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乖乖(求收藏!)

    京北高中图书馆旧厕所——

    “不要打了啊!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再继续打下去要出人命了!”

    “我有钱,我压岁钱还有打工的钱全部都没用,我都可以给你,全部都给你,你不要再打了!”

    “北川,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住手,不要再打了。”

    这三个人都被白凡打得鼻青脸肿,嘴巴边还挂着血丝,看上去凄惨无比。

    他们本来是想按照惯例‘照顾’一下北川寺,结果没想到自己三个人被一个北川寺摁在地上揍得不成样子。

    这还是遇见事情就闷头强忍的北川寺吗?

    “......”白凡。

    白凡停手了,本来他其实不想与这些高中生过多计较的。

    毕竟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只不过暴力虽然不能解决问题,但能解决引发问题的人。

    “我前面也问过你们了,是不是我哪里招惹到你们了,我甚至可以道歉。但你们二话不说就要动手——”

    北川寺冷冰冰的声音传过来,让躺在地上的三个人身子一抽。

    他们嘴巴传来剧痛,真是有苦说不出。

    正如北川寺所说,他一开始还十分配合,被他们顺分顺水带来了厕所,再然后就是他们动手教育,随即就是他们反被教训暴打的事情了。

    这个人真的是北川寺吗?难不成北川寺还有个孪生兄弟?

    躺在地上的三人疯狂打眼色。

    这时,恶魔的声音又传过来了。

    “我有问题要问你们三个,如果不老实回答,见你们一次我打一次。”

    他们三个人战战兢兢地回头,看着北川寺那特别认真的神色,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您...您问。”

    “关于谣传我拿女生内衣的事情,这件事是真的吗?”

    嗯?

    北川寺竟然问这件事?

    说话的不良脸上涌出一抹奇怪的神色,可看着白凡一言不语直勾勾盯着他的脸,他咽了咽口水:

    “当初是星野...星野那一伙人干的,和我们无关。是他们陷害你的。这件事的细节,您自己就是当事人,您自己也应该很清楚的。”

    “换而言之,除了你们之外,还有另一批不良在一直霸凌我?”

    “...也不是不良...”说话的人嘴巴动了动,心里面也犯迷糊。

    这北川寺怎么问话像是在问别人的事情一样。

    但未免又继续挨打,他整理了一下语言,结结巴巴地说道:

    “其实星野一直都在与篮球部的翔介前辈交往,只不过那个时候还没公布恋情,刚好北川你撞上去,星野也就顺水推舟把所有脏水都泼到你头上,翔介前辈还因为...因为这件事情,把北川你痛殴一顿后,获得了‘完美男友’的称号。”

    这就是所有锅都让前身来背,自己立了个良好学生人设的典范。

    “原来是这样。”

    白凡沉吟一声,也不管地上躺着的几个人,站起来就往厕所外走。

    内衣这件事弄清楚了,白凡也有充分底气去面对那些恶意霸凌者——

    虽说就算前身真的做过这些事,白凡也不打算为他背锅就是了。

    偷拿别人内衣确实恶心,但那些霸凌者所做的事情也同样不光彩。更何况前身连内衣碰都没碰到就被霸凌成这个样子。

    简直就是血亏。

    从这个角度来看,前身会变得性格乖张,暴躁易怒也是有原因的。

    ......

    重新进入教室,这个时候教室中大部分学员都已经到了。

    而就在白凡回到自己座位上时,教室里的氛围一下子就改变了。

    背后有人在对他指指点点,也有人在他附近窃窃私语,偶尔还发出几声戏谑的嘲笑声。

    看来情况不止像那几个不良说的那么简单。

    自己是完全被孤立了。

    只是白凡其实还算满意现在的情况。

    没有朋友就不用担心别人发现破绽,同样也不用费心费神与这群处于启智阶段的高中生们交流。

    这对白凡来说无疑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

    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声音。

    “北川同学,冬假的作业。刚才水树同学过来已经收过了,好像是忘记把你的作业收上去了。”

    “谢谢你提醒。”白凡从提包里将冬假的作业取出来,顺便感谢道。

    坐在白凡旁边的是一个前刘海留得有些过长的、脸色苍白的小女生。

    她显然没料想到自己身边这个平时阴沉着脸不说话的同桌,竟然会感谢自己,她一愣,急忙扭过头:

    “...没,没关系。”

    她动作之快,似乎生怕自己的小动作被谁发现一样。

    白凡也没在意,他只是将作业取出来,站起来准备自己去教职工办公室把冬假的作业补上。

    至于那什么水树同学忘记收上去这句话,其实大家心里面都清楚,全部都是骗鬼的话。

    变相霸凌北川寺而已。

    只是白凡刚一站起来,就有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

    “北川同学,过一会儿就是晨会了,现在出去会给别人造成困扰的。”

    说话的是一个短头发的小女生,她一边狠狠地瞪视着刚刚给白凡提醒的女生,一边嘴巴刚要扯出轻蔑的弧度说话——

    嘭!!!!!

    短头发女生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课桌前竖起来的东西。

    那是长宽一米五的讲台。

    被这种东西砸中可不是简单脑袋起个包那么简单。

    她艰难地向后将椅子抵得后退,整个人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你应该就是水树同学吧。”

    白凡的声音传来。

    直到这时,后仰的水树唯才看见极其惊悚的一幕。

    只见长宽一米五的方形讲台被白凡稳稳捏住,正正地贴在她脸前。

    被这玩意儿砸到身上究竟会是什么后果?

    要是北川寺手再抖一下...?

    反正不会是身上哪里肿一块,或者红一块那么简单的结果。

    就在高一一班全体都在吞口水害怕的时候,刚刚赶到的神谷未来在门口正好看见这一幕。

    看着白凡似乎信手为之的动作,神谷未来也是眨了眨美眸。

    她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巴,震惊的声音也从嘴里无意识飘出。

    “乖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