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东京既不会哭也不会笑

    对方这是在示威还是别的,白凡根本就不会去管。

    可是——

    ‘不管是为了绘里还是为了我自己,都必须快点把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给抓住。’

    对方将手臂堂而皇之送进自己家,这就是嚣张地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他能轻而易举地进入白凡的家,当然也可以如对待那些死者一样的对待他与北川绘里。

    白凡本身倒是没什么,关键在于北川绘里。

    明天就要开学了,放北川绘里一个人行动实在太不安全。

    白凡打定心思,重新拨打一遍岗野良子的电话。

    ......

    现在的时间是夜晚八点,外面又开始飘落大雪,电视中还在复播着前些日本新年的红白歌会节目——

    “所以这么好喝酒的天气,为什么我非要被你这个又臭又硬的臭小子叫出来啊。”

    岗野良子有些不爽地喝了一口啤酒。

    她明明已经喝起来了。

    但白凡并没有与这个女人讲道理,他只是将瓦楞纸盒推给岗野良子。

    “这个是?”岗野良子的目光有一瞬闪过锐利之色。

    “带回鉴定科看看吧,应该是今天发现女尸的手臂,今天刚寄到我家——”

    哗啦!

    酒桌被推动,岗野良子脸色大变。

    与此同时,在外面一直蹲守着的两个警察提枪冲了进来。

    “警视!”

    他们话还没说完,岗野良子就破口大骂。

    “我不是让你们两个新人去北川家门口蹲守了吗?!怎么还待在这里?给我滚出去!再待在外面我直接送你们回警校回炉重造!”

    “...是!”经岗野良子这劈头盖脸的怒骂,两个可怜的警官满面委屈地行了一礼,动作迅速地钻进夜色中。

    岗野良子没空管那两个新人警察,一双狭长的双眸转而看向白凡,沉声道:

    “你被那个家伙盯上了?”

    “因此我想请求你出动一些人手来保护我妹妹。”白凡单刀直入。

    “我知道了。”对于这个要求,岗野良子并没有多少意外的表情。

    北川寺与北川绘里正被嫌疑人注视着,无论怎么样,警方都有蹲点的理由。

    “我会分出四个人分别保护你和绘里酱...”

    “我不需要,岗野警视,四个人全部保护我妹妹就可以了。”

    北川寺异常冷静的语气让岗野良子莫名打了个寒颤。

    北川寺...这是生气了?

    是因为家人被威胁到生气了?

    岗野良子第一次感受到北川寺如此明显的情绪波动。

    但——

    “不要任性,北川,这不是你一个高中生能解决的事情。”岗野良子紧皱眉毛,“我不管你是不是练过空手道或者柔道一类的东西,但对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狂魔,放你一个人——”

    “拜托岗野警视了。”

    在岗野良子诧异的注视下,北川寺的脑袋扬起。

    这还是北川寺第一次摆出这样姿态请求她。

    他背脊挺得笔直,黑色的双眸中似乎有无畏的光芒闪过。

    为了家人...

    岗野良子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自己好像不是在与一个高中生对话,而是在一个成年人,一个成熟的一家之主交谈。

    可出乎意料的,这似曾相识的话语却让她有种怀念感。

    “你这小子...”岗野良子的烟瘾又犯了,她窸窸窣窣地从身上摸出女士香烟。

    她点燃香烟后自觉地提着清酒瓶走出居酒屋,白凡紧随其后。

    呋——

    一阵吞云吐雾后,岗野良子搓了搓寒气上涌的手掌,头也不回地问道:

    “我说你该不会是个隐藏得很深的妹控吧?”

    “......”白凡。

    白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算了,问你这个家伙也得不到答案。”

    女士香烟炽红色光芒在这个冬季寒夜中极为显眼。

    岗野良子毫无淑女形象半蹲在居酒屋店前。短发洒下,让这个英气十足的警视多了一分难以言喻的女人味。

    她望着雪花飞舞的夜空,整个人陷入追忆中。

    “我认识的人以前说过和你一样的话。

    她狠狠地抽了口烟。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只不过那个人不像北川你这样,她既不自信,又天然呆,还有些犯迷糊...”

    “就是这么一个前辈,和刚才那两个冒失的新人一样。”

    但出乎意料的,隐藏在夜色中的白凡却默默开口了: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岗野良子很不满白凡突然开口打断自己的回忆。

    她粗鲁地吐了口口水,姣好的脸上涌现出一丝难以言喻的神情。

    不是悲伤,也不是难以释怀,只是单纯在追忆过去。

    “那个家伙...明明还有父母要赡养,就这么简单地死掉了。”

    岗野良子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

    “你知道吗?!”

    “也是一次任务,追查贩卖新型毒品的毒贩们。”

    “署内考虑到她是一个女孩子,平时又是那种样子,同事们也都说要照顾一下她。”

    “可那个喜欢端前辈架子的家伙,却非要把我调去安全的地方。”

    “死要前辈面子!”

    “结果死相那么凄惨!真是好笑。”岗野良子喃喃自语着,她仰头望去。

    在香烟的白雾之上,是铅华洗净的夜空。

    今天夜晚特别干净,黛色的夜幕镶嵌着闪闪发亮的星星。

    在东京很少能看见如此漂亮深邃的夜空。

    晨星如银河一般流动着。

    “和六年前那个夜晚一样...我们在东京湾废弃港区发现了她的尸体。”

    “说来也可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感觉得到她似乎就在我身边。还是那副蠢样,真是个蠢上司。”

    岗野良子爱怜地摩擦着自己的配枪,自嘲地灌了一口清酒。

    女士香烟的光芒渐弱。

    空气死寂。

    北川寺的声音响起。

    “那个人的名字叫轻井泽优美子,是一位...拥有漂亮长发的美人吧。”

    “不是错觉,她确实就在你身边,一直陪伴着你。”

    岗野良子猛地回头,双眼熠熠生辉地注视着背后的北川寺。

    她看了大概有三分钟,最终才重重地吐了口气,嘲笑地说道:

    “真是...我也越活越回去了啊,竟然会和一个小孩子说这些。”

    岗野良子重新点起香烟。

    但她这一次却没抽,只是将点燃的香烟插进面前的雪地。

    烟雾萦绕间,岗野良子抬手,将清酒洒入白雪中。

    啊啊...

    优美子,如果你真在我身边的话。

    那就请你多关照一下这个奇奇怪怪的小子吧。

    岗野良子重新抬头。

    在那雪花纷飞的空中,岗野良子似乎真能看见轻井泽优美子身影。

    她正冲着自己,如那时一样,狡黠的笑着。

    岗野良子恍惚回神。

    天空没有任何变化,有的只是略带寒意的雪花落在岗野良子的鼻尖。

    东京的夜空就是这样。

    既不会哭也不会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