为这个女生偏爱灵异怪谈、都市传说。

    灵异怪谈在日本女高中生之间其实很流行,但关键在于,神谷未来对灵异怪谈的话题狂热程度实在太异于常人了。

    没有其他的理由,就只是因为神谷未来确确实实见过灵异事件发生。

    那是2015年的4月份,她刚升国中的时候。

    那个时候班上的女同学间流行着一个非常著名的游戏。

    四角招魂游戏。

    这个游戏或许在这个令和年代已经有种老生常谈之感了,但在15年的时候,它在校园中还是非常流行的。

    在夜半时分,一个方形空白房间中,将所有灯光灭掉,四个人面对墙角站着,在被人拍到自己前,每个人都必须面朝墙角,绝对不往背后看。

    而在第四个人走到下一个角的时候,他原本站着的位置应该是没有人的。

    此时如果有鬼魂被招出来玩这个游戏,那个空的角就相当于多出一个“人”,此时只要拍到它的肩膀,它就会继续走到下一个角,去拍下一个人的肩膀,所以游戏理所当然就无法停止了。

    作为当时班内受欢迎的美人,神谷未来当然也收到了游戏的邀请。

    具体的游戏流程,说实话神谷未来已经记得不太清了,她只是清楚地记着,当时游戏进行过程中,有人突然发出尖利恐怖嚎叫声。

    听见那声刺耳的尖叫,神谷未来下意识地偏过脑袋,向着发出声音的那个方向望去——

    原来根本就没有人尖叫,只是大门被夜风撞开发出的声音。

    但趁着月光,神谷未来却看见了。

    那是一个身高接近三米,脑袋碰到天花板的肤色如月光一样皎洁的女人正站在同学a身后,如剪刀一般长短的手指甲紧紧地插在对方的喉咙中...

    那次游戏过后,同学a就转校了,后面再传来消息的时候,就是对方被施工现场莫名弹射出的钢管贯穿喉咙的死讯。

    神谷未来由此得出世界上确实有灵体存在的结论,也因此对于恐怖灵异事件感兴趣了。

    事实上神谷未来的行为谈不上对灵异事件的喜爱,而是单纯如‘1+1=?’孩童一样的对未知事物求知欲而已。

    也有可能或许从那天偶然见到日常生活中异常后,她也逐渐变得有些不太正常也说不定。

    但在外她依旧是端庄稳重成熟的女子高中生。

    至少神谷未来是如此认为的。

    而正是这个端庄成熟稳重的女子高中生,现在正蹲伏在湖泊公园,窥视着前方不远处的白凡。

    神谷未来早就打算一个人调查这个湖泊公园。

    因为生性敏感的她感知到了与四年前看见怨灵时一模一样的让人浑身发毛的感觉。

    直觉告诉她,这里肯定有什么秘密。

    但由于课业拖延,朋友邀请新年参拜,家庭旅行种种原因,她竟然拖到今天才赶过来。

    “那个是...一班的北川寺同学?”神谷未来没想到竟然会在这地方遇见这个人。

    要是说神谷未来风评是不好,那北川寺的风评简直就能用‘惨不忍睹’这几个字来形容了。

    这位北川寺同学虽说成绩不错,偶尔也会在晨会上讲话,但听闻他事迹的人,估计都会露出鄙夷的表情。

    就神谷未来听见的那几个版本,估计最真实的就是北川寺单相思某位女同学不得,最后竟然趁那位女同学上体育课的时候把对方贴身衣物从更衣室卷走。

    事实上卷走几件内衣内裤其实不算什么。

    神谷未来想着。

    欲望催生动力,就算这位北川寺同学把她内衣内裤全部拿走,接着在周六周日的早晨对着自己的内衣内裤来上一发,那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因为他有那个把人内衣内裤带走的能力嘛。

    只要有那个能力不被她神谷未来发现,那不管对‘战利品’做些什么,都是北川寺理所应当行驶的权利。

    神谷未来能理解,但这并不代表她认可北川寺拿走对方贴身衣物后还被发现的失误。

    在她看来,那就像放久了的红酒,原本还算醇香四溢,最后却发现红酒的味道早就已经变质的感觉。

    “这是一个不合格的变态。”神谷未来下了定义,同时一双美眸紧紧地注视着白凡的身影。

    既是如此,那这个不合格的变态现在正要去干嘛呢?

    她的好奇心又涌起来了。

    正如前文所说,她是一个不觉得欲望可耻的女孩儿,当然也不会现在跳出去对北川寺在学校的行为作出批判,况且事实究竟是不是传闻所说的那样也是两说——

    她不会被流言蜚语摆布,她只想满足自己的好奇。

    清晨一大早,北川寺在这个地方究竟想干什么?

    寒风刮在神谷未来的小脸上,让神谷未来手脚冰凉的同时,也让她双颊浮现出淡淡的红痕。

    她蹑手蹑脚地跟在北川寺身后,一丝一毫动静都没有发出。

    神谷未来对自己的跟踪技巧很有自信,一般人根本就别想发现她。

    走入湖泊公园,越过秋千、跷跷板,绕着湖堤走了一圈,北川寺这才来到木架桥前。

    他动作飞快地过了桥,神谷未来也紧随其后。

    但...

    水雾不知何时弥漫而起,神谷未来只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她整个人就站在幽深密林之前。

    一股股不正常的寒风自林间小道处吹拂而来,期间掺杂着莫名的异味,让神谷未来的小鼻子耸动。

    她下意识地裹紧风衣,似乎能感到那阴冷的寒风穿透过厚实的手套,让她手指僵硬。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被密林包裹。

    让人难以喘息的感觉涌上喉间。

    幽深前路早已不见白凡,后路似乎也已被黑暗截断。

    神谷未来咽了咽口水,似乎也察觉到气氛渐渐不对。

    但她只能硬着头皮向前走去。

    湖泊公园之后是一片密林,由于修缮不当,这里的道路在积雪融化后显得泥泞不堪。

    这里是人迹罕至之处,若是没有特殊理由,神谷未来才不会踩在这条泥路上。

    两边是摇曳着的低矮树林,干枯的树枝如鬼爪般攀附着。

    神谷未来顶着莫名的心里压力,一路向里快步走去。

    在道路的尽头什么都没有,只是被矮小风景树所截断的前路而已。

    神谷未来小小地吐出一口气,刚想转身离开——

    但她的美眸却清晰地捕捉到隐藏在右手边一抹蓝色。

    她扭头望去。

    那是用蓝色铁皮钢板所搭建小屋,一派经过风吹雨打而锈迹斑斑的样子。

    神谷未来那该死的好奇心又涌上来了。

    “什么东西啊?”

    神谷未来嘀咕一声,贴着钢板间的缝隙,向内望去。

    有东西整齐排列着。

    横一排,竖一排。

    在屋内中央有东西极为惹眼。

    那是裹着泥水的沾满凝固血块女性尸体。

    那双曾经失去焦距的大眼睛正对着神谷未来。

    密林幽深,藏尸处,少女。

    寒风呼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