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我没开玩笑

    对自己现在最有麻烦的果然还是隐藏在人群中那位杀人狂魔。

    白凡记得很清楚,在除掉湖边鬼手的时候,周围一带都被他扫视过一遍,他不认为对方有能力瞒过自己被系统强化过的感知。

    那个时候湖边公园应该除了神谷未来外就没有别人了才对。

    况且白凡也不觉得真有人能无声无息跟在自己身后。

    更别说中途他还去了一趟警署。

    那杀人犯是如何得知我家具体地址的?

    既然如此,那不如把话全部问清楚。

    白凡微微沉默,决定下午放学后再去湖泊公园一次。

    课程要不了多久就结束,京北高中正式进入午休时间。

    大部分的学员都急着跑去食堂与便利店。

    “北川同学不去吃饭吗?”麻宫瞳找到了自己的钱包,回头看向满面平静的北川寺。

    他似乎并不着急的样子。

    “麻宫同学先去吧。”

    “啊...喔。”听了这句话,麻宫瞳点点头,迈开步子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神谷未来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

    “寺君!寺君!”

    她兴冲冲地对着白凡挥手,另一只手上还提着两个便当盒。

    这个小女生在这方面倒是准备得十分充足,知道与白凡约定好会耽误他吃饭的时间,所以早早地就做好了双份便当。

    无视周围学员依旧有些诧异的表情,神谷未来走到白凡身边,将另一个大一点的便当盒放在白凡身前,笑眯眯地说道:

    “锵锵!惊喜吧!这可是身为一年级美少女代表的我为寺君亲手做的便当喔!”

    “你是有事想和我说吧?”白凡接过便当,脸上并没有出现多少意外之色。

    “嘿嘿...不愧是寺君,直觉还真是准确!”神谷未来也不在意,只是用力地点头。

    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白凡伸手提了提便当盒,感受到其中的分量也是暗自点头。

    最近强化身体后,他的食量也逐渐变大,偶尔也会有空腹感。他现在具体饭量大概是一位普通成年人两倍到三倍,对应着现在差不多三到四倍成年人体质,倒也不太夸张。

    考虑到这具身体还处于生长期,他基本上不会在吃这个方面亏待自己,也因此,最近花钱很快。

    但是对于高中生来说,能吃就是好事。能有人送饭吃,也更是好事。

    “真是的,寺君还是这么冷漠。”

    相比起白凡那冷漠的态度,神谷未来的动作无疑就活泼许多,她无视周围错愕的学员,干脆拉住白凡没提便当盒的那只手——

    “我还有话想对寺君说,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去中庭边吃边谈吧。”

    “去中庭?”白凡眉头一皱,倒也没有在这方面过多计较。

    京北高中整个建筑群以标准的‘口’字型组成,中间预留出足够的面积,设有休息长椅与小道路,这就是神谷未来所说的中庭。

    一在长椅上坐下,神谷未来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

    “寺君,昨天你那边发生了什么怪事没有?”

    “怪事?”听神谷未来这么问,白凡解开便当的动作顿了顿:“你家也进人了?”

    呃——

    这笃定的语气让神谷未来想说的话全部都卡在喉咙边。

    她的脸色憋得通红,最终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满脸诧异。

    “你知道?”

    “猜的。”

    看着白凡那平静无波的表情,神谷未来下意识地感叹一声。

    “要不是早知道寺君不是犯人,现在我都要怀疑你就是那个杀人狂魔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呢?”

    呃——

    一股森然的寒意突然从身边扩散发出,好似要扼制住神谷未来的呼吸。

    北川寺的气场忽然变得冰冷残忍,就像将人面无表情解剖的疯狂医生一样。

    “我以前解剖过真人。”北川寺的声音在耳边炸响,这让神谷未来只觉得自己喉咙里像塞满了冰渣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抖了抖身子,好半天才勉强从他的气场中缓过来。

    “你开玩笑的吧,寺君。”

    “嗯,我开玩笑的。”出乎意料的,北川寺干脆利落地点头承认了。

    血腥冰冷的气场眨眼间消失不见,天气依旧阳光明媚,神谷未来也为之松一口气。

    她这一放松,嘴上又是忍不住打了个哈哈。

    “哈哈...既然是开玩笑,那寺君说自己解剖过真人也应该是假的吧”

    “......”白凡没有说话,只是笑着回头看向神谷未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神谷未来面前露出笑容。

    但看着他那让人瘆得发慌的笑容,神谷未来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呵...呵呵呵呵...

    只是白凡确实没撒谎,他前世学医的时候解剖过不少尸体,死人也见到过。

    他解开便当布,露出淡蓝色的便当盒,语气平静地说道:

    “神谷。”

    “嗯?”神谷未来应了一声。

    “昨天晚上你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对吧?”

    “是的,我今天找寺君也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对策。而且寺君刚才不是说‘你家也进人’了吗?难不成寺君家里...”

    神谷未来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感敏锐,可以察觉到他人话中隐藏的线索。

    “对方似乎一时兴起扮演起快递人员,给我寄过来一双手臂。只是单纯看大小与尸僵程度,应该属于昨天小屋里星野奈奈的尸体。”

    白凡的声音听上去还是那么无所畏惧。

    “给你直接寄过去手臂?!”

    咕嘟。

    神谷未来只是想想那个光景都觉得毛骨悚然,但听见白凡这句话,再看看他那满面无所谓,根本没有受到惊吓的表情,神谷未来又有些憋不住了。

    一般人突然收到这种‘惊悚’的礼物,第一时间不是都被吓得半死吗?怎么白凡今天还有心情过来上课?

    虽说她也知道北川寺不是一般人,但对方未免也太镇静了吧?

    她再联想起北川寺前面说过‘他解剖过真人’这句话...

    神谷未来有点慌了。同样是九年义务教育,凭什么你北川寺就这么优秀?

    眼尖的她又看见北川寺露出微笑。

    “我没开玩笑。”

    “......”神谷未来。

    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的神谷未来默默地退开了好几步。